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法院两三事

法院两三事

来源: 作者:民鸣 时间:2019-04-03 10:32:07 点击:

联邦法院每一个案件处理庭的主门都是厚重的上等木材精制而成的,这一点在电影里的描述十分逼真。一扇扇大门约一米多宽,起码超过三公尺高,十几厘米厚,看上去宽大而沉实。换句话说,隔音效果不言而喻以外,不用点儿劲是推不开那扇门的。而门后的情景,都是一幕幕同样沉重的生活场景之要点的复述。这些要点肯定是每个个案所牵涉的个体生命中绝无虚假并不能忘怀,耿耿于怀又不愿重演,或者是铭心刻骨的经历。听着往往会让人不断悲从中来,大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感觉。

多年的口译工作经历中,虽说联邦法庭不是我很常去工作的地方,但是from time to time(到时总去),好像是一个确切的英语用词,道出我报到的频率。每接到任务,总会不由想着“今天又是哪个倒霉的家庭,有着何种的独特原因来此寻找出路?”

进门前人们往往会略整行装,变换脸上的表情;或调整走路的步伐,然后慎重的推门。如里面的法官开始已经开始听审,更加是毕恭毕敬的鞠躬行礼之后,小心寻找空位,轻声就座,耐心等侯轮到自己案子被审的时间。

去的次数多了,往往就会觉得法院就像一座医院,一个个的法庭就像一个个的门诊所。医院关注的是人们生活过程中身体的医疗健康,并设法医治出现的各种病症,让人的肉体减少各种疾病,使身体各器官功能运作正常。而法庭则设法解决在生活过程中,人与人之间出现的各种错综的‘病症’- 复杂而不可调和的关系或矛盾。两者的最终目标都是一样,让人身体更健康,并更有幸福感地生活在世界上。当然,法院还牵涉到守法问题。如是刑事案,对犯罪分子必绳之以法,或更有甚者,对其判刑坐牢等等。

我今天去的一个是家庭法院所牵涉的案情。家庭法院是专用来解决夫妻 / 侣伴之间较为复杂或高额度的财产纠纷问题,或者严重、复杂的抚养权纠纷问题及涉及儿童的案例。而案件一拖拖上一年半载,该是太平常不过的处理方式。很多时候,因夫妻 / 伴侣之间的矛盾,欲改变生活模式,当年之间的种种恩爱早荡然无存,变成敌对双方;就会发生家庭暴力事件;会有财产分割的意见分裂,或牵涉申请孩子监护权等等方面的法律问题。家庭暴力本身又是个范围很广的违法行为。通常人们理解的肉体四肢攻击仅是其中之一,它还包括更难治愈的口头侮辱、心理迫害、威胁恐吓,跟踪骚扰,财产破坏,性侵虐待等。这些足以影响个人人身安全,基本安定生活的各种因素都有严格的法律规定,处理时必须十分谨慎和严谨。

法庭里面无笑脸,这是真的,笑不出来。(或者应该这么讲,否则也就不来了。)然而法官也是人,整天板着个脸一定怪难受的。别看他高高在上,一脸的严肃,脑子却特别的清晰。他们都思路敏捷,看问题一针见血,不由人不佩服。恰如一个医生,往往寥寥几句问话,就知道概况。如你是婚姻属于肝癌病晚期,已经没有办法可救,这时会当场要求双方律师各自准备包括婚前、婚姻中各自对目前财产贡献情况的分割明细表。如果婚姻问题属于经常要闹肚痛的,好像不折腾几下,日子就不得好过的慢性病,那得推荐一下“调解委员会”的预约。希望通过他们的参与,双方能有机会坐下来“纸上谈兵”。一旦老天保佑调解成功,既可大力节省纳税人的钱不说,还可为双方省下各自掏出白花花的银子,去喂饱永远张口等着的律师费。有的是属于男人(华人中不少!)认为关起门打几下老婆算什么屁事,日子常常过得眼青鼻肿的一类,下药就得狠一点。法官会责令男方一定要到“愤怒情绪管理控制学习班”报到学习,为期至少六个月。到时当庭出示“培训班毕业证书”,起码表示改正态度;并当场接受口试,庭上回答问题,略表决心,让法官大人明察秋毫地判断当事人的诚心和改正的真实性,再做计较。

今天的法庭,面前又是一屋子的“病人”加律师或观庭等候者。听常去法庭的律师说,那上面这位法官判案十分严厉,然他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那双“火眼金睛”和“下药”又准的办事风格。三、四个不同个案,只见他在每个个案的双方各自陈述案子的进程中,会抓住重要细节,立马截住对方,要求明确回答,然后才让继续进行。法庭是打口仗的地方,双方律师往往会大做文字游戏,搬弄法律术语。然这法官是吃了定心丸,不吃华丽辞藻的美餐;点拨迷津,喜啃鸡腿里面的细骨。这么一来,经他二十分钟的询问,缺啥补啥的,对症下药;让各尽其职,吩咐“下次上庭补齐再论”。遇到实在不让称心的处事,几句问话,开腔律师:“律师做了多久?此案是去年11月份起延庭至今的事情,却怎还是缺筋少骨,欠眉无须的。这案子让我咋判判?!”打发完毕,简直是半点面子也不给!

三、四个案子如此这般完后,只见下一个当事人没有律师代理,自己代表上庭。他是一个壮实高大的男子,今次过来是为了申请法官出令追踪失联妻子的下落。略看案情以后,法官开始发问。“什么时候失联的?”“有两年了”。“是什么原因?”“‘我们之间有摩擦。”(废话连篇!)“什么摩擦?”“我侮辱她。”“‘侮辱’这个词含义广泛,你是用什么样的侮辱?”“我动用肢体。”很明显,男子在挤牙膏式地回答问题;其用语含糊其辞式的避重就轻,以在庭上保全面子;法官却来个层层剥落,掷地有声。“动用什么肢体?”男人齐耸着双肩,一副不肖的模样:“身体。”“身体什么部位?”“用腿和手推搡。”“推搡的结果呢?”又见他耸了一下肩,还面带笑容,“她进了医院。”“医院诊断呢?”“她左胸肋骨断了两根。”“你的行为处理结果呢?”听到这里我心里咯顿了一下,“你好像为此进了监狱。”法官不动声色地轻声说了出来。“是的”,当事人三耸其肩。“你为此坐了六个月的大牢,这是一个不轻的判决。现在为什么要找她?” “我要承担一个爸爸的责任,我要见孩子。”

至此,法官用很清晰的语言,但很平静的口气说,“听着,我今天不会在法庭上述说事情的经过。你的孩子?!你在孩子面前从来没有担负过任何一个体面父亲的责任,你给孩子留下过什么正面的形象?你在社区里面起过一个做爸爸的作用吗?”男子沉默。“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今天你代表自己上庭,手里有没有必须要有的民政部为你申请准备的表格?”“没有”,他轻描淡写地回答说。“上次出庭的时候,你明知必须先申请,再来庭上递交。今天明知故犯,不进行这一步就来,这纯粹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我不能下这个令,我无权下这个令。我必须看到民政部给你的申请表递上来之后,才能考虑接受申请的事情。我才可以考虑是否发出法庭的命令。退庭!”

法官文明又严厉的结束语简直是非常的干脆,有力。

这是一个无权滥用权力的国家。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