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每一只蚂蚁都是活雷锋

每一只蚂蚁都是活雷锋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9-02-04 10:41:49 点击:

后花园有很多蚂蚁,没法数。比数量,可能略逊地球上的人类。我这外行,给蚂蚁分类,只会瞧颜色、比个头。我眼中的蚂蚁无非就这些:黑蚂蚁,褐蚂蚁,黄蚂蚁,灰蚂蚁;大蚂蚁,中蚂蚁,小蚂蚁。

在院子里没见过红蚂蚁。如果我见到红蚂蚁,嗨,整个院子里就只有红蚂蚁了。

据我观察,若论打架水平,黄蚂蚁打不过灰蚂蚁;灰蚂蚁是褐蚂蚁的手下败将;褐蚂蚁撞上黑蚂蚁,对不起,赶紧躲吧,否则只有挨揍的份。黑蚂蚁跟红蚂蚁打擂台,谁胜谁负呢?

我不是生物学家,说不出各自优势劣态;也不是计算机专家,数据分析的啰嗦事我也干不来。我只能说一句,黑蚂蚁宁愿每天晚上做一万零一个噩梦,也不愿意和红蚂蚁打半次照面。红蚂蚁,是蚂蚁世界里的魔鬼。更可恨的是,惹不起这家伙,也躲不起。红蚂蚁的处事原则是:人不犯我,我偏犯人。

红蚂蚁是超级懒鬼,这一点,无蚁不知。红蚂蚁还为蚁狠毒,这一点连极个别的人类都清楚。我就被红蚂蚁咬过,疼得想操红蚂蚁的十八辈子的老祖宗。红蚂蚁懒得工作,不肯自己出门去找吃喝,甚至于连养育儿女的事都不肯亲力亲为。红蚂蚁来到世间,似乎就冲着统治阶级的臭名声而来。

一般是夏天,红蚂蚁会倾巢而出。不是去找工作,也不是搬家,它们好不容易出趟远门,目的明确,抢劫。拦路打劫不是它们的风格,光天化日下破门而入大肆屠杀而后抢劫才是它们的祖传招式。发现一个蚂蚁窝,红蚂蚁蜂拥而上,二话不说,直接拳头问候。如果蚂蚁有血,屠杀现场一定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最后结局只有一个,永远只是这样:红蚂蚁大获全胜,而被入侵者一败涂地。

打破你脑袋瓜子你都想不到吧,蚂蚁入室打劫,首要目标却不是人家辛苦劳动,认真收集后用心收藏的粮食,也不是人家的巢穴,而是别人的孩子!

红蚂蚁用嘴叼了敌方的蚂蚁蛹,扬长而去。红蚂蚁并没打算去当人口贩子。哦,好像,该说“蚁口”才对。等蛹孵化,红蚂蚁就把它们当奴隶使用。红蚂蚁的吃喝拉撒,包括养家糊口,从此就由可怜的不是自家亲属的蚂蚁奴隶干。一句话,红蚂蚁是特权阶层,是统治阶级。打劫回来的蚂蚁,则是被统治阶级。

我疑心红蚂蚁读过《罗马史》,或者《中国古代史》。它们居然懂得战争的胜利果实之一,是把敌人抢回家,当奴隶用。太狠了。

由上可知,有红蚂蚁的世界,就是武力至上的世界。铁血暴力当道,只有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热衷这么干。就算万恶的资本主义,都不会以此为然。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亏得我家后院子没红蚂蚁。

我也没在后花园见过白蚁。

如果说红蚂蚁是窝里横,它与其它蚁族的矛盾,不过乃蚁民内部矛盾,跟人类无关。白蚁呢,则直接是人民公敌。

前几天,去Gosford图书馆,乱翻书,得俩收获。

一,我的天哪!白蚁的胃口也太恐怖了吧。除了爱啃木头外,它们连钢筋水泥都能当零食!所以建筑物撞上白蚁,就像撞上活鬼。不免暗想,倘白蚁对我们的一身老骨头来兴趣了,咋办?人类的骨头,就算是鲁迅先生的硬骨头,也没法跟钢筋水泥比啊。

二,白蚁和蚂蚁竟然不是一路货!我活了四十多年,头回知道这,这前四十多年,我算白活了。瞧长相,白蚁和蚂蚁似乎具相同血统。实则,白蚁竟是蟑螂的近亲。难怪,白蚁一辈子和蟑螂一样,尽干缺德事,没一处值得称道。

