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柏斯男人

柏斯男人

来源: 作者:非智 时间:2019-04-10 17:23:05 点击:

在寂寥孤独的柏斯,在华人社区,唯一热闹的是华人间不断举办聚会,邀一群朋友,烧几个菜,把应该是细品慢酌的马格蕾特的红葡萄酒,一口一大杯地往肚子里灌。这样地喝酒,赚的是吆喝,以及周边旁观者的喝彩,难受的可是喝酒的人。经常有人几杯下肚,就已经醉意朦胧,然后在醉意朦胧中,更是不断碰杯往嘴里倒酒,最后,身子歪在一边沙发,或就地找个地方一躺,没有当场出酒,已是幸运,再然后,就是隔天不舒服一整天。 

这样的喝酒,我已经不喜欢了,不喜欢,干脆少喝酒,最后就基本滴酒不沾。自此,自己觉得舒服了,再也没有喝多时的头昏脑胀,肚痛胃疼的难受。可是,参与聚会一起喝酒的人则不痛快了:你好端端,不喝酒,参加聚会做什么?乏味。有人说。

是的,一个不喝酒而坐在酒席的人,是最没有乐趣,最不好玩的人。

当我从曾经是酒桌上最会喝酒的人之一,变成了最没有人招呼的人,我就已成局外人了。真的,一个原会喝酒却不喝酒的人,在酒桌上就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人。这一点我知道,便也自知之明地常常远离酒桌坐一旁去,悄悄地,不吭不声地玩自己的手机。如果有宠物狗在,则干脆同狗玩。我心里清楚,我实际已成乏味的人,已成被酒席上大声吆喝的人渐渐遗忘的人。不过,这一点,我没有感到失落,甚至还有充实之感,因为,我终于可以不喝酒而使自己避免了痛苦。这正应了柏拉图所说:生活不是追求快乐,而是避免痛苦。 喝酒成了一种痛苦,为避免痛苦,最好的方法就是玩手机。所以,可以看见,在柏斯华人酒桌上,无聊男人们基本做着两件事:一是喝酒,给自己增加痛苦;另一,则为了避免痛苦,就自己玩手机。

我不喝酒,就玩手机,所以,也归于无聊男人之列。只是刚好今晚得空,不参加聚会,故此既不喝酒,也不玩手机,只在家静静地看点书,看点新闻时事。许久没有这样独处的机会,突然感觉很好。可是,即便静静地读书,也免不了微信的侵扰。微信已侵入我们日常生活中,无时不刻不在你身边,是永远不会让你静下来的。这不,才静不久,就突然微信一响,收到群友来了一句:“本地高素质人才太少了”。看到此话,我吃了一惊。

过去,曾多次我提到柏斯是藏龙卧虎之地,说过有不少高素质的华人移居生活在此,一些高人也潜而不露。我认识人较多,有幸见到几位柏斯华人龙虎。这些龙虎绝不是那些华人社团的领袖首脑,也不是那些在商界上游走的这个精英那个精英,更不是几个画几笔小画作几首古诗词韵律严格者。这些龙虎之人隐而不言,大智若愚,看似平常,却底蕴雄厚,他们轻易不张口,待人谦卑,少有在大型华人聚会上露面。故此,多数落足柏斯不久的华人,在同当地华人这个协会那个协会的所谓侨领们交往后,在同柏斯一些艺术文化人物交流后,在与商界精英切磋后,就不免有点失望,就有了“本地高素质人才太少”之感叹。

高素质人才象一个水桶的长板,他们齐聚,便能将水桶装满水。不过,在柏斯本地,水桶的长板不愿出来或出不来,因此留给了一些短板发挥作用的机会和平台。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出:柏斯华人界奉行的是“水桶短板”原则。因为在台面上行走的,多是各界短板,故此,因了这短板,桶就无法装满水,就造成了水桶里的水永远是半桶之故。现实生活确也如是,只有半桶水摇晃起来才哗啦响,水太满和太低,都发不出响声,故此显而易见,那些在台面上或酒桌上大声说话,显耀自己者,多是半桶水。也因此,我能理解那位才来柏斯不久的华人的看不到高素质人才之感叹。

可叹的是,目前柏斯的多数华人男人,真地就忙着二件事:喝酒和玩手机。男人多在喝酒,而柏斯华人女子干什么去了?据说正忙于传销。可见,在这种状况下,真地难有什么“高素质人才”出现。 其实,现实生活中原本是不需要那么多“高素质人才”涌现的,因为我们知道高素质人才是不屑同普罗大众玩的,他们宁愿独居而不归群,即便你把他们拉到群里,他们也是宁愿沉默而不吭声,故此,少有人知道他们的高素质。《易经》说“潜龙勿用”,就是这个道理。 不喝酒了,也不说话,真怕被人误为“高素质”,故此,最聪明的做法,就是静静地埋头玩我的手机。

2019年4月5日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