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布朗太太的陪伴

布朗太太的陪伴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9-05-31 16:12:46 点击:

“嗨,甜心!早上好!”布朗太太愉快地高声打着招呼,气喘吁吁地用肩膀把门挤开稍大一点的缝隙。冷风顿时灌进来,她赶紧回头又用肩膀把门顶回去。摇晃着肥胖的身体走进来,放下手里提着的几个购物袋,擦擦额头的汗珠,整整衣服,向柜台走来。她今天穿了一件米色毛毛的中长外套,整个衣服前襟全是寸长的流苏,随着她走动的节奏,流苏也有节奏地一晃一荡的,似乎满身的脂肪在流动。转眼,就流到了我眼前。

“亲爱的,像以前一样,一瓶甜威士忌,两箱啤酒。一个我喜欢的单瓶用灰色纸袋装。”布朗太太大口喘气,耳朵上吊着的两个硕大的流苏耳坠毫无章法地叮当摇摆着。她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斜挎的藤篮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一个方块状的物体。布朗太太有些胖,尽管她两手都提着东西,但是藤篮里面的塑料袋丝毫没有被挤压到。她打开塑料袋,里面是用一个透明小塑料盒装着的点心。盒盖上有几朵玫瑰花,用黄紫相间的丝带系着,玫瑰花枝上的刺都被细心地剪去了。她小心翼翼地拿起花,不让塑料袋碰到花瓣,“等会儿你去加水吧,记得水里放点白糖”,布朗太太边说边自顾自地把花插进柜台上的啤酒杯里。点心盒推到我面前,“去拿个勺子,我知道你没有吃早餐。”说完才抬头看我。她的鼻头越来越大了,红得发紫的颜色深得有些发黑。

我听话地拿来勺子,故作兴奋地打开点心盒,然后吃一口,表情夸张地叫起来:“哇哦,简直太棒了,你真能干!”“那是当然!”布朗太太满意地呵呵笑起来,脸上的肉波浪样上下抖动着。我盖上盒盖,把点心放在柜台下面。她做的点心都非常甜非常甜,甜得发腻。我可不希望体型向她靠拢。

“嗨,甜心,你还好吗?你今天的衣服很性感!我的衣柜里也有很多漂亮的衣服,你到我家里去的时候,可以挑你喜欢的送给你。那都是我的丈夫买给我的!”说起她的丈夫,布朗太太掩饰不住的幸福神态,甚至还扭了扭她那分辨不出是腰还是臀的部位。“可是,现在我长得有点胖了。”她哈哈一笑。小店里因着她爽朗的声音温暖了许多。

付了钱,布朗太太把威士忌和一个单瓶酒放进藤篮,像来时一样提了满手的东西,离开了。“我得回去做午餐,否则老布朗又该不高兴了。”她说。

布朗太太喜欢别人叫她布朗太太。她是塞尔维亚人,四十多年前,她肚子里的大女儿七个月的时候,移民到了现在这个小镇。几十年的经历和波折略去不表,在她六十五岁的时候,嫁给了第三任丈夫,也就是布朗先生。我没有见过,据布朗太太说他是一位有担当的好男人。他们在一起五年了,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布朗太太做了一次手术,喉管切开的大手术,她说,没有她的丈夫,她就死了。所以,她要加倍对她的丈夫好。

每个星期,布朗太太都会买一瓶甜威士忌和两箱啤酒,加一个单瓶的冰镇啤酒。她带走威士忌和单瓶,我第二天早上再给她把两个整箱送去家里。这是我唯一送货上门的客人。因为他们俩都七十多岁了,还身体不好。每次送去,都没人在家,啤酒放在车库门前,用一个不大的转运箱象征性地挡住,一次也没有丢过。车库门前的小花园打理得井井有条,初冬了依然有许多玫瑰开着,还有一簇簇的菊花,这老俩口的日子过得很是惬意和美。

这一次送啤酒去的时候,布朗太太居然在家。她带着花花的厨娘帽、围着围裙出来开门,鼻梁上端呈十字形贴着两小块邦迪。“甜心,天冷,进来喝咖啡。”说着,不由分说地把我拽进屋里。屋里烧着壁炉,暖暖的,飘出浓浓咖啡的香味。“你可以坐在这里,那个铺了羊毛的椅子是我丈夫坐的。”我坐下,右边就是那个铺了羊毛的、椅背上搭着一个小毯子的大木椅。捧着暖暖的咖啡,环顾四周。这是我第一次进她家里,屋子里的沙发桌椅摆的满满当当,厨房吧台上、餐桌上、高矮柜子上,摆放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花瓶或是装过果酱的透明瓶子,插了各式各样的鲜花。还有各种小摆件,漂亮的杯子盘子等,到处都透出暖暖的美好的生活味道。只是,我没有见到布朗先生。看样子,也许我来早了,布朗先生也许还在睡觉吧,我想。

布朗太太端着两碟蛋糕,拖着笨拙的胖身体,灵活地绕过桌椅,坐在我对面。”我昨天去医院了,医生说要切开鼻梁做手术。我很害怕。”她像个小姑娘,邹起眉头发愁地说。“别担心,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拍拍她的手说道,心里想的是有布朗先生陪着她,这也算不得大问题。“那是当然。”她很快又像孩子一样笑起来,笑声有点夸张,充满了屋子里的每个角落。

咖啡很快喝完了,我要离开了。奇怪的是,还没见布朗先生。“你的丈夫……”我欲言又止,眼睛望向半开半掩的房间门。“他,”停了一下,布朗太太接着说,“他每天都在房间。”

布朗太太走过去,推开房门,指着正对着进门的墙壁上的一张大照片。“他每天都陪伴着我。”回过头,她又一笑,眼神缥缈不知道看向何处,“我也每天陪伴着他。”布朗太太小声说。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