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小说)真正的绅士

(小说)真正的绅士

来源: 作者:黄小虹 时间:2019-04-10 17:20:11 点击:

每个星期一的上午,林莉莉送完两个孩子去学校之后,就到附近的社区图书馆做义工,帮忙整理书架。虽然工作很简单,而且每周只是一次,但这样能有机会接触到社区里不同的人。作为新移民,林莉莉希望自己能尽快融入澳洲的社会。

有一位名字叫杰克ˑ文森特的老人,每天都来图书馆看报纸,当他见到林莉莉时,总会微笑地和她打招呼,并送给她一粒糖,一粒透明果汁硬糖。

文森特老人看上去有八十多岁了,个头不算高,略微显胖,喜欢戴一顶黑色的宽沿澳洲乡村牛仔毡帽,脸上的皮肤粗糙发红,一双蓝眼睛虽显干涩,但炯炯有神,尖尖的鹰勾鼻子上布满红紫色的血丝。老人经常穿棉布格子衬衫,并配搭一条上下身连体的工装裤,裤子有时候是军黄色的,有时候是蓝色的,上面总有些洗不掉的旧油垢。一年四季脚上穿的是一双旧的牛皮短靴。他手里常提着一个黑色的旧公文包,不过看上去里面并没有装什么东西。

老人是图书馆的常客,大家看见他都招手给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和大家点头微笑。他耳背,如要跟他说话,就要扯大嗓子,所以他进门后一般不跟人交谈,只是坐在一旁安静地阅读。和其他墨尔本人一样,他最爱看《太阳先驱报》,如果这份报纸被别人拿走了,他就看《时代报》或《澳洲人报》,经常一坐就是一两小时,把当日的各种大报读个遍。

看完报纸之后,文森特先生会悄悄地多坐一会,等他看到林莉莉手上没太多活的时候,就走过去跟她打个招呼,并伸出手来和林莉莉握握手,就在握手的时候,像玩魔术似的,一粒用透明的糖果纸包着的水果糖就从老人带满厚茧的手掌心里落到了林莉莉的手中,当他看到林莉莉惊讶的表情时,老人就会调皮地眨眨眼睛,然后笑着离去。

文森特老人不仅把糖给林莉莉,他也用同样的方法把糖送给在前台当值的其他两位工作人员,有时候看到值班馆员太忙,他就把三粒糖都给林莉莉,让林莉莉转给他们。那种水果糖在超市里两块钱一大包,并非贵重或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但老人每次来看完报纸,都用这种特别的方式表达他的谢意。

有两次文森特先生在高斯超市碰见林莉莉在那里购物,自那以后,老人在图书馆里看到林莉莉时,还会经常从黑色公文包里面掏出一份高斯超市的最新广告递给林莉莉,告诉她这个星期超市有哪些东西质量好价钱又公道。有一次他打开黑色公文包,里面有他刚刚买的冷冻牛肉派,那是他的最爱,竖起大拇指告诉林莉莉澳洲的牛肉派绝对好味道!

林莉莉觉得这位友善又热心肠的老人好可爱,虽然大家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但她从心里面感受到老人的善良和纯真。因此每到星期一,林莉莉就惦记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深秋的星期一,窗外片片金黄色的落叶随阵阵秋风飘落,留下光秃秃的枝干在蓝天下寂寞地舞动着。 林莉莉站在书架旁,不时向图书馆的门口张望,这天一直没有看见文森特老人到来。

又过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看到老人的身影。林莉莉早把老人看成一为邻家慈祥的老爷爷,几天不见,就觉得哪不对,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午休的时候林莉莉在休息室遇到馆长玛丽莎,便和她聊起来:“这两周我没有看到文森特先生来图书馆。”“是的,我也正在纳闷呢。”馆长打开了话匣子:“我在这里工作了将近二十年,文森特先生绝对是风雨无阻的忠实读者。他原来是一名汽修工,经营着自己的两间汽车维修店,后来年纪大了,就把店盘了出去,现在应该有八十多岁了,一个人住在河岸边的老房子里。他是一个真诚可爱的老人。每天除了来看报纸,晚上也常来参加一些读书活动,只是后来耳朵越来越不好使了,这两年一般就只在上午来读报。他喜欢每天都给我们留下几粒甜甜的糖,还爱和我们分享他的果实,每到收获的季节,就把他院子里的柠檬拿几个来送给大家;每年的圣诞节他都不会忘记给我们送一张写满感激和祝福的圣诞卡。”

