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那晚,在芹苴的河岸

那晚,在芹苴的河岸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19-06-06 14:43:16 点击:

很喜欢那个时刻的芹苴的河岸:黄昏暮霭中,夕阳将向晚的天空渲染成绛色、粉色、橘色、黛色; 不一会儿,在你不知不觉中,夜幕已慢慢降临。那长长的,两头延伸去很远远方的河堤上,热热闹闹,但又不显得拥挤的人群,他们中有外来的游客,讲着各种语言的亚裔人,也有不少西人,但很少见大陆华人。当然,人群中,最多的还是当地的居民,而且大多是年轻人:他们或是三五一群,或是一对对的情侣。人们都在河堤边,轻松地漫步着,愉快地交谈着,面向大河安闲地坐着,而恋爱着的男女则是相拥互抱着,卿卿我我。

河岸面前这条宽阔的大河上,不时能看到一些载着三四游客的小舢板,在夜色笼罩下的河面上,驶来往去。两艘灯火通明,满载着游客的游轮,每隔一段时间,就在河面上驶过。游轮上传出的唱歌声,音乐声,透过河面,飘向河岸。。。。。。

在芹苴的那几个晚上,我们差不多都是在这河岸边度过的:我们散着步,享受着夜的凉风的舒爽,观赏着这夜色下的芹苴的景色。

我们在越南的那些天,正赶上了当年越南共产党的北越攻占南越,从而统一了越南的日子(4月30日)。越南人称那一天为“独立日”。(我很觉奇怪,为什么不叫“解放日”)。

那天,那个黄昏,那个夜晚,就在这芹苴的河岸广场,面对那奠高高耸立于河岸中央的,“国父”胡志明的白石雕像,搭起了一个临时的表演看台。

看台下,置放着一排排红色的塑制的简便椅子,那些在河岸散步的,休闲的人群,有些就坐在了台下的这些红椅上,等待着台上即将开始的表演。

几经彩排后,一支由三十多个青年男女组成的歌舞表演队,走上舞台,开始他们的正式表演。

歌舞节目是用史诗般的形式展开的,从古代的民族英雄到抗美解放战争的战士,再到芹苴的美丽水乡景色,和芹苴城市发展中的新貌。随着歌舞节目的递进更换,台上这些年轻演员们的服装也在不断地变换:从战士的草绿色军装,南越共产党游击队女队员的黑白两色的围巾,到飘逸着的素白的越南旗袍。

当他们载歌载舞时,舞台背面展现出了配合着他们歌舞的大型视频画面。当画面展现出了在当年的战争岁月,战士们行军冲锋战斗的激烈场面,看着台上那些舞蹈演员的激情表演,听着那高亢的歌声,坐在底下的我,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竟会生发出一种激动来。

而当那几个女歌手,著着体现她们美妙曼娜身姿的白色越南旗袍,在台上且歌且舞时,我真的是为她们那美丽的舞姿,为她们那动听悦耳的歌声所迷醉。

记得那时候,在澳洲语言学校读书,一次听一个女同学提起越南人讲话,形容说是“呱呱呱”的象鸭子叫。自此,我就对越南话有了偏见,就更别提接触越南歌曲了。但这次的我方才知道了,以前的我是错误的;越南歌曲原来是这么好听的呀:曲调悠扬深情,回味久远。

看着那在台上摆动着身肢,倾情演唱着的年轻姑娘,我觉得似曾相识。之后,我很快想起了,北朝鲜歌舞团的那些女演员,比如象牡丹峰乐团的那些女子,她们唱起歌来,也不正是这样的吗:一边唱,一边轻移脚步,舒展手臂,有时就地转个圈;动作都很自然,一点不做作,也不夸张;举手投足间,给人一种优雅的感受。越南、北朝鲜,这两个紧傍着中国的邻国,他们女歌手们演唱的风格竟会是如此相像,但中国好像就见不到这种表演形式。

越南曾经和美国进行了长达十多年的战争,而在四十年前,越南又和它的“同志加兄弟”的中国进行了一个月的战争。我眼前的这支歌舞表演队,在他们表演的节目中,展现了那场对美国的战争,但对于中国的那场战争,却没有。联想到中国,对于中越战争的文艺作品层出不穷,从当年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到尤小刚的《凯旋在子夜》,再到严歌苓的《芳华》。我不知道越南的文学作品是不是也像中国那样“连篇累帙”地在做着反面宣传。但至少,我眼前的这支在用歌舞展现着越南历史的歌舞表演队,他们没有这么做。

这是什么原因呢?难道真的是越南感觉到他们理亏,是他们“忘恩负义”;而中国则认为他们是正义的,是“理直气壮”的。事实真是这样的吗?

那天,和业旺去看他的那个朋友。朋友在芹苴大学教书,是高级讲师。她带着我们参观了芹苴大学。

参观中,我们发现了学校设有一专门对美国进行研究,和美国有合作关系的部门。

我当时就问那朋友了“学校有专门研究美国的部门,那有没有专门研究中国的部门?”

她说没有。

所以我就在想,虽说在越南的历史上,美国毋庸置疑的是他们当然的“敌人”,对美战争,就是对“敌人”的战争。而对于四十年前发生的那场对中国的战争,他们选择的是不愿提起(我眼前的这些象是正在进行着爱国主义宣传的年轻人就是这么做的),在他们的下意识里,是不是认为,和中国的战争是“兄弟阋墙”呢?

但他们在行动上,是和这昔日的“敌人”——美国,越走越近;而和他们“兄弟加朋友”的中国却是渐行渐远。

美国“侵犯”了越南十几年,和越共领导下的越南打了十几年的仗,结果却打出了“感情”。中国帮助了越共领导下的越南几十年,但最后一个月的战争,将过去的“友谊”、“情谊”打得几尽于零。

。。。。。。

歌舞表演不知在什么时候结束了:当那些工作人员走来收台下的椅子,当那些表演歌舞的年轻人已在开始收拾道具,当那些负责音响和舞台背景的专门人士也在卸“械”入箱了。

结束了?我和业旺都感到意犹未尽。

在芹苴的那几天,我们坐在小舢板上,由那个当地的船夫划着我们,去看了清晨在河面上那众船云集的水果蔬菜交易市场,也去了湖泊深幽处的“农家乐”,采摘椰子芒果等水果,观看田园风光。入晚,我们也徜徉于热闹沸腾的芹苴夜市小吃,品尝着各色烧烤的味道。。。。。。但这一个晚上,在芹苴河岸观看歌舞表演,却给我留下了一个不一样的,深刻的印象。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