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魂绕故里

魂绕故里

来源: 作者:戴秀芳 时间:2019-07-31 13:35:33 点击:

最近听了韩红的的的《凤凰花季》不觉流泪。不仅是韩红的委婉略带忧伤的歌声, 更是朴素然而触动心灵的歌词。作为厦门大学的校友,厦门故乡人, 感触更为深刻。

我十分钟爱我对有一个电影剧本。我钟爱她,因为里面有厦门故乡和我母校的风景和故事。厦门人移民澳洲的故事。

剧本的第一场景是这样的:五月的厦门。 初夏季节,翠绿的凤凰树冠间,鲜红的凤凰花耀眼夺目。斜阳给厦门大学抹上一层橘黄。青兰色瓦片闪烁着太阳的反光。图书馆对面的小湖给校园镇添了一种悠闲宁静的气氛。初夏的旁晚,微风徐徐。湖边柔软的垂柳婀娜多姿,投影在略泛涟漪的湖面上。。。

是的, 我的故乡厦门就是这样美丽。我的母校厦门大学就是如此诱人。

近年来,为拍电影我常常来往于厦门和澳洲。林立的大厦。夜晚闪烁的霓虹灯。络绎不绝的车流。。。。在我离开的三十年里,刷新着我脑海里,孩提 时代,学生时代的记忆。

紫色的三角梅 是故乡厦门的市花。而凤凰花,在我看来, 是厦门美丽幸运的象征。夏天,鲜红的凤凰花点缀着翠绿的华盖。白色的树干,绿树红花。被风吹落的凤凰花铺成红色的地毯,构成一幅多么美丽的画面! 也许我可以忘记一些孩提时代的事情,却永远忘不了这个画面。它是铭刻定格在我的脑海里的。

我的青春在火红的枫黄树间度过。“潮落潮涨,几度风霜“我在凤凰树之乡度过童年,青少年,中年。

我写过我的故乡厦门。凤凰花始终是我难以忘怀的记忆。美丽如画,动人如诗。

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我家就一直在市政府的对面。厦门中山公园离家只有十几米之遥。几十年前,高考前,我就在凤凰树下的长椅上,在木棉花飘落的小山上温习功课;文革时候,避开那喧嚣的“战火”,我在那里朗读英文,和朋友打篮球羽毛球。在星星满天的夏夜,和朋友坐在公园的草地上,怀着年轻的情怀,畅谈着,遐想着,梦想着未来。如今,我在那里读书的小山,小树不复存在。 而公园里的小桥流水依然在蓝天白云下展现它的娇柔。那巨大的地球依然巍然不动得坐立在中山公园入口处。那儿一直是我们拍照的背景。

度过我的青春年华的地方,我的母校厦门大学一直是我们的骄傲。爱国华侨陈嘉庚先生创立的学府,我在那里度过5年。外文系的囊莹楼,有我们的影子,我们的笑声。虽然那里已经不再是外文学院的地方,2014年,外文学院请我去作演讲,当时还没搬到新楼。走进系里,我的眼前浮现当年上课的画面,耳边依稀听到系里播放着我口语考试的录音。。。哦,反复一切都在眼前。

潮涨潮落,几度风霜。

经历过 反右,大跃进,大炼钢铁,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经历过文化大革命。 经历过特大台风。青春不觉随着日夜年岁的生命长河,连同过往的一切在历史的记忆中永存。

无论潮起潮落,无论多少激战飞标 , 无论多少 刀光剑影,无论枪声不绝于耳,凤凰花依然鲜红。拍拍落地,铿锵有声。凤凰树依然挺立。这就是厦门的风采,厦门人的骨气。

一眨眼,我离开故乡近30年了。

厦门在变迁。日新月异。我到澳洲近30年了,人在澳洲,我的心却依然萦绕家乡厦门!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