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执笔者

执笔者

来源: 作者:艾琳 时间:2019-09-25 12:37:09 点击:

行走,便会遇见; 当擦身而过的美映入了心窗,慢慢沉淀,沉淀,久而久之便沉淀出属于自己的荷莲。

四月天晴,京杭大运河的水特别的静,女诗人建明和我分别坐在渡船的两端望向各自的远方若有所思,并没有太多的言语,仿佛要把这第一次相聚的时刻凝固成永恒的沉默。诗人嘛, 总要有些别不同,喧闹并不一定是好的交流, 感知彼此的心却因片刻清宁而显得异常深刻。船行至水的宽阔处,舱内突然传出一曲悠然的歌,打破了三个人的宁静,骤然抓住了了我这颗不知如何是从的心,只记得那歌词美极了:“天上有条星河,地上有条运河,她有过辉煌,有过落寞……”  赶紧饶有兴趣的从船头跳下来凑到船身处, 端坐在纪先生的身边, 提议拍张照吧,于是才有了我和建明在运河上的第一张合影。她是为我特意从宝坻赶来的! 而这首“大运河之歌”的词作者正是照片的记录者纪连祥先生。

和先生再见便是半年有余的仲秋,他在微信上留言,说为悉尼的中秋晚会而来, 诚挚邀请我来观赏。对于我这个对于各类晚会并没有太多体感的文艺女青年来说, 若果不是碍于面子,还真难想象是鼓了多大的勇气去面对那个臆想中如坐针毡的嘉宾席。

“浩瀚大海泛着银光,懵懂的梦想还在远方,穿越太平洋依旧迷茫,不知道前途是否有阳光,为了曾经的梦想,舍得用冒险铸造坚强… …”音乐响起,背景显示屏上一搜巨轮乘风破浪,载着生命起航,我这个对文字极度敏感的人,在《生命的起航》的第一句歌词唱响的时候竟然热泪盈眶, 那泪不是流淌出的,而是奔涌出的。 这描写的不正是十几年前的那个懵懂的我,在二十岁的年纪怀揣着梦想与希望在蓝天上飞翔,俯视汪洋却心中充满了迷茫,为一曲青春无悔远渡重洋,暗下决心凝聚着向上的力量, 正是这无形力量引领着自己一路走来,快乐的奉献着、幸福的成长着、悉心的感悟着… …

还没等我醒过神来,发现周围落泪了的不止我一个,女生小组唱唱起“你说想家就喝故乡的茶;累了,看一眼墙上的山水画;相思树下站立着老爹老妈,慈祥的眼神里充满了牵挂,想起你我励志拼搏走天涯……”  眺望家乡的相思树的时候,坐在身边的老妈妈忍不住哽咽了,见她也没预先做好应对这局面的情形, 我抽出两张纸巾自己留下,把其余的半包一股脑的塞给了她。于是直至晚会终结,我俩就像唱着双簧般轮番的抽啼着抹着泪看完了整场演出。

晚会极其成功,以至于结束后人群都不愿散去,而我只请求和纪先生和了一张影,便完美了这难得欣赏的艺术盛宴。回家路上,我便一再感叹, 为一台大型的中秋晚会执笔,六首原创歌曲两首朗诵作品,每一首都有独特的立意,有大气磅礴、有温婉思恋、有荡气回肠… … 心存感恩、满怀希望。从飞越重洋的欣喜到迷茫、拼搏到坚守、憧憬到怀恋… …一台晚会便是一个人、一群人的命运跌宕的写照。 让我这个从未对晚会有丝毫情节的人,竟然被这曾误以为是爸爸妈妈叔叔阿姨的专场演唱会的艺术形式感动得难以言表。导演是晚会的灵魂,而撑起躯体的是贯穿始终的文字,执笔者则是这文字的缔造者,执笔者的力量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让我在对纪先生有了更尊敬以外,也开始感谢自己,这些年笔耕不辍的坚持。

