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口述历史】巴拉瑞特的华人故事(十八)

【口述历史】巴拉瑞特的华人故事(十八)

来源: 作者:张冲天 时间:2018-12-18 17:03:26 点击:

下面介绍的是: Albert Hon,军号 2155,23岁参军,来自巴拉瑞特东区的工人,出生于 Creswick,许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城镇,我们去年组织从巴拉瑞特到本地沟步行时第一晚就住 Creswick。这个城市现在很小,但150年前可是一个淘金重镇,光华人就有三,四千人; 整个城市干净漂亮,很有英国小城镇的味道。2010年在连续九年大旱之后,市中心三个月被水淹了三次,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该城镇仍然黄金遍地,宝石可见,我们找金协会的成员们几乎每天都有人在照片上传炫耀,当然大户们都是滴水不漏,守口如瓶。

扯远了,话说这位 Albert 出生 Creswick, 1915年7月12日入伍,1915年9月27日出征,在1916年3月随澳军第24旅进入法国前线,1916年7月下旬战场受伤被送战地医院,然后转送英国。1917年2月离开英国回到澳洲。

1917年5月医生诊断为“炮弹震伤 - 心律紊乱,不适合服役”退伍。

Albert 1952年6月17日去世,享年59岁。

下面的小伙子是Edward Daniel HONG, 军号: 3777, 29岁劳工,1915年7月28日在巴拉瑞特入伍,在巴拉瑞特第十四旅旅部培训,随后加入第十四旅第十二增援队。在1915年11月23日离开墨尔本,在跳越战壕时膝盖受伤。1916年3月在埃及加入澳军第四先驱旅进入法国。

在他的服务记录本里提到“在1917年6月17日他意外受伤,膝盖脱节”,这发生在给水瓶装水时扭伤了膝盖,加重了老伤。随着膝盖发炎红肿他被送到伦敦第一医院治疗,有意思的是在入院登记上他是因膝盖受枪伤。他母亲伊丽莎白在1917年7月16日受到的信也告知他是“右膝盖枪伤”。

由于他的膝盖状况不允许他在地面自由行走,他于1918年1月3日回到墨尔本。一个月后因“右膝盖骨移动 - 身体不适合服役”而退伍。

Edward HONG 于1919年5月去世,只有三十三岁。

几年前我按资料寻找 Edward HONG 的墓地,经过多次反复,终于找到了他的墓址,一片空地! 因他早逝墓地无后人照顾,百年的风风雨雨已经将历史的痕迹几乎抹去。

可欣的是已经有华人社团和个人对重修华人先烈墓地踊跃参与,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这些英灵们能安然入息。

巴拉瑞特华人Sydney John Hustwaite, 军号 3349,20岁参军,原是巴拉瑞特Golden Point的一名金矿工,家住Bagge Street,老房子还在。

Sydney 1915年7月8日入伍,10月份离开澳洲,1916年6月初随澳军第14旅进入法国作战。1917年4月在法国 Reincourt 战役中列为失踪人员,直到几个星期后才收到他的一份明信片,他写到“我受伤了,请你们转告我在巴拉瑞特东区 Bagge 街4号的家人”,原来他是受伤被德国人俘虏。在另一封日期为1917年11月25日的信中他告平安说“我身体健康”,他一直被关押在德国明斯特直到战争结束。

他于1918年12月份回到英国,1919年4月回到澳洲。

Sydney Hustwaite 1961年9月去世,葬于巴拉瑞特墓地,享年66岁。

Sydney 的老房子就在巴拉瑞特金矿的后面,与金矿围墙几步之遥。

在澳洲国立军事博物馆里面 Sydney Hustwaite 没有被列为华人是因为他的姓,我还是在几年前研究另一个华人家庭照片时发现了他身着军服与另一个华人士兵在一起,好奇之下,我开始追寻他的家谱,结果发现他非常有趣的家史,有机会以后慢慢续来。

下面是Ernest Kihang, 军号 9555,1917年5月21日在巴拉瑞特入伍,但在122天后因“没有足够的欧洲血统”被强迫退伍。后因前线战事紧急,需坑道专家参加西线战役,经过听证后 Ernest 被排入澳军第二坑道师,第四后梯队。在著名的 Messines 梅赛尼斯战役中受伤回国,与1919年10月30日在墨尔本医院去世,葬于 Burwood 公墓。

这就是白澳时期的华人待遇,无言泪奔 !!! ……这里省了500个字。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西线比利时战区的“梅赛尼斯爆炸”是人类历史上除原子弹以外最大的人为爆炸事件。

当年英军总司令Charles Harington为历经二年犬牙交错的西线战壕战准备了一个惊人的方案,他动员了许多工兵在德国人的阵地下面挖了许多地道,埋了一百多万吨的爆炸品,在1917年6月7日,英军司令部专门招集了新闻记者,告诉大家世界大战即将有新的一个历史性的转变,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改变历史,但至少改变战区的地貌,这个干净利落留着小山羊胡子的总司令没有告诉大家一点点具体的事情。

几小时后,6月7日早上3.10,英国工兵引爆了19个地下爆破点,一百多万磅的爆炸品炸出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坑,现场有一万多名德国士兵被炸死或活埋,法国许多房屋受破坏,连英国伦敦都能感到震动。

当年有许多巴拉瑞特的矿工们参加了一战中的英军坑道部队,因为澳洲的矿工们是全世界最好的石英矿工,他们知道怎么在石英岩上打洞。

Ernest Percival SING, 军号 745,1915年7月8日在巴拉瑞特入伍,住 Main Road, 也就是从墨尔本来巴拉瑞特金矿参观的必经之路,靠近现在的华人历史纪念碑。原是金矿工人。

在1915年11月9日时归澳军第31旅,在墨尔本的Flemington和Broadmeadows训练后,1916年6月通过英国进入法国前线。1917年8月因其聪明能干转入澳军第五师的信号连,在1918年5月16日的战争中受伤,也是中毒气弹伤,停战协议签署后被送入医院。

Ernest SING 于1919年5月11日回到墨尔本,二个月后退伍,他于1937年去世,44岁。

第一次世界大战交战多方都使用了毒气,最常见的就是沙林毒气,这是一种对呼吸道和神经系统很有杀伤力的毒气,一旦中毒就没有复原可能。一战后的许多老兵没有死在战场但最终死于沙林毒气极其痛苦的后遗症。(十八)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