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鼠矢记奇

鼠矢记奇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19-08-28 12:38:03 点击:

1983年,我到贵州息峰县的省汽油机厂采访,住招待所,吃食堂。这儿山高路陡,“细雨蜻蜓出,微风燕子斜”,空气很清新,算得上天然氧吧。难怪男人健壮,女人白嫩,且一律双目有神。让人遗憾的除了山花开得很闹外,主要是食堂供应的米饭有问题。本来这饭味道不错,就是小黑点太多。动口之前,必先动手,花上三五分钟,将小黑点逐一清除。大伙一边忙,一边咒骂着向食堂管理员“布道”:“混蛋!大混蛋!最大的混蛋!不要做大混蛋了!”因为这些小黑点,都是鼠矢。

矢是脏物,绝对不能入口。但是清除不尽,我(以及厂里的职工)不知“享用”了多少鼠矢。先还十分担心,怕吃出病来;吃来吃去,没什么“不良反应及毒副作用”,也就不再管它。而且似乎那混了脏物的米饭,还最有味道,我头几天每顿吃一碗,过一阵每顿吃两碗。到离开之前的那一段时间,每顿饭已经飙升至五碗,而且每碗都只是三两下就丢进了肚里。

三十多年后,我转移到湖北省石首市乡间采访。山坡上摆着许多小房子,我住在其中的一幢里。一天,我意外地在房东的晒坝里发现了那种小黑点。哦,不,是大黑点。一小堆,摊开,每粒都蛮横得如花生般大小。一看便知,必是花了一番工夫,精心挑选出来,接受太阳“洗礼”的。

我进灶房问房东大嫂:“这是鼠矢吧?”回答是肯定的,还极有信心地盯我一眼。我又问:“做什么用?”心想不会特意用来伙进大米煮饭吃吧!大嫂两手忙乎,只翘着厚嘴唇指指她那瘦削的“细伢”(小孩)说:“他要吃!”见我大惑不解,补充道:“他‘停食’了,肚皮胀。”声音陡地变得温柔无比,目光如绒,鼻上眉下,出现了许多小皱褶。我没料到,一位即将让儿子吃矢的母亲,会呈现出这么一副表情。便以常识为创见,加以大论特论,深怕她不知道,并且神气活现。大嫂只是淡淡一笑,比我老道得多。

晚间,细伢积极地将鼠矢装进筲箕,端进灶房,眼巴巴地坚守着大铁锅。大嫂眼睛极亮,与乱窜的炊烟不怎么协调。她以微火翻炒鼠矢,神态自如,还不时拈一颗丢进嘴里,以测试火候。这让我又一次联想到了花生。炒一阵,香味逐渐散放出来,撒些白糖,便出锅了。细伢抓起一把,津津有味,嚼得脆响。

怎么,经过大嫂的一番精加工,那东西就变成美味佳肴了吗?我像个英雄人物一般,想起了亲自发动“武化大革命”的伟大领袖的教导:“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必须亲口尝一尝。”尽管我在贵州早已吃过这种异物,但那是煮的,而不是炒的。那就顾不得素来心仪的“建安风骨,魏晋风度”了,吃!果真吃了。脆,酥,甜。像花生?像豆子?像玉米?都不像,也都有些像。总之,味道还行,比“贵州牌”的好吃得多。大嫂居然还问:“香不香?”最后,她把剩下的“美味佳肴”小心地倒进一个瓶子里,稳稳地旋紧铁盖,放入碗柜深处,虔诚地藏好了。

次日晨,我问细伢:“肚皮还胀吗?”答:“不了。”又问:“还吃不吃?”又答:“病好了,妈妈不准吃。”“不准吃?好,这毕竟不是花生呀!”要说这细伢,可真是丑。原本不丑,是被老师们合力弄丑的。原因就在于,那一身质量低劣,式样丑恶的校服。教育局长、校长、班主任、任课老师,都喜欢丑学生吗?否则,为何全国的校服都是奇装异服呢!

因为我像大人物一样平易近人,细伢不禁张狂了,狠狠刮了我的鼻子一下,快速撤到一条谨慎躲闪的小道边站好,黑眼珠沉着地双双往中间一挤,静静地观察刮鼻子的效果。难怪孔夫子曾经甜蜜而无奈地教导我们:“唯女子(即子女)与小人(即孙辈)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不久老婆孩子命我火速返回。我一听到老婆孩子的召唤,“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心中一样亲;流在心里的血,澎湃着‘家’的声音”。 再说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组织,臣在外君令不得不受。照例,她们必须看到丈夫或父亲的本色,我流浪有日,胡子袭满双腮,只好首先剃头,刮脸,重返本来面目。

赶到家门外,刚掀电铃,门就开了,好像老婆孩子是靠在门上等着我似的。接着,她们如同鸟儿一般奋飞起来,吊我揉我亲我。我俯而就之,三张嘴分别嗞了一声,那是一种滋味很好的表达,既满足了她们,也满足了自己。

忙乱完毕,我便急着查资料。在《本草纲目》中,有一则记载可供参考:“五灵脂(鼯鼠矢),甘,微寒,无毒。主治小儿疳疾大腹,明目,通月经,下死胎,治乳痛,解肝毒……”原来如此!不单有鼠矢,更“凶”的是“人中白”(沙状或块状尿渍)、“人中黄”(矢水浸甘草)、“夜明砂”(蝙蝠矢)、“望月砂”(野兔矢)、“白丁香”(麻雀矢)、“鸡矢白”(白鸡矢),还有“紫河车”(人类的干燥胎盘)等,真是骇人听闻!也许,既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么,只要是自然形成的东西,不管它是什么,总有它的用处。

我说出自己的经历后,立刻引起了老保姆和闻讯赶来的女睦邻的惊叹。我指着网上的另一条资料说:“患者翁文辉,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住院67天,做了588次血糖分析,299次肾功能检查, 379次血气分析,输血968次;其中有一天输液78604毫升。耗资达550万元。结果人当然医死了。”接着便开她们的玩笑:“下次你们误吃了杀人奶粉,误吃了苏丹红火腿肠,误吃了巨毒红心蛋,误吃了农药多宝鱼,误吃了‘非典’果子狸,病入膏肓,千万别去医院,白衣强盗正等着你们送货上门呢!只消多吃些免费的耗子矢就行了!哈哈嗬嗬嗨嗨……”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