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神奇的澳洲动物

神奇的澳洲动物

来源: 作者:姚花 时间:2019-07-10 10:42:04 点击:

自从生了小孩后,我觉得我经历了一段非常复杂的抑郁期,导致我每次都欲言又止,很多话想表达,但每次打完字又觉得这很矫情,不值得发出来。有几次很想去看心理医生的,我非常能理解很多女性在生完小孩后成了河东狮吼,女性在产后管理和恢复自己的情绪非常的重要,这会影响未来婚姻的走向,还好,我现在正常了。

很多的话题想要分享,今天想要分享的是澳洲的动物们,这个话题在婚前,我是一点都不会去关注的,天知道我婚前到底关注些什么,生育真的会让你二次成长,我开始变得敏感,细腻,温柔,充满爱心,连看小动物都充满着爱意,当我发现那些小可爱做出非常难以置信的动作时,我会感到惊喜和幸福。

第一次来澳洲的时候,是我怀着女儿不到三个月,我那时候的身体非常的虚弱,女儿是意外的惊喜,我们非常的小心,来澳洲是移民局要求的,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开始我的第一次跨国之旅,我们花了8个多小时才到达布里斯班,长途飞机非常的累,而且飞机餐很难吃,中餐西餐左右试着吃都难以下咽,我当时就在心里默默的想,老娘一定要努力赚钱坐头等舱,我想起了第一次坐火车的时候,我非常嫌弃火车上的抠脚大汉和聊个没玩没了的大妈,各种方言你完全听不懂,厕所里飘来的一阵阵的陈年尿骚味,我当时就发誓,老娘一定要好好赚钱坐飞机,我是来自农村,我从小就穷讲究,我想,要求高一点会让自己变得更好吧。

布里斯班是澳洲的第三大城市,不像悉尼和墨尔本那么繁华,值得安慰的时候这里有一年300天的阳光,我是连广州都觉得冷的人,这里的气候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11月份刚好是春天,因为澳洲是在南半球,跟国内刚好相反,在的士上看着到处都是不高的建筑,环境很干净,周围的草坪都修剪的非常整齐,还有在我看来非常原始的木头电线杆,这跟我想象中相差不大。

比较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澳洲的动物比人还热闹,我在来的路上看到各种鸟类停在电线杆,或是踱步在路边的草丛里,我当时本能的露出了掠食者才有的邪恶的微笑,满脑子都是鸟的各种做法,红烧,炖汤,烧烤更安逸,撒上辣椒灰和孜然粉,我偷偷的咽下了口水。其实我是不吃鸟的,我就吃过乳鸽,广州的乳鸽确实不错,在我很小的时候可能还喝过猫头鹰炖的汤,还吃过一种叫麻鸡的鸟类,或者吃过更多,因为太小我都不记得了,我的爷爷是个猎人,可能是这种掠食的本能已经写进了基因了,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

我最不喜欢的鸟是乌鸦,长得黑乎乎的,浑身没有一点光彩,身形也不够优美轻盈,声音难听还带着的凄凉,出现在电影场景里都是代表黑暗和死亡。在我小时候,我家住的后山偶尔有乌鸦在叫唤,我奶奶曾经告诉我,当乌鸦叫的时候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或者有人将要死去,每当我听见乌鸦叫的时候我特别的害怕,害怕周围会死人。

澳洲的乌鸦真的遍地都是,我几乎每天都会听见乌鸦叫。我刚来澳洲的时候第一次听到乌鸦叫,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千万不要叫3声,果不其然它真的叫了3声,一路上电线杆上黑压压的一片片的乌鸦,我感觉它们用非常犀利的眼神看着我,像是高高在上的审判者,而我像是被送往刑场的罪犯,我从来没有像这样的怕死,我曾经一个人半夜爬上了衡山,连个电筒都不带的,但为人母之后胆子特别小也特别的敏感,也会去相信一些我之前不会去相信的事情,我会相信有神灵在看着我,我不敢做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害怕会伤及到我幼小的胎儿,我连乌鸦的眼睛都不敢跟它对视,像是课堂上你若是跟老师的眼睛对视上了,就会被点名回答你根本就不会的问题,我害怕它选中我,我当时在想,我在澳洲祈求菩萨保佑胎儿平安,她应该听得到吧。