我数了,院子里的蚂蚁大概共有10多户。黑蚂蚁个头大,褐蚂蚁统统小个子,黄色略带透明的蚂蚁不大不小。

蚂蚁们在我家后院,不讲政治,不争夺霸权,不发布GDP数据,不谈主义,不喊口号,完全是自觉自愿奉行着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互不干涉内政的外交原则。还有可能,蚂蚁们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因为我至今没见过后花园的蚂蚁们为争抢地盘打得头破血流不可开交。争锋吃醋而惹发战火,比如特洛伊战争,在蚂蚁王国A与蚂蚁世界B之间,想必更不会发生吧。

人类奋斗几千年好不容易总结出来的,实际至今不过是影子的共同繁荣的和平共处原则,在我们家后院的蚂蚁世界得以轻松实现,不得不服。

总之,一句话,后院里的蚂蚁们封土为疆,各自为主。偶尔,走村串巷找吃喝时,不同蚂蚁会劈面相逢。这时候,蚂蚁们会自觉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互不侵犯,和平共处。

但是,当触及到具体的利益时,彼此的矛盾还是在存在的。

狭路相逢,偏偏地上有一块我故意扔的肥肉。尽管,就针尖那么大。不同来路的蚂蚁,这时候就顾不上讲文明讲礼貌的风尚美德了。张牙舞嘴冲上去,直接疯抢。

先还讲单打独斗,你狠劲拖住肉肉往东跑,我拼命拽住肉肉往西面拉。如单方面的战斗力更强大就好说,胜败立现嘛。偏势均力敌,你来我往,几百个回合难分难解,肉肉左边扭一毫米,右边挪一厘米。拉锯战,你占不到便宜,我也占不到便宜,矛盾就会百分百激化。

此时,一般是其中一只脑子更好使的蚂蚁,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它扔下肉肉,回头一路飞跑,开溜了。你别以为它是认输了。不,绝不!蚂蚁那么小,但它们的小心脏格外强大。不到黄河不死心!它们是以退为进,回家搬救兵。老子打不过你,老子的哥哥比你厉害!你记得不,小时候,小顽童打架,都这么个招式。

蚂蚁把救兵搬来,蚁多势众的一方自然稳操胜券。但,世界上哪只蚂蚁会是省油的灯呢?你小子狠,搞那么多帮手来跟我斗。你那烂招,谁不会使。好吧,你做初一,老子做十五。于是,吃亏的蚂蚁夹起尾巴扭头就走——它也搬救兵去了。

在花园里看蚂蚁打群架,是好玩的事。针尖大的肉啊,而且既不是毛式红烧肉又不是东坡肉,纯粹肥肉,相当于清汤寡水。你们还为此打得天昏地暗!何苦哉。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怪蚂蚁眼皮儿低,看不到更长远世界。事实上,蚂蚁就算清楚站得高看得远,它能做到直立行走,究竟能看到多高多远的世界呢。身为往地上扔肉挑起事端的旁观者,我终于按耐不住出手。

拈来另一块肉,用小棍子将混战中的甲方乙方尽最大努力分开,一边放一块肉。好了,亲爱的,你们别打了,一样多,平分秋色,满意了吧。咱们还是为实现后花园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一起努力吧。

人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蚁同样为食亡啊。话说回来,谁能对一只蚂蚁提高标准、严要求呢。你当真能够要求每一只蚂蚁,我们可以称之为“蚁民”,在解决温饱问题后,积极追求文化素养,然后再奔向精神追求吗?

不能!

每一只蚂蚁,也就是蚂蚁世界的“蚁民”,它们不追求伟大,它们奔波一生,只不过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为了让家族繁衍生息。靠自己的劳动实现温饱无忧,避免与外族蚂蚁的纷争战乱,是它们唯一也可算作最高的蚁生理想吧。好好地活,不因意外而横死旷野,努力做到寿终正寝,谁能指斥这般梦想的渺小呢?!谁能说蝼蚁一般的生活,就不是生活?!

