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小说)老屋

(小说)老屋

来源: 作者:郑自香 时间:2019-02-27 17:06:44 点击:

“爸妈!给你们拜年啦!”

大年初二的上午,秦大爷的女儿女婿和外孙女一起来给二老拜年。

雪是昨天晚上开始下的,谁知这一下就一发不可收拾,雪花昨夜还只是像绿豆那么大一点的零零星星的洒落在地面上,一落地就融化了,似乎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谁知到了今早,雪花竟然已经膨胀成鸡蛋大小的一朵朵了,纷纷扬扬的飘落,过年的嬉闹声、鞭炮声的吵闹被漫天漫地的冰雪覆盖,整个世界出奇的安静。

幸运的是秦大爷家早就安装了空调,无论外面是酷暑还是严寒,家里总是冬暖夏凉。女儿一家人一进门就脱掉了厚重的貂皮大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开门迎客的是秦大妈,却不见秦大爷。只见秦大妈一看见女儿一家人就满面愁容的拉着女儿的手说:“孩子啊,你快回老屋去把你爸接回来吧!一大早起来我就没看见他人,估计他是看到下大雪了,放心不下老屋,又跑回去了!”

秦大妈急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告诉女儿,前天大年三十,本来一家人好好的在吃年夜饭的时候,秦大爷又提起了要两个儿子请工人修缮老屋的想法。

“儿啊!今天我回老屋看了,那瓦都破了一大片,大梁也快要塌了,屋里全是杂草,土也是大块大块的往下掉。怕是不修不行啊!你们帮我请几个师傅回老屋把那土房子修一修,不要让老屋倒了!”

饭桌上的鸡鸭鱼肉都堆满了,秦大爷却根本无心动筷,一心挂念着老家的土坯房。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刚建老屋的时候。

那房子是秦大爷秦大妈40多年前亲手一砖一瓦堆砌起来的。那时候家里穷的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一家老小住在山洞里,后来山洞塌了,被逼无奈之下,只好到处借钱盖房子。他们已经穷到连借钱都请不起工人盖房子的地步了,只好自己亲自动手。自己去工地借了模具做土坯砖块,自己到山上砍树做房梁,除了非买不可的建筑材料,基本上都是一家老小拼死拼活把土坯房盖起来的。

那个时候几个孩子还小,小女儿还没有出生,加上孩子们的生活过的越来越好,已经没有人记得当年建这个房子有多么不容易了。但是秦大爷还清晰的记得老屋的一砖一瓦,他深刻的记得建老屋的时候,他把所有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每一块砖每一块瓦上了。每添一块砖,生活就多一份希望;每加一根房梁,老秦的脊梁就多一份挺拔;每加一片瓦,一家老小就多了一分归属感与安全感。

忘记过了多久,老屋终于建好了。虽然只是一间又小又窄又昏暗的土坯房,但是一家人总归是有了个真真正正的家了。一家人在这间小小的土坯房里挤着,大人们朝扛荷锄而出,暮携硕果而归;孩子们晨挎书包而出,夜带奖状而归。而老屋自从建成起就日日夜夜守护着这一大家子人,流年在老屋的怀抱中吞吐,时光是老屋的魔法,原本贫穷的夫妇用勤劳的双手创造越来越温饱的生活,而可爱的孩子们也靠自己的努力挣脱了老屋的束缚,飞到了城市里的高楼大厦,在繁华的都市里施展拳脚。

这老屋,在孩子们眼里是束缚,是牢笼,挣脱这牢笼飞向繁华的都市便是他们夜以继日努力学习的动力。可是这老屋,在秦大爷秦大妈眼里,却是最温暖的避风港,他们努力劳作,虽然是为了帮助子女圆了飞出去的梦,但他们自己却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离开这个陪伴他们走过人生中最艰苦岁月的老朋友。所以,虽然孩子们一直邀请他们搬到城里和孩子们一起住,他们却迟迟不肯答应。直到儿女看到老屋实在是摇摇欲坠,早已无法保证父母的人身安全,才强行把二老接到了城里。

大儿子有些不耐烦了,他已经听了老父亲说了几百遍要修老屋了,他说道,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呵斥”道:“爸,大过年的就不能好好吃个年夜饭吗!一天到晚叨叨要修老屋,修老屋干嘛,又没人住干嘛要花这个冤枉钱?”

