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小麻雀之歌

小麻雀之歌

来源: 作者:陈谦 时间:2019-07-10 10:44:18 点击: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布村明媚的阳光让人以为是在春天。

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达目的地 – 我们的教会。整条街,都是成排的凤凰树。曾经的夏日,“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曾经,在这些树下,我们看穹苍飞霞。曾经,在教会凉棚下,我们和以斯帖坐在椅子上,喝茶,聊天,欢笑……

一辆黑色发亮的“Simplicity Funerals(简单葬礼)”车赫然停在教会门口。

签到。领取一张卡片和一个礼物纸包裹的小包。

卡片上绿叶遮顶的装饰下,绿色的字体,写着“Celebrating the life of Esther 庆祝以斯帖的一生……”。。

那个巴掌大的小包裹上,贴着一张方形的小纸条,“请把我带回家,在地上或花盆里种下,并浇水。然后,您会得到一些花儿。这样,以斯帖将不会被遗忘。”

大卫牧师欢迎大家来一起庆祝以斯帖在地上的生命。“以斯帖是位基督徒。我们相信,她现在正与主同在,并充满喜乐。”

今天要唱的每一首歌,都是按照以斯帖在病危时所挑选的, 她所心爱的歌。

第一首,“Amazing Grace (奇异恩典)”, 第二首,“As the Deer Pants (如鹿切慕溪水)”。

诗歌过后,保罗走上来,读以斯帖写给大家的信:

“如果,我悄然离开了你们,我所爱的,不要悲伤,谈论我的时候,不要带着泪。笑吧!如同我就在你们身旁那样地谈论我吧。

当我离开那些我所爱的,去和我们的天父同在,不要悲伤,也不要哭泣。眼泪,岂非障碍吗?让我找个法子安慰你们吧。

笑我傻乎乎的模样吧,笑我干巴巴的幽默,笑我的沉静。当你听到一只麻雀的声响,或许,我就在那里。当你听见我曾经时常唱起的歌儿,或者看见一只麻雀,请记起那些你们曾经以爱喊我“麻雀”的时刻吧……

全心爱你们。

爱你们的以斯帖”

歌声过后,以斯帖的两位中年女儿一起走到台前,穿插着讲述她们心目中可爱的妈妈。她们已经擦干了泪眼,色彩斑斓的衣裙使她们站在那里如同盛开的并蒂莲。表演双人相声似的,她们数起了家珍,不但逗笑了自己,也把所有在场的人都逗笑了。是的以斯帖,您的一生,坎坎坷坷,却为我们丰丰富富储存了许多的笑料。

以斯帖在十几岁时,才开始住在父亲的农场,少女以斯帖多么快乐,成天四处奔跑,就像自由自在的麻雀一样。她的小名“麻雀“就来自那里。她的女儿舍柔说,我太习惯大家喊妈妈“麻雀”了,以至于如果有人提起“以斯帖”这个名字,我会一头雾水地问,“谁?”。舍柔说妈妈最怕狐狸了!怕到连假的玩具狐狸都不敢碰。因为有一次她在农场挤牛奶的时候,突然抬起头,发现一只狐狸就在牛身旁盯着她,吓得她魂飞魄散。“她也不爱挤牛奶。”舍柔补充了一句,扑哧一声笑出来了。

有一次,以斯帖头疼,需要吃止痛片。那时她正好想起需要喂她的狗驱虫药。结果呢,人的药和狗的药混了,一不小心把狗的药就吞了。她紧张得上蹿下跳又咳又吐,想要翻江倒海地把药掏出来,结果通通无济于事。她的丈夫安慰她,“至少,你不会得虫子病啊!” 她跑去看家庭医生,哪想,家庭医生和她丈夫说的一模一样,“至少,你不会得虫子病啊!”

舍柔和德比把个以斯帖表演得活灵活现,讲的趣事似乎没完没了,怕是一个箩筐都装不下了。可是,快乐的事情,谁会嫌多呢?我们都笑得把眼泪给忘了。

接着,大卫牧师分享信息:“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利比书1:21)

屏幕上,开始放映以斯帖与家人的照片, 背景音乐唱着,“ 如果一张照片绘成千言万语……”。那些照片,描绘着已经逝去的美好岁月。

大卫牧师以祷告为庆祝画上完美句号。

再见,以斯帖。听啊,这又是您事先选的歌“Fly Little Sparrow (飞吧,小麻雀)”。

飞吧,可爱的小麻雀。我还记得在您的家里共进晚餐。我还记得您的拥抱。我还记得您时常坐着聊天的地方……

我会把那些花籽种下,我会浇水,我会期待。有一天,我会看见花儿的笑脸,想起您的幽默。我会把收获的那份喜悦,传递给我遇见的无论谁。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