我对后院的蚂蚁,事实上也有是有要求的,那就是拜托它们别在我家厨房添乱。

一群蚂蚁,灰色,排纵队,从窗缝里钻进来,在厨房灶台上出现。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一只只捏死它们。但,面对不畏死亡,前赴后继,一个个勇敢走上刑场的数量庞大的蚂蚁。我放弃了。没时间跟你们耗。我去买了杀蚁神药,粉末状,撒窗台上。瓶子包装说,此药粉,一只蚂蚁贪吃后,回家即在窝里造成大面积传染。由此轻松实现一网打尽斩草除根。果然,蚂蚁不见了,但半年后卷土重来。也许是漏网之蚁重新繁衍,再次出击。

不能怪蚂蚁,厨房里美食太多。橱柜里瓶瓶罐罐,香甜东西不少。这世间,唯美食与佳人不可辜负。蚂蚁对佳人没兴趣,但对美食诱惑就没抵挡力了。所以,就算山重水复千辛万苦,蚂蚁终归奔着吃喝而来。

值得庆幸的是,入室捣乱的蚂蚁不在多数。更多的蚂蚁,并不奢望人类的小吃。它们在后花园,坚守自己的势力范围,安居乐业。

蚂蚁对荤食感兴趣,对素食也不反感。草种子,横死车道的蚯蚓,被烈日爆嗮而奄奄一息的虫子,都是蚂蚁们的追求目标。我疑心蚂蚁从不去医院,中医西医都不用看。你看它们的荤素皆有营养搭配多合理,不像蔡成家的二丫头蔡果恬之,看到肉比看到爹娘还亲,要她吃几口青菜往往得威逼利诱,好话歹话共计一火车皮。

对蚂蚁而言,荤菜不比素菜贵。都不要掏钱,何来贵贱之分?但荤菜不常有,素菜遍地都是,却是不争的事实。其实,还有一道美味,间乎荤素之间。那就是甜品。

自从我把后花园的五分之一打造成菜园子后,我就菜地里看到蚂蚁忙忙碌碌的身影。蚂蚁们,吹响冲锋号,向蔬菜瓜果进军,开辟新的根据地。

蚂蚁在花芯里进进出出,并不是要出风头,更非想抢蜜蜂的饭碗。采花酿蜜是蜜蜂是事业,蚂蚁沾花惹草,却不是为了酿蜜。不过贪慕花粉的香甜,尝几口人间美味而已。但,千万别小瞧了蚂蚁这几口,蚂蚁千真万确是在当活雷锋。

据报道,由于气候反常,加上森林火灾频仍,澳大利亚的蜜蜂数量锐减,给农林养殖业带来了不可估量损失。道理很简单,蜜蜂少了,瓜果又没有进化到自己可以授粉的地步。没有授粉的花朵,随风飘散,结不出好果子。

好在还有蚂蚁。

我头回种西葫芦和南瓜,总见西葫芦大拇指粗就黄了,南瓜婴儿拳头大就黄了。后来意识到应是雌雄花之间没亲近的缘故。于是,亲自上阵,每天清晨,当花瓣都舒展开来,我就去采摘雄花,强行让它去跟雌花接吻。果然,个把星期就瞧出功效,看到成果了。记住,人工授粉,清晨最佳。其它时间,气温升高,花瓣会合拢,人工授粉就难了。

后来扩大种植,西瓜、丝瓜、黄金瓜、网纹瓜……这时,靠我单兵作战,忙不过来了。毕竟,我得上班,而业余时间更多得陪孩子玩乐,还有读书写作。蚂蚁粉墨登场,赶来助阵,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蚁没有翅膀,它们的授粉规模当然不可与蜜蜂相提并论,但它们有它们的优势。不辞艰辛,从不轮休,不分早晚,这朵花钻进去上蹿下跳几回合,又直奔另一朵花而去。蚂蚁身上沾惹的花粉,由此扔一点,那里丢一点,有效完成授粉工作。

蚂蚁不辞艰辛地授粉,我不打算说这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我将它视为与蜜蜂授粉同等高尚的行为,都属于大自然提供给的免费服务。

我用喷水壶往所有盛开的花朵喷洒糖水。这是一箭双雕的事。一是答谢蚂蚁,感谢它们出手相助,日夜授粉。糖水是奖赏。二是为了蚂蚁们跑得更勤,我在花朵上播种甜头。这且算诱惑。你情我愿,皆大欢喜。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