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浑江龙”李俊(上)

“浑江龙”李俊(上)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19-03-05 16:17:09 点击:

读过《水浒》的人都应该知道,宋江被朝廷招安后,领着那梁山众兄弟,去讨伐方腊。待到讨伐成功,擒获了方腊,梁山泊的一百零八个兄弟,已是十停去了七停:止剩下了三十六人。

宋江领着这残余的三十六人,想着去朝廷,问那宋皇帝,讨个一官半职;“衣锦还乡”,封妻荫子,去过那“劫”后余生的好日子。

但这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于是就有了武松的六合寺的出家,就有了燕青的飘然离去不知所终。而水军头领浑江龙李俊更是个聪明人,早在征讨方腊之初,就和在太湖边的“强人”费保等人结义,并私下约定:只等协助宋江,剿灭了方腊后,算是对宋江报了恩尽了义;然后就带了童威童猛,连同费保,飘洋出海,去他乡,寻个“了身达命”之处,以终天年。

于是,当宋江领着人马,去往京城邀功领赏时,李俊谎称自己病倒在床,无法与宋江同行。宋江听说后,就领了医生来访见李俊。李俊就劝宋江速速前行,不要因为他而耽误了行程。李俊向宋江提出,留下童威童猛两兄弟来照看他;并保证,一旦病体痊愈,就会去和宋江相会。宋江见李俊言辞诚恳,情切意真,也就不存怀疑,留下了李俊和童威童猛,带着众将人马先行而去。

宋江前脚刚走,李俊就“嚯”地一声从床上跃起,对站在一边的童威童猛说,“走,快去会费保。”三人急急忙忙赶去榆林庄寻见费保等人;按早先约定,倾尽全部财产,打造船只。船只造成后,李俊他们就驾船,从太仓港出发,投身茫茫大海,去寻找“新天地”。以后,李俊他们漂洋过海到了暹罗(今天的泰国)。之后,李俊就成了暹罗国的国王。

这是《水浒》留给后人的关于浑江龙李俊的最后归宿。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同这一说法的,现今就有人提出,说是浑江龙李俊没有把他们的船只是停靠在了东南亚的暹罗国,而是“走”得更远,他们在茫茫大海浩浩汪洋上一直“漂”啊,“漂”啊,最后,竟“漂”到了澳洲。

。。。。。。

也不知道在这看出去都是涌动着的,兰兰的,黑黑的,吐着白沫的海上漂了多少日子了。太阳出来了,又下去了;黑夜来了,黑幕降临了,一觉醒来,天又开始泛白了。晴天时,中午的骄阳把船的甲板烫得象要烧起来一样,而狂风暴雨时,这么大的一艘船,竟会被海浪掀得象一片树叶,上下震荡左右颠簸,船上的马狗牛羊猪鹅鸡鸭都发出了惊慌的叫声。李俊号称“浑江龙”,水里来浪里去,什么样的风浪没有经历过,但现今在这浩瀚的大海,面对这样惊险的场面,也不免得有了几分悚然和担心。好在这船打造的足够坚实,惊涛骇浪没能摧垮它。

那天清晨,东方隐隐约约中泛现出了粉红的曙色,童威打着赤膊,揉着刚刚睡醒那惺忪的眼睛,爬出船舱,走向船前的甲板,拉开裤头,向着大海做“小解”。见前方负责放哨的军士,蹲在那里,头靠在桅杆上,睡意正浓,童威走了过去,抬脚踢了那军士的屁股,“懒鬼,快醒来!有你这样放哨的吗?”

那军士被童威踢醒,张开两眼,带着歉意对童威说,“童威哥哥,这无边无际的茫茫大海,不会有什么情况的。”

正说着时,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从前方飞来了一只黑白相间的鸟。鸟嘴里衔着一枝带着绿叶的树枝,在船的桅杆顶上停下后;一松口,将树枝掉在了船的甲板上。然后,那鸟鸣叫了几声,向着前方飞去。

童威拣起树枝,望着那鸟飞去的方向,不由兴奋地吼叫了起来:“前面有陆地了。他奶奶的,总算能踩到地了!”是啊!鸟飞得到的地方一定是陆地了。

“快!快去报告大哥,我们很快就要抵达陆地了。”

军士急忙走下船舱,向李俊报告了这一特大好消息。此时的李俊已醒来,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在思索。虽说在李俊的内心,有一种很坚定的想法,那就是他们一定会找到那片属于他们的陆地,尽管目前的他们还是在这茫茫无际的大海上,在做着好像是看不到目的的漂泊。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海上漂泊,那些带上船的食物已快消耗完了。好在当初上船之前,李俊考虑周到,随船带了许多活的猪羊牛鸡鸭鹅等动物家禽。李俊的目的是为了带着它们,去到那不可知的新地,饲养它们,让它们繁殖,从而能为他们提供食物。但昨天,在万般无奈下,为了这船上百多口人的肚子,不得不宰了一头猪。李俊心里也真的是没有底:这样的日子还得持续多久?如果真的是旷日持久,别说想要带这些动物家禽去新大陆了,恐怕全部宰了杀了,也填不饱这船上众多人的肚子呀!

