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纪念一条恶狗(二题)

纪念一条恶狗(二题)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19-08-07 15:30:11 点击:

刘万能与赵有才采回蘑菇,刘万能说颜色鲜艳的有毒,不能吃。赵有才毕竟有才,说先给狗吃,看看有事没事。不舍得用各自的狗做试验,就去找杨凤枝家的狗。杨家狗稀里糊涂到达现场,欢欢喜喜吃了蘑菇,没事,摇头摆尾而出。

刘赵一看,试验成功——安全!就把蘑菇全吃了。可是狗吃有益健康,人吃却吐得三次死去,四次活来。

从此刘赵就恨上这杨家狗了,见了就打。从瘦弱的童年狗,一直打到翩翩的少年狗,继而打到雄壮的青年狗。简直欺狗太甚!

一次,二人照老例合伙大胆打狗,遭到狗的疯狂反扑。一个小腿上掉了一碟肉,一个大腿上流了一杯血。因为长期打狗在先,也不好找杨凤枝说理,责任只好自负。以为从此一了百了。

杨家狗却不同意了结。万事开头难,咬了第一次,以后,狗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追着他们咬就不再有心理障碍,咬,成了必须。

刘赵长年累月挨咬,居然下了决心,连袂参加县里组织的国际劳务输出,逃走了;而且逃到了外国——澳大利亚。就这样,两人成了本村最早抛弃土地的打工者。多年后,干脆移民,在墨尔本安了家。

据查,他们的别墅里没有贴明星像,都贴了一张杨家狗的标准像,还有一联:吃水不忘挖井人;移民不忘杨家狗。



义务电话员


王茂在村口开小卖部,安装了本村第一部电话。当天,王茂跑到八里外的乡街上去,打电话回来试。电话一响,他老婆和左右邻居都吓一跳,谁都不敢去接。不过很快就适应了。这不,全村的人都记住了号码,赶紧告诉在外打工或读书的亲人。

王茂在做生意,电话一响,不是找自己的,是找刘万能他爹的。刘爹住在村子那头,是个药罐罐,整天窝在家里。那得去喊!王茂说:“我去喊,喊昂(通知到了)喊不昂(没通知到)不知道。我挂了,你隔20分钟再打过来,好节省点电话费!”原来王茂是个绵性人,耐心着呢!

有时很快就找到了要找的人。是年轻的两口子,男的进城打工了。两人久别,眼泪鼻涕地在电话里重逢,感受遥远的麻痛酸胀酥。真是“电话一接通,相互吞补药”,,过瘾。不过只能过干瘾。唉!

有时20分钟后并没有找到要找的人,即没喊昂,许多人都不像刘爹那么好找,对方又白打了电话。所以下次王茂接电话,就对“发言”作了调整:“你有啥事先说吧,隔20分钟你打过来,响五声,我不接,就是没找到人。我转话就是了!好节省点电话费!”

有一点很奇怪,就是王茂接到找自己的电话,必然捏着鼻子说:“等一下,我帮你找。”片刻后,才重新接起,说:“我是王茂……”不知道他还等啥子。

很快,王茂成了全村人的义务电话员,有时每天要跑几十趟,误了好多工。可是,买卖也好多了,村民宁肯多转一段路,也要来照顾他的生意。

这种状况持续了好几年,直到很多人家都安了电话、用上了手机。王茂在村里说话的分量,又渐渐恢复到了以前的水平——降低了。买卖同样。

王茂十分怀念当电话员的日子!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