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只道是寻常

只道是寻常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9-01-23 15:04:13 点击:

微雨,小镇温度8-18,罕见的夏季里的凉,堪比冬季。短裙换成了长裙,棉麻质地的长裙会增加温暖的感觉。看店,照旧是些微的小忙。播放器里阿黛尔沙哑的声音略带忧伤而性感,此刻竟盈满了亲切,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闺蜜聊天。泡了壶红茶,竟因为这些微的小忙也得等凉透了才喝。

今天晚开门一小时,昨晚贴了张纸条在门上告知,客人们都理解。连日来每天上班,连续几周七天无休,家里已经断粮几天了。早上去采购了些面包牛奶蔬菜鱼肉,还有两束鲜花:一束红玫瑰,一束白玫瑰。我信奉的生活哲理,苟且生活中也需要诗与远方来点缀。

急吼吼地赶去上班,门口有俩老头儿站那儿聊天,看样子并不是刚到。我一边表示歉意一边开门,一老头儿说,我很早就来了,看到门上贴的晚开门纸条,就站在这儿告诉客人们一小时后再来。我愕然!他并不是一位熟客。看到我的惊愕,他笑笑说,sweety,don't working too hard。结账时,我多送给他一罐啤酒,他临出门丢了5刀硬币在导盲犬募捐盒子里。

一位素不相识的九十多岁的老太太给我送来一把薰衣草,说是不喝酒的她经常到隔壁的隔壁那家bakery,听人们说起卖酒的是一个可爱的姑娘(好难得听到这样的评价了)。今天要修剪花园,就送来给我一些,她认为我会喜欢。是的,我喜欢。老太太说,可爱的姑娘一定要学会两件事:一是cooking,二是planting。幸好,两样我都会点三脚猫。

昨天超级热,传言温度超过40度。我真的在图书馆门口看到了昨天哪个顽皮的人放的色拉米(salami,一种意式香肠)在广场的石墩上,看上去有半熟的感觉,边上略微卷曲上翘,像是在平底锅里煎过,圆形的肉片下面一小摊晕开的油渍,不知道有没有人尝过。

其实,这是我的日常。

中国节气今日是小寒,别被这“小”字欺骗,以为只是寒意漫不经心地小试锋芒,殊不知,温度是最冷的三九时节。按说南半球应是最热的时候,可是夏在昨天凶巴巴地虚晃一招后今天就蔫儿了。也行就是为了呼应北半球这最冷的时节吧,也要把南半球的酷热中和一下。不过,墨村天气向来就是这样,随意、任性、狂妄、放肆。也挺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怎么高兴怎么来。这妖孽天气招人恨也招人爱,如烈焰红唇的诱惑、简衣素颜的清新,如激昂的命运交响曲、弹性的哈巴涅拉、纠结的卡农复调、舒缓的班得瑞……又扯远了。

习惯了小镇生活,习惯了小店工作。简单,纯粹,安静。

时间久了,曾以为很重要的种种,现在想来,不过是与岁月有染,与悲喜无关。那些以为不会辜负的,终究还是辜负了。我们以为与众不同的,到头来,还是未能免俗。昙花开于夜未央,你只见它灼灼妖冶,却不知它在漫漫年月忍受怎样的折磨。就像历尽艰辛磨难、潮起潮落,终于可以云淡风轻对你笑了,你说此时的我是温良更多,可你不懂这收敛背后的失落。过去的终究会成为过去,我写下这一行字的时候,这时候也成为了过去。只有生活,才是一直有血有肉不离不弃的相伴。所以,何必为难自己呢?

其实每个人都曾是任性妄为的孩子,不顾及命运多舛和人心叵测。终有一日你会收起那些张牙舞爪的日子,俯首妥协。

也许,相遇是命运的猝不及防,而遗忘,却是岁月的情深谊长……就如同,坚持是兵荒马乱的苟且,而妥协,是风轻云淡的远方。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