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抽懒筋

抽懒筋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19-04-03 10:33:52 点击:

想起我当年考察祖国乡村的事。到达广西北海市后,文联安排我去了渔村。村里全是多年前从越南归来的华侨,有的人家已经在异国传承了好几代,只粗通汉语。听说我的房东“长”了“懒筋”,令人奇怪。后来据我观察,他什么也没长,而是患了嗜睡症。市里有几家规模不大的医院,都治不了这种高精尖的疑难杂症。反正枕中乾坤大,床上日月长,只好由着他迷迷糊糊昏睡不醒。

房东曾带我去参观海神庙。每座村子都有庙。庙很小,约十来个平方米,很简陋,像是临时性违章建筑,外形与蒙古包相类。里面有一尊妈祖神像,渔民出海时,便接受着渔妇们的膜拜,默默施展“保平安”的法术。我正看得起劲,房东却慢慢软到地上,呼呼睡去。

另一次,我们去观赏拇指蟹,只见“千军万马”呈“方阵”急速前进,一旦感觉到有人逼近,便突然就地消失——全部藏入了小洞。这时睡意又袭倒了房东。他蜷在沙滩上,酣然入梦。我说:“你别犯迷糊,平时你稀里糊涂的,在海边你得醒醒!”但无论我怎样喊,他就是不醒,像是在装睡。睡了四五个小时,把太阳都睡暗了。他虽然没被潮水拖走,却被阳光灼伤皮肤;病了半个月,新皮比妖精的还细嫩。

房东没法自救,只好去请求归侨中的长者帮他治病——“抽懒筋”。白日里,只要他一睡下,就有两三位老人围上去,像要杀猪。当然不是杀猪。老人们治病,不用听诊器,不用中药西药,也不用注射器,只是各持一面扁平的皮鼓,绕着睡大王使劲敲。总共敲了七八次,大约相当于一个疗程,房东的“懒筋”就被“抽”走了。不过“药”下得太猛,他又转身投进了失眠症的泥淖。

那是什么鼓?为什么如此神灵?这道谜,渔民们说不清,我也解不开,便一直揣在心里;怕忘个一干二净,不时会提出来擦拭尘埃。

一年后,我登上华山,直抵希夷谷。“玉泉院”的道士告知,希夷即五代的陈抟,四辞朝令,服气辟谷达二十余年。还善于睡觉。他“小则亘月,大则几年,方一觉”,被奉为睡神;宋太宗赵匡胤赐号希夷先生。希夷谷,就是他的黑甜乡。其《睡功诗》曰:“至人本无梦,其梦乃游仙。真人亦无睡,睡则浮云烟。炉里近为药,壶中别有天。欲知睡梦里,人间第一玄。”我猛然想起渔村里的房东,忙问陈希夷为什么能睡?可惜这位出家人世事不明无学问,回答得斩草除根:“不晓得。”

时光飞逝。期间,我曾至四川安岳县,冷观了陈抟的土墓,没弄出什么名堂。

21世纪初,我曾在某报编辑“医药保健”版,趁机进行智力恶补。有一篇来稿叫《八音与健康》,读得我眉开眼笑,嘴角直往耳根扯。

八音是我国古代乐器的总称,指革(鼓等)、匏(葫芦等)、土(埙等)、木(梆等)、石(磬等)、金(铙等)、丝(弦等)、竹(笛等)八类。八音不但能赏心悦耳,也用于治病。首先是“革醒脾”。那么,古代睡神之所以为神,彼时房东之所以嗜睡,其本源,皆在于脾虚吧?而且虚得恼火!鼓声能催“醒”房东,也即能“抽”掉他的“懒筋”,可见他比睡神有福。此外还有“匏润肠,土壮足,木定魂,石健脑,金惊心,丝养神,竹助梦”。

读罢文章,我认为心中的谜算是解了。我真盼望能重返渔村,依次把八个方面的病都患上一遍,最好是重症。说不定,一个民族音乐家就这样被折磨出来了呢!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