星期三晚饭后,林莉莉发现家里有几本从图书馆里借回来的书已经到期了,再不还就要罚款了,于是拿着书去了图书馆,除了还书,还顺便再借一些书。

到了闭馆的时间,林莉莉作为最后一位读者拿着借好的书往大门走去,玛丽莎馆长跟在后面准备把大门关上。就在这个时候,匆匆走来一位中年男子,欲跨进大门。玛丽莎礼貌地对他说:“今天闭馆的时间已经过了,如果是还书,交给我就行,但如果要借书,对不起,只能麻烦您明天再来。”那男子急忙解释说:“我只是想问问我能不能租用你们的会议室。我叫大为ˑ文森特,想租用一个地方给伯父开个追思会,我是杰克ˑ文森特的侄子,老人家前天去世了,他进医院之前每天都来图书馆看报,是这里的常客,我想你们都认识他。”

一阵沉默,那一刻空气似乎凝固了,大家都无言。玛丽莎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请大卫走进大厅里面,然后重新打开电脑, 查看会议室的预订情况。她泪水满面地说:“我真是不能相信文森特先生不会再来图书馆了!这二十年来他就是我们的一部分啊!”馆长不断地拭去眼泪,接着说:“我们愿意无偿提供最大的会场,举办文森特先生的追思会。后天下午没有人使用大会场,您看这个时间行不行?”

“可以,这个时间最好不过了,太谢谢了!伯父在医院的时候,天天都惦记着要去图书馆。我们上个月刚刚给他庆祝九十大寿。他退休之后这些年来都把图书馆当成第二个家了。“

在大卫离开之前,玛丽莎在电脑里找到了一张杰克ˑ文森特老先生去年在图书馆参加活动时的照片,在征得大卫的同意后,马上开始写拟追思会的通告。

在一旁默默流泪的林莉莉走去重新启动打印机。没过几分钟,玛丽莎写好的通告就打印出来了,林莉莉拿出来一看,只见大标题是“一个真正的绅士”( A true gentleman)。没有想到馆长用绅士这个词来形容文森特老人,林莉莉一直不太清楚澳洲人对绅士这个词的定义和用法,究竟什么人才叫绅士。

星期五下午,林莉莉赶去参加文森特先生的追思会。走到图书馆门前,只见门口两边密密麻麻地停满了许多自行车,有大的有小的,有运动型的也有儿童用的,平时图书馆门口最多也就停十来辆自行车,而今天是怎么了?林莉莉好不容易才从车堆的缝隙间走进了大门。

大会场里面早已坐满了人,找不到座位的就只能站着,有图书馆的读者和同事,而更多的是林莉莉不认识的人。会场的一个角落上有一张长型的大桌子,上面放着满满的两大碟水果糖,就是文森特老人在握手时递给林莉莉的那种糖,旁边还有几大盘冒着热气的牛肉派,一篮子的新鲜柠檬,好几箱矿泉水。这些都是大卫拿来给大家食用的。

通过发言者们的讲述,林莉莉了解到文森特老人更多的日常生活点滴。老人独居的房子离河边不远,沿着河边有一条自行车专用道路,从墨尔本东面的多个住宅区通往市中心,每天早晚的上下班高峰时段,成百上千的人骑车从那里经过。老人退休后常在家附近转悠,发现很多骑车者常会遇到一些麻烦,比如掉链子,车胎瘪了,刹车不灵以及饮用水喝完了等等。于是他就在他那小小的前院里放置了打气筒和扳手等一堆简单的修车工具,还有饮用水、水果糖和柠檬片。当他看到有车子出毛病了,就过去帮忙,久而久之,那条路上的骑车人都知道杰克和他的老屋,那幢维多利亚式的旧房子成了他们旅途上的一个温馨小驿站,不管是累了还是车子坏了,都可以推开那扇只有半米高的通花小铁门,在院子里休息一下。在上下班的高峰时间段里,杰克老人总会在院子里笑呵呵地欢迎他们。

大卫告诉大家,按照老人的遗嘱,他将把老人的房子买掉,并把所有收入捐献给慈善机构。另外也不举办葬礼,遵照老人生前的愿望,遗体已经捐献给医学院做研究用了。

林莉莉在泪水中读到了一个真正的澳洲绅士。

(2019年3月)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