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浑江龙”李俊(下)

“浑江龙”李俊(下)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19-03-15 16:27:42 点击:

这时候的他们已经知道了在这片新土地上,除了“袋鼠”,还有另外一些不会伤害人的小动物。如那个胖胖的总是爬在树上,两只黑黑的,小小的,总是露着惊奇神色的眼睛的可爱的家伙,他们称它为“树熊”。另有一个怪物,它的身子是有四条腿的,浑身长毛,但那张脸却象是鸭子一样,伸出一个扁平的嘴。总之,在这片土地上,没有看到豺狼虎豹这样凶残的食肉野兽。于是,他们就放心地让那些牛羊马在这丰盛的绿草地上自由生活,也不用去管它们。它们的“家族”慢慢地扩大 , 转眼间,绿色的草原上就星罗棋布地点缀满了白色的羊群,黑色棕色的牛群和马群。

他们从大陆带来的那些种子,麦种,蔬菜种,撒在地上,这时候也开始长高了;有些蔬菜已经可以吃了。而那些猪,那些鸡鸭鹅等也都迅速成长、繁衍;每天,那些负责料理饲养的军士们总能抬出一大筐白白红红的鸡鸭鹅产下的蛋来。

李俊他们不知道这块他们发现的“新大陆”到底有多大。由于没有许多坐骑,李俊不敢深入内地,走得太远,只能暂时安于现状;进一步的探索,且留待他日。

营地离海不是很远,军士们有时候会从海滩上捡来许多被海浪卷上,留下的海里的生物,如海带,如海贝,如海螺,如海龟等,但由于没有能直接进入海里去的舢板,很难抓到海鱼。但有一次,他们竟在海滩上看到了成千上万无以计数的红红的海蟹,在沙滩上爬行。他们喜出望外:“这可是美味的好东西呀!”那次,他们用箩筐盛,用麻袋装,搞了整整一天。晚上,举行了一次“蟹宴”。众人饱尝鲜蟹,一醉方休。以后他们知道了,总是每年的这个时候,在海滩上,会出现这样的海蟹大迁移的壮举。

一次,童威派了两个军士来向李俊报告,说是在一个地方发现了一条河流。这地方离营地大概有六十多里的路。一听说是有河流,而且这河流还很大,李俊这条“浑江龙”就来劲了。于是就叫身边的军士取来了从中国带来的打鱼的网,骑上坐骑,由童猛派来的那两个军士领路,就兴冲冲地向那河流赶去。

赶到那儿,和童猛一行人会合。但见一条大河在两边层层叠叠森林的崇山峻岭 间蜿蜒流淌。李俊二话不说,就命令军士们打开鱼网,往大河里撒。很快,这渔网就迅速地直往水下沉。李俊连忙叫军士们把这渔网拉起。不想,这渔网已是很沉了。众人齐心协力,好不容易将这大网拉出水面,只见渔网里已盛满了活蹦乱跳的鱼来。

这时,他们看到在他们的前方,有一群大概二三十人,也在捕鱼。他们蓬头垢面,衣不蔽体。这时的他们在用手捉鱼,用树干打鱼,但所获甚微。

“大哥,这就是我们刚上岸那天,我在侦察的路上,遇见的那些人。”童猛对李俊说着。

也许那些人在暗中对李俊他们观察已久,这次他们见了李俊等人,倒也不怎么害怕,还主动招呼。

李俊带着众人走上前,将另一张渔网给了“他们”,教“他们”怎样撒网捕鱼。这些人从来就没见过一下子能捞上这么多的鱼,“他们”高兴的竟在那里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嘴里叽里呱啦地象是在唱,但更象是在嚷、在叫。

双方在准备满载而归,互相道别时,李俊邀请“他们”去他们的营地居住,共同生活。那些人费了点工夫,听懂了李俊对“他们”的邀请后,很高兴。“他们”告诉李俊,“他们”是个家族部落,首领的名字叫噜噜。“他们”会回去向他报告。

几天以后,噜噜真的带着他的部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加起来大概有五六百人,来到李俊他们的营地。

噜噜是个看上去大概有四十来岁的粗壮的汉子,浓眉大眼,满脸的大胡子。看他眼神,好像是比他部族内的其他人,来的机智聪明。

噜噜来后,李俊封他为将军。李俊并从“他们”之中,抽出八十个年轻人,和上原先的二十个军士,组成担任营地警卫守护的“卫队”,由大将军费保统辖指挥。

噜噜归顺后,远近的一些“土人”也纷纷来投奔李俊。营地的人口很快增长,达到了四千多人。这样,随着人口的增多,李俊又下令建造了许多房屋。而这个地方因为人口的增多,房屋的增多,已不象是个营地,而成了个居住区,倒象个小城镇了。这个地方就是以后悉尼的雏形。

土人由于落后,“他们”没有中国传统的“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他们”实行的是“乱婚”、“乱交”。男女看对眼了,就“同居”;不好了,就分手;而且还喜欢“一夜情”。

李俊还是遵循着中国的老一套,比较传统,有着三个固定的“土人”的年轻女人,算是他的“夫人”。而童威童猛他们却学着和“土人”一样的生活,今天这个女人,明天那个女人,“天天做新郎,夜夜入洞房”。女人生了孩子,也不知道谁是他们的“爹”。好在这个由李俊为“王”的“社会”实行的是“共产主义”。女人生下的孩子是大家的。大家共同抚养。所以女人也就没有什么负担。

按照规定,童威童猛费保噜噜等首领总是每隔五天,要到“大王府”,来向李俊作汇报,谈谈话,议论议论。

童威童猛那时候由于每天不节制地大吃大喝,且又荒淫无度,整天睡懒觉,放弃了操练,慢慢地,两人都成了大腹便便的肥汉。但李俊不是这样,他还是保持着有规律的生活习惯,还坚持着每天早晨在院里弄刀舞剑,以壮身体。

看着瘫坐在椅子上,象两头肥猪一样的童威童猛,李俊就忍不住说了,“两位兄弟,你们不能老是这样昏昏沉沉地过日子吧?居安思危,如果有一天,从海滩,又登上了一批强人来,象兄弟这样的,连路也走不稳了,该如何去迎敌?去厮杀?”

