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一首小诗的故事——台湾行有感

一首小诗的故事——台湾行有感

来源: 作者:山林 时间:2019-05-01 13:59:16 点击: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到二十七日,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第十一届代表大会假台北市郊阳明山麓的沃田旅店隆重举行。

隆重不一定规模宏大和庄严。此次参会者一百六十余人,较之以前数届动辄四、三百号代表,惊动当地政要临场指导,不要太简朴。间或有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先生意外亮相、致意,半小时而已。我经历大场面不多,那种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的滋味不好受。人要装,很难。

我喜欢此次聚会难得的单纯,尤能衬托与会者的真实——文如其人,人之品行真能从其文得以印证。唯瑕疵不足以伤人,只弥补人性的片面和苍白,有助于我读其书读出深度,是为斩获。因大会并不刻意承担弘扬、继承什么文化或精神之大任,来自各国的华文写作者凭自我认知从事己所好(大多无报酬),实际成果或者影响力反胜于国家政治的运作——操作。发自内心的对文学写作艺术的追求,才是作家们(我甘当作家的粉丝)最看重的。会议期间的某个雨后的中午,我溜到离沃田十分钟路程的金石堂书店,就为找到中国本土压根儿绝迹的关于中国近、现代史学着书。在这家多半售卖流行书的也算不错的书店花了一个小时有余,如愿以偿买了日本史学家关于中国近代史的著述,作者有五零后的宫胁淳子携三零后的冈田英弘助阵,二人被标注“右翼”;六零后的菊池秀明,其《末代王朝与近代中国》有大陆简体字版本,然那简,简得过了大陆出版审查的坎,却令菊氏长期研究的部分心血结晶打了水漂,大陆读者的损失,可想而知!我的台湾繁体字版本总算弥补缺憾。喜滋滋地回酒店,下午议程就要开始,已被招呼了,我们不得迟到、缺席。

我匆匆穿过一个十字路口,一件极小却颇有诗意的事发生,竟萦绕脑海不去。会上开小差,就写了几句。再后的开会、活动、结友逛街、参团旅游等等,直到回来悉尼,综合十来天台湾所见所闻所思,逐成一首小诗。如下:

雨后的台北街头

中午,阳光如雨雾

湿叶垂落。

疾行雪亮的斑马线

迎面摆动宝蓝的裙衫

听!银铃对友倾诉:

我好幸福,只要天气好

不管在哪

我会很幸福!

哦,且回头,瞭一眼

幸福的妞儿

天!真的不好看!

可是,她幸福

在连绵雨中的春阳天

有一个丑姑娘很幸福

在交通灯闪烁的马路

此诗在四月二十日上传悉尼雨轩诗社网络群,也算完成诗社四月

命题的作业。

不久,诗友何绚赞道:“@山林  语句清新,立意恬淡,欣赏”

而我,沉默很久,才回道:

“ @何绚  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对我那首小诗的评论。这两天一方面忙,一方面我也在琢磨你认为的立意恬淡。这首小诗,我3月底在台湾的时候就有了雏形,完全来自亲身经历,就记下了几句。回来后,才落笔成型。然后不断打磨。我想表达的恰恰不是恬淡,台湾给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和震惊的,老蒋(即蒋介石)活着的时候和大陆赛着进行造神运动,也是为回到大陆他的家乡。连台北的市政建设都停留在日治时期的规模,直到蒋经国(蒋唯一的儿子接班后)改革体制,台湾经济得以与世界接壤而腾飞,方逐渐建立新城区。好在文化上他们坚持儒道传统,民国之风相当纯正。很多大陆人眼里,台北是破旧的,老土的,没什么好看的,现在甚至经济都是落后的,应是因为旅行团队的严厉控制,使他们无法更多更深感受到真实的气氛,即便贩夫走卒都自然而然的友好礼貌。我们开会,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也来了,没有讲稿,说话文采飞扬,大段大段的古文,颇有名士之风,大陆领导是没法比的。我想说的是台北当然少不了商业的嘈杂和政治的替斗,但台北草民是幸福的,哪怕她/他不起眼,长得丑,也为生计操劳。回到创作上,当一首诗写成发出以后,就不再是你的了,它有了自身的立意,这才算成品,才有资格被见仁见智。再谢你的肯定和欣赏,我的收获,远大于写了这首小诗。”

不久,又获诗友行迈大哥的回应:

“山林,谢谢你分享的台湾旅游感想,你比我去年旅游台湾走马观花看的要深入和细致。你的观感也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了你那首《雨后的台湾街头》诗歌文字之外的含义。我有这样的看法:台湾的外景表面上有一些比大陆丑的地方,比如台北的老街比福州的老街要杂乱和陈旧;但是人文的内在却有一些比大陆美的地方,比如台湾人骂总统和政府不会被抓去坐牢,等等。”

虽然后来的话题转入对诗歌的不同解读和诗歌写作本身的探讨,何绚再道:“通过注解我…对此诗,现在可评为立意巧妙,寓深于浅……”

我的台湾行的一段美好经历通过这首小诗感染到诗友,不胜欣喜也!

还愿台湾宝岛永远美好!

2019-4-28 悉尼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