幸运的是,我的女儿平安出生了,现在长得健康又机灵,我也在澳洲渐渐站稳了脚跟,我开始变得自信起来,对于乌鸦也不再恐惧,它相对于澳洲的其他动物其实是比较安分守己的。

我现在比较头疼的是澳洲的一种喜鹊,它比乌鸦长得略微好看一点,它的羽毛比乌鸦多了一种颜色白色,在脖子和胸部有几撮白色的羽毛,黑白相间比较经典,不像乌鸦纯黑色那么闷,长得牛高马大的跟隔壁纹身大叔一样的身形,跟在国内我看见的喜鹊完全不一样的,我以前见过的喜鹊身形很娇小,修长而又轻盈上扬的尾巴,点缀着翠绿或者墨蓝色的羽毛,在树上跳上跳下的像极了家境优渥且傲娇的千金小姐。相同的是它们的声音都一样的好听,国内的喜鹊的叫声带着一丝空灵,而澳洲的喜鹊像是训练有素的中气十足的民族歌手,各有千秋。但是澳洲的喜鹊还有一个毛病,喜欢去各家的阳台叼东西,特别喜欢来我家阳台叼衣架,可能是我们都有每天洗澡的习惯,阳台上长期晾晒着五颜六色的服,每天早上乌鸦都会来我家阳台叼衣架,一开始它会站在栏杆上观察一下,然后再去选择容易叼的衣架,动作娴熟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偷东西,我隔着纱窗驱赶几次才把它赶走。

澳洲的喜鹊有时候是非常危险的,每次我推着女儿出门的时候,看到很多的喜鹊在路边我都会把婴儿车的帘子拉开保护女儿,这种喜鹊在发情期会追着人啄的,它特别喜欢追着骑单车的人和邮递员,我看过关于喜鹊啄人的视频,非常的执着且攻击性特别的强,在澳洲骑行经过喜鹊比较多的区域需要戴一种表面插着几根钢丝的安全帽,形状有点像刺猬一样。当它俯冲的时候力量感十足,有可能会造成脑震荡,戴上这样的安全帽可以避免被它啄伤,我在澳洲上学的时候就听过有同学在路上被喜鹊啄伤了眼睛,叫了救护车,后来怎样我不得而知。在我还不了解喜鹊是具有攻击性的时候,有一次我从超市回去的路上,看见路边有一只喜鹊悠闲的踱步,下午阳光正好,我也闲着没事就盯着它看,刚好它也跟我对上眼了,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它,没有要继续要往前走的意思,这时候喜鹊开始起步带跑的向我追来,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吓的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在国内,我只要往那一站,不管什么鸟都惊慌四散,我没想到它会想要把我赶出它的领地,从马路的一边把我追赶到了另一边,我放下脚步的时候,它又加快的脚步,直到我在转角处看不见它了才停下来。后来,我都离着它远远的。

曾经我在初中的生物课上了解过澳洲的一种未进化完全的动物鸭嘴兽,当时没啥感觉。今天澳洲的英语老师跟我们讲到针鼹鼠和鸭嘴兽的时候,我才发现鸭嘴兽是多么奇怪又有趣的动物,你完全想不到一种动物它浑身长满羽毛,下蛋,但是它给它孩子喂奶的样子,我十分好奇想要去见识这种神奇的动物。

第一次看见袋鼠是在澳洲的一个海岛上,岛上没有被过度开发,保护的非常好,我一下车就看见满地的袋鼠屎,不是在深山里,就在马路牙子上,袋鼠泛滥到澳洲人决定要吃它,超市里有售卖各种类型的袋鼠肉,我和储先生尝过一次,肉质很嫩又带着劲道,有点像鸡胗的质感,比鸡胗稍微嫩一些,如果不闻它的味道,我觉得这种肉质感简直完美,但是那种骚味确实让人难以下咽,我不知道澳洲人是怎么处理的,反正我再也不会想要吃袋鼠肉。袋鼠大概是我知道的混的最差的国宝了吧。

澳洲的动物到处都是,公园里随处可见的鸟和其他动物,这里的公园是公开的,没有围墙和篱笆,你随时都可以进去的,你完全想不到的是长得像仙鹤一样的鸟居然叫垃圾鸟,因为它喜欢捡垃圾吃。还有小河里各种的鱼,乌龟还有野鸭,我第一次近距离看见野鸭离我大概5米左右的距离,它就在草丛里悠闲的觅食,而我会邪恶想到香葱煎野鸭蛋会是什么味道,想归想,澳洲的动物地位都很高的,不可侵犯,我不敢越出雷池半步,只是希望它不要伤害我。澳洲有很多的动物园,等我以后会有更多惊奇的发现。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