所以当听到军士报告了他这一消息后,李俊欣喜若狂,三步并作两步,跑上甲板。

童威见了李俊,就指着大海远处的前方,大声嚷着,“哥哥,你看,前面有陆地了。”果然,那远处的东方,在朝阳的映照下,闪着粼粼金光的海面,隐隐约约中展现出了一片黛色的土地。

大家听说了这一消息,都纷纷涌上了船头甲板。这时候李俊就发出了命令:“撑起满帆,全速前进!”

大概是到了中午时分,船终于靠上了陆地。这是一片多么辽阔的土地呀!林木茂盛,绿草如茵;那飘着几片薄云的天空瓦蓝瓦蓝的,而且是那样的深邃、高远。阳光灿烂,和风拂面。这莫不是来到天堂了?

众人下了船后,都用着惊异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这片陌生的,“神奇”的土地。

由于对周围的情况不了解,李俊不敢贸然行动,他和童威童猛费保等首领商量后,决定暂先在这靠近海滩的那片开阔地扎营休息。然后,由童威童猛各带十几名军士,分别向左右两边的前方,纵深十里的区域,进行侦察。

差不多三个时辰之后,童威童猛双双归还。童威报告说没有遇到任何人,甚至是动物。而童猛说,他们在行进的路上,好像看到了几个赤裸着身体的人,那些人看到了童猛他们,就惊慌地逃走了。童猛说,“那些人跑得很快,我们追了,但追不上”。童猛接着又讲:“大哥,看来这个地方真的是个‘天高皇帝远’,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我们算是找对地方了。”

“什么‘天高皇帝远’,现在我们就是这片地的主人。哥哥,你就是皇帝。”童威在一旁竟冒出了这样一番“石破天惊”的话来。。

听童威这么一说,童猛费保等人幡然醒悟,都表赞成,鼓掌欢呼,要给李俊黄袍加身:在这远洋的异地他乡,当皇帝。

“兄弟们的心意,为兄的我领了。但现在我们这么些人,统共也就一百多一点,这个皇帝当着又有什么意思?今天有幸来到了这个人间“天堂”,大家理应放开身心,无忧无虑地好好享受生活。所以也就不要再去搞什么皇帝不皇帝的了。”

李俊虽然是这么说了,但众人却都觉得,不管怎样,总得要有个上下、尊卑之别。最后经过商量,决定不称李俊为皇帝,改称“大王”,而童威童猛则被称之为“小王”(又称左王右王),费保封为“大将军”。

分封完毕,李俊又把接下来该要做的工作,如建房,放牧,狩猎、警卫等都一一进行了分配,专人负责,逐一落实。

当天晚上,举行庆贺。宰了两口猪,两只羊,拿来烧烤;外加十只用来做汤的母鸡;开了十几罎从船上取下的花雕酒。营地上点起了篝火。这一百多人,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划拳行令、大声言笑,好不痛快。这片空旷安静的大地,也许从来就没有被这样的喧闹过,这还是开天辟地第一次。李俊感觉上,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水泊梁山山寨,只是不见了宋江哥哥和那批好兄弟。

第二天清晨,因昨晚酩酊大醉,现正横七竖八,躺在营地的草地上熟睡的李俊和童威童猛等人,被一个哨兵叫醒。

“大王!大王!不好了,外面来了一大群怪兽。”哨兵慌慌张张地报告着。

听罢那哨兵的报告,李俊顿时清醒。他急忙提刀,向营外冲去。童威童猛费保等人也都各自拔刀执弓,纷拥而出。

在营地前面的那片开阔地上,此时黑压压地蹲伏着上百只奇怪的动物,它们嘴尖尖的,耳朵象是两片叶子一样,耸着;头颈很长,但下身肥大。它们习惯于用后面的两只脚撑地,全身站立起来,两只前腿象是人的手一样地活动。它们中有的肚子上会有一道缝,象是个口袋,口袋里竟会有一个它们的孩子。它们的毛发是灰黑色的;走起路来,主要是用后面的两条腿,做跳跃式地奔走。

“是什么怪物,从来没见过。”看着眼前这么一大群在中国从未见过的怪物,李俊想着。

面前的这群动物对着李俊他们的出现,竟乱糟糟地发出象是挑衅般的尖叫声来。这时站在李俊右边的童猛,骂了一声“他奶奶的”;拉开大弓。“嗖”的一声,一支长箭凌空笔直飞出,不偏不倚,扎在了居前的那个动物的脖颈上,但听得那动物发出一声惨叫,轰然倒地。众动物见状,被吓得一哄而散,纷纷匆匆忙忙地跳跃而去。

众人拥了上去,看这怪物躺在血泊里,已经咽了气。它肚子上挂着的那个“孩子”挣扎着爬了出来,跌跌撞撞地向着前面的树林跑去。童猛想要引弓再射,被李俊止住。

这时的童威看着那死去的动物,不由地说到“这畜生怎么象是只大老鼠呀?”大家也都说象。于是李俊就讲了:“这应该是这个地方的一种动物,只是我们在中国大陆没有看到过罢了。这样吧,我们就给它取个名,叫‘袋鼠’。”

李俊他们就在这片土地上扎营住了下来。他们砍伐了森林的木材,造起了房子。不久,李俊住进了建造后的“大王府”,童威童猛费保住进了“左王府”、“右王府”和“将军府”。一百多号人都有了他们的居处。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