童威挣开两只浑浊的眼睛,说着,“哥哥放心,我保证,一百年之内,不会有人来这里。”

这话还真的是被童威言中了,以后英国的库克船长登上澳洲真的是在好几百年之后。就是“三宝太监”郑和出海下西洋巡航,也没有到达澳洲。

那天,又是李俊和童威童猛费保噜噜等人见面的日子。坐在正中“大王椅”上的李俊面容憔悴,眼皮有点浮肿,眼里透着一种淡淡的忧虑的神情。

“诸位兄弟”李俊开始说话了,“我昨晚在梦里,见到了宋江哥哥。”

听李俊提起了宋江,童威童猛和费保都有点感到出乎意料的惊奇。

但见宋江哥哥浑身是血,他对我说着“贤弟,你好狠心,骗了我后,也不再给我留下片言只语,就远走高飞,一去不返。害得我为兄的日夜思念。”我急忙弯下了腰,弓身回答到“小弟实在是担心哥哥不放小弟走。不辞而别,实在是迫不得已。乞请哥哥原谅。”接着我又问宋江哥哥道“哥哥现今是怎么了?怎么会全身是血?哥哥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宋江哥哥两眼含泪对我说,“贤弟就不要多问了。好生保护你自己。我为兄的,见到了你,也就满足了。我去了。贤弟你多多保重!”说完,宋江哥哥转身就走。我急忙说“哥哥,我要随你去。”说着,我就要起身去追宋江哥哥,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翻倒在了床下,我醒了。

李俊讲完这段梦的故事,大家都没有啃声,都沉默着,他们不知道李俊接下来又该说什么。

李俊终于开口了:“诸位兄弟,我想回去中国,去见宋江哥哥。”

“哥哥,这不妥吧?当初我们从中国出来,是九死一生,才侥幸来到这块“新地”。现在要想回去,又要重蹈大海,真的是生死未卜。况且,哥哥早就说过,帮宋江哥哥替宋家朝廷剿灭了方腊,我们对宋江哥哥已是报了恩,尽了义,不欠了;无牵无挂了。为什么现在哥哥又要想着回去中国,去见宋江哥哥了呢?”童威发言了。

李俊说了,“兄弟讲得在理,为兄的不是不知道。但不知为什么,这些日子来,我总是在思念着宋江哥哥,思念着我们以前梁山上的那些弟兄们。无日不能忘怀。我也知道,这次回去比之于我们的那次来,更为艰辛,凶多吉少,因为我们都已经老了。但我决心已定,去意已决,诸位兄弟就不要再劝了。”

接着李俊又说到,“这次回去,我就带费保兄弟和那些愿意和我同行的军士,童威童猛兄弟就留在这“新大陆”,不用前去了。”

“哥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时候的童威童猛吵嚷了起来,“我们兄弟和哥哥生死与共。哥哥要去哪,我们就跟着去哪;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大王”要回去中国的消息公布后,那些当年跟着李俊漂洋过海,来这“新大陆”的所有军士们竟都要回去:他们要回他们的故乡。

那天李俊将“新大陆”的全部事务交代给了噜噜后,就带着童威童猛费保及一百多名军士,登船,扬帆起航;方向直指中国。船,还是那只船,人,还是那么些人。但今非昔比,船已是陈旧破损;而人,也老了,鬓白目衰,肌肉松弛,过去的那些精壮汉子今已不复在。

不想浑江龙李俊这一走,就杳如黄鹤,竟没有了任何音讯;史书上也再找不到他了。只是据记载,李俊一众人驾船回中国的那段日子,在太平洋的南海上曾发生过一次大的风暴,并伴有飓风。

李俊他们走后,噜噜将李俊创建的这个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维持了下来。但不几年后,噜噜去世,没人能接班继续发展。结果,整个社会瓦解。土人们又重新返回去他们原来的生活。那些牛羊马都走散,没有逃走的全被土人食尽吃绝。几只家狗丧家后,窜进丛林,成了野狗,也成了以后澳洲唯一的食肉野兽。后人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丁狗”。

。。。。。。

时间进入到2019年,经过长时间的晦迹韬光,养精蓄锐,“卧薪尝胆”的中国终于开始“亮剑”了。中国在南海领土上填海筑岛,中国的军舰开始走出近海,走向远海。

那次,一艘中国海军的潜艇,在澳洲去往中国的公海深处,发现了一条巨大的古船。古船虽说被沉没于深海的底部,但却是没有腐烂,船上人物的形象都还是栩栩如生。

潜艇将对这条古船所拍下的照片,传到了中国的地面指挥部。指挥部将这些照片资料送去给专门的考古研究机构。经考证,这条古船正是当年李俊他们驾着驶来中国的那条船。而且考古人员在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中,确认出了李俊童威童猛费保等人。

此情报上报给了中国国务院。由于这条古船所处位置是在公海,且沉没于太深的海底,不易打捞,所以,上级有关部门决定,暂不打捞。看来李俊这条“浑江龙”,还得在海底继续“潜伏”、沉睡,想要“重见天日”,还得留待时日。(完)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