说来也巧, 我不信有第二个人如我,可以执笔写这样一篇文章, 因为我不信有第二个人和悉尼和墨尔本两台中秋晚会的执笔者有着这样预述难详的一衣带水。行悦, 在我提及悉尼中秋晚会的微信朋友圈顽皮的留言“那你也叫我先生吧, 墨尔本的中秋串词是我写的”,这等巧合也有,我还真就马上应了声“先生”以示密友间的仰望与认同,一阵捂嘴的嬉笑便也没再回聊这件事儿。直至前日,要给个剧目作论坛,和行悦在深夜讨论起文字工作者的执着与艰辛。

行悦与我年龄相仿,同为澳华悉尼雨轩诗社的诗者又同属维州华文作协,因诗歌而结缘,因执笔这点儿事儿彼此挂牵,我一直赞她的文学功底,她却总是羡慕我的肆意与不羁;我爱她种得满院的春色, 她夸我习得一笔润眼的好字;她弹钢琴,我练过几年小提琴;她爱欧洲古典绘画,我对当代情有独钟…… 数年的相知, 却素未谋面,今年年初才得了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上海匆匆的擦肩,之后的日子,我们依然保持简单的通信,聊诗歌,聊文字,聊生活……或许,这就是笔者最朴实而深切的情感。

深夜, 总是我们最忙的时候, 不是在阅读便是在写作, 自己的才思枯竭的时候, 我会在朋友圈里晃悠一下, 看谁还活跃着, 行悦往往是那个我最希望看到的同行者,因为她的作品总是那么富有艺术美感给江郎才尽的深夜注入了重生的鲜血。 我且摘取一夜她的留言关于夜和写字中的我们,你应该就会了解,我为何愿意真诚的叫一声“先生”了。

风雨夜。继续写字。……

我宁愿把更多的心事留给夜。那些复古一般虔诚的仪式里,努力扮演起自己这个角色。一次次被旁观者刁钻审视,一次次甘愿晨昏的等待。而我依然是幸运的,被雨水蘸湿的目光里,有我温润的长短句。笔墨不尽所能,便是水墨熏染的烟雨山河。如果你愿收留,我会倾我所有,不会私自留下一丝云彩。

在我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雨渐大了,和风绿林交好沆瀣一气席卷过来,窗前的小窝就变得风雨飘摇了。只余我稳坐莲花,心下泰然,而安宁。——行悦

依旧,风雨夜,我也继续写字, 心下泰然,只因有你,无数个用文字艺术书写人生的千万个执笔者如影随形, 用不求回报的痴心热爱, 用最美最有温度的文字诉说着、传承着。很多人会问: “用这一支笔, 你能养活自己吗?” 说来也巧,前几日,和两位澳洲本土儿童畅销书作家Tim Harris和Matt Cosgrove一同参与了国际文学日的活动, 在互动的环节, 我问了Matt同样的问题,除了作家之外是否还有其他职业,他的坦率特别真诚:“我一直是一个平面设计师,写作从来都只能是业余爱好,收入微薄”。Matt从17岁开始出版第一本儿童图书, 坚持不懈25年,书籍一度进入畅销书排行榜,仍需要坚持本职工作,诸如我类的诗人和散文作家,可想而知,若不是心无旁骛的热爱,又怎会倾我所有在无数个深夜执笔而畅呢?

今夜,我是执笔者,我却要用手中的笔为有梦的执笔者们歌唱,唱一支无需乐谱、无需音符、无需歌者的自由之歌;唱一支无需观众、无需赞许、无需花朵无欲之歌;唱一支无需推广、无需传唱、无需弘扬的属于自己的歌…… 唱一支独有着执笔者坚韧、坚守与信仰的执笔之歌。

哼着这歌,我会继续行走,自信的行走,快乐的行走,因为行走便会遇见,遇见知音遇见不凡! 美好的人儿,总有美好的遇见… …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