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给妈妈出一本书

给妈妈出一本书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8-12-18 17:00:05 点击:

2014年,大嫂得了癌症,肺癌晚期。过一年,她走了。

大嫂走后,我写《嫂子,你在天堂还好吗?》。很多人读了,留言,说想哭。其实,我写时,泪水流不停。

大嫂走时,才52岁。

想念她,更多的,是痛悔。

我们家,六兄妹,我和大哥,相差整整一轮。大嫂嫁到我家时,我还在读小学。俗话说,长兄如父。那么,长嫂如母了。

嫂子发现癌症后,我在家乡的报纸写了《嫂子》一文。告诉她,我们有多爱她。

文章刊登出来后,我回国一次。坐在轮椅上,干瘦干瘦的嫂子抓着我的手,哭着说,“你一个人跑那么远,有个病痛,谁个照顾你……”我的泪下来了。心里犹豫一下,没把我写她的文章读给嫂子听。

中国人羞于当面说爱。

悔不当初。

从此,我对身边每个人说,如果你爱一个人,马上,说,我爱你。一秒都不要迟疑。不管是对父母对兄妹对丈夫妻子老师同学……所有人。爱他,马上说出口。

2016年,得癌症17年的父亲走了。不是因为癌症去世。黄昏,他去菜地施肥,倒在菜地里。脑溢血!据说,清晨,下了一场暴雨。我的年过八十的父亲,在菜地里躺了整整一个晚上的父亲,全身湿漉漉的。

父亲被送进医院,没有意识。依靠呼吸机,他一直等,一直等,等我们全家坐飞机坐车网医院赶。接父亲回家的路上,车里,我对父亲说,“爸,我们回家。”他的右眼,滚出一行泪。到家后,12分钟过去,父亲走了,眼边窝着泪,走了。

我希望父亲还会醒来。同学好友,医院的护士长,她检查父亲的瞳孔脉搏,对我摇摇头。

瞬间,想起两件事。忍不住,靠她身上失声痛哭。

父亲想来一次澳洲,护照都办好了。这缘那由拖着,一直没成行。我和妻子正规划,想回国接他来悉尼住几个月。

父亲想去张家界一次。他有个朋友在张家界,他想去看看。

父亲去过北京,我回国也陪他去过湘西凤凰,去过云南大理和丽江。心里想,张家界很近,下次去。

今生今世,父亲没去张家界,没去澳大利亚。永远,也不可能去了。

都是我的错。

父亲生前,我在三本书里写及他。他走后,我始终没敢提笔,为他完完整整写篇文字。因为,提笔,看一眼电脑台上镜框里的父亲,我已泪眼朦胧。

痛!悔!

有的事,不能等啊,千万不要等。

想做,就得迫不及待去做。否则,余生都会痛悔。

有件事,想好久了。写本书,献给我的母亲。但,之前没去行动。父亲去世后,我意识到,再不抓紧付诸实施,又会在后半生里,心底再压上一块沉重的石头。

2017年,我开始重读《礼记》,反复读。

然后,在澳大利亚《大洋时报》断断续续连载我的“读《礼记》札记”——我在古老的《礼记》里看到了年迈的母亲的清晰背影,读到了母亲的任劳任怨、尊老爱幼、体贴善良、忠贞坚强、聪慧内敛……

我发现,儿时,在我遥远的故乡,湖南,伴随我成长的母亲的口头禅,在《礼记》里大放光芒。

2018年,文字结集出版,两本。

济南出版社推出了我的《口头禅里家风传——妈妈的<礼记>》和《一代教出贵族来——爸爸的<礼记>》。以前和济南出版社合作过,这次,是第二次。

不敢说,我从来不会说自己的文字有多么的精彩绝伦,从来不曾大吹大擂说自己的作品独步天下。尽管,写作16年,刚好已出版16本书,我没一次夸耀自己的书有多完美,号召全国人民踊跃购买。

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东西,包括图书。但如果你能从一本书里吸允到营养,感受到欢欣,该书就有了它存在于世的价值。

我想告诉你,就我个人而言,我想把《口头禅里家风传——妈妈的<礼记>》看作一本感恩之书,一本智慧启蒙之书。

另外,我更愿意长长地吁一口气,说声谢谢。谢谢助我出版这一套书的编辑姚晓亮老师,谢谢比我年轻的您,让我了却一桩搁置心底太久的心愿。

当我的母亲,眼看要满80岁的母亲,看到《口头禅里家风传——妈妈的<礼记>》的扉页上,印着,“谨以此书敬献给我的母亲孟爱香”,她的脸上波澜不惊。但我知道,她的内心,有惊喜、骄傲、甜蜜……说百味具陈,也不为过。

我们村,她是唯一坐飞机漂洋过海到过国外的老一辈里的母亲,是唯一一个姓名变成铅字出现在书里必定会被人放嘴边念一个几个来回的母亲。

她会不会以此作为她的荣光和荣耀?!

在中国休假两个月后,10月8日,我离湖南准备返回澳大利亚。早上,她的手里拿着一本《口头禅里家风传——妈妈的<礼记>》,说,下午,她准备走路去我的小学老师孟希圣老师家,送给他一本。

母亲脸上掩饰不住的自豪,让我心底无比熨帖、舒坦。我清楚,完成并出版这本书,我做对了。

我的2018年,做了两件事,完成了两桩始终萦绕于心的梦想。建了一个粉墙黛瓦马头墙的仿古徽式四合院,“来复居”;出了一本敬献给我的母亲的书,《口头禅里家风传——妈妈的<礼记>》。

两件事都与母亲有关。后者,我更欣慰。

我的母亲,孤儿。本姓胡,3岁,她的母亲去世。她的父亲是民国时候的保长,属“历史不清白”而不受新社会所欢迎……无奈,6岁送给别人家做养女。自此,失去了自己的姓,改姓孟。

但那又有什么呢。从此,我的母亲,将永永远远,活在我的书里。

一朝风月,万古长青。

盘点2018年,想对自己说,任何梦想,终将抵达。前提是,任何梦想,当下,即刻行动。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