不是大儿子不孝顺,只是长子如父,父亲老了,家里就是大儿子当家了。也正是因为父亲老了,儿女大了,所以在儿女眼里父母的很多行为都越来越像小孩子,他们就自然而然的扮演一个“家长”的角色“训斥”老小孩。

“你们不愿意出钱我来出,当年建这个……”秦大爷的话还没有说完,二儿子就接了他的话说着:“‘当年建这个老屋不容易,没有老屋就没有我们现在的生活’,爸,你的心思我们都理解。可是我们现在的生活不是挺好的嘛,您再也不用回老屋过苦日子了。那村里都搬空了,一户人家都没有了,连只野狗都看不到,把老屋修了给谁住?连鬼都不会住那样老的房子。你手里的钱还不如出去旅游或者给自己多买些吃的,把身体养好,别老往老屋跑,那么远的路,山路又没有修过,你知不知道每次你回老屋我们有多担心你,万一出什么事你叫我们怎么办?”

虽然秦大爷一直瞒着儿女,总是自己一个人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走回去,看看他那孤独的老朋友。但是儿子女儿都知道,老父老母放心不下老屋,有事没事总爱回去看看。前几年每次都是秦大爷和秦大妈一起回去看老屋,有时候带上简单的菜,回老屋的土灶上烧顿饭吃了再回城里的家。后来秦大妈的腰不好,住了几次院,再受不住长途跋涉了,就只剩下秦大爷一个人回老家看老屋了。起初儿女只当是二老时常走走山路,锻炼锻炼身体也好,也就没有拦着他们,但是后来看到母亲饱受腰痛的折磨,担心父亲哪天也冒出个劳累的病,就总是拦着不让他们回去看老屋。

秦大爷虽然无奈,但依然坚定的说:“反正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要保老屋不倒,我一定要把老屋修好。至于我死后,你们修不修是你们的事,我也管不了了!”说完,秦大爷就一个人生着闷气回房睡觉了,一口饭都没有吃。

秦大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女儿女婿,并且嘱托他们回老屋把秦大爷接回来,外面的雪下的那么大,万一秦大爷脚一滑,旁边又没个人照应,后果不堪设想……

女儿女婿赶紧开车去接老父亲,秦大妈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他走到哪里了,女儿女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都不敢想象可能的后果,只是为了早点找到父亲,尽可能快的同时为了安全和不错过父亲尽可能慢的开着车向老屋驶去。

秦大妈一早就通知了两个儿子了,两个儿子和女儿女婿的车在半路相遇了。他们看到了山路上那一望无际的深深浅浅的脚印,便知道父亲已经进山了,他们只是在内心里祈祷着父亲现在安然无恙的在老屋门前坐着,等着他们接他回家。

于是,只见大年初二,在一条偏僻蜿蜒的山路上,四道车轮印和一串脚印缓缓的延伸,蔓延到大山里一座已经塌了一半的老屋前。车里的人远远的看到老屋前,古稀之年的老人穿着一身厚厚的军绿色的大衣,把倒下的被白雪覆没的黄色土坯块搬起来,固执的堆回剩下的残墙上。眼前的这个老人,恍如一个年轻力盛的小伙子,搬起砖来干净利索,岁月带给他的衰老和孱弱似乎被这座老屋给消除,他依然是当年那个一手搭起一座房、一人撑起一个家的壮小伙。

大儿子、二儿子和小女儿女婿缓缓的打开车门,向老父亲走来。老父亲一看到孩子们来了,就像一个犯错被抓的小孩,慌乱的恳求道:“等一小会,我把这块砖搬了再走,一下就好,就一下……”一边说一边连忙搬起脚边的土坯砖块,泪流满面,不知如何是好。

大儿子一手接过父亲手中的砖块,堆在了父亲期望的位置。二儿子什么也没说,转身就打了个电话给老母亲报平安,女儿把老父亲扶到车里坐,含着泪对父亲说:“爸,这老屋是你和妈亲手建起来的,现在我和两个哥哥长大了,轮到我们来修老屋了。你就好好坐着看吧。”

说完女儿就关上车门,加入到了哥哥们的行列。女婿也没闲着,一连打了几个电话,承诺电话那头的人愿意花十倍的价格买修缮老屋需要的工具和出高价雇有建土坯房经验的老工人。

大年初二,当万家的饭桌上热闹非凡的时候,在一个偏远的大山里,有一座破败的老屋,老屋旁停着三辆小轿车,其中一辆车里坐着一个古稀老人,老人静静的看着车窗外,儿女们一边嬉笑怒骂,一边修缮老屋,一如当年,他和老伴一边带着孩子,一边建筑老屋,忙前忙后,不亦乐乎。老屋后面的山路上,一辆满载砖瓦的小货车缓缓驶来……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