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总有不凡

总有不凡

来源: 作者:艾琳 时间:2018-10-05 12:13:32 点击:

这是怎么了,近日总是在凌晨醒来,突然开始感恩,感恩行走,感恩在行走中总有不凡的遇见。

一再被催促下半年行程的计划,若是在往年,七月就已经尘埃落定的,而今却因为繁杂的其他,迟迟不能确认。或许,又有未知的故事等待着发生。

这十余年在欧洲行走遇见的不凡可以说是太多太多;多得自己都不忍回顾,生怕这颗柔软的心那,历事繁杂,失去了自我的本真。

2015年11月13日,凌晨五点十分,飞机落地法兰克福机场,手机刚刚开启,问候的信息便滴滴嘟嘟响个不停,在翻阅了即时新闻才发现,就在当日凌晨4.00,法国街头还在延续着恐怖袭击; 这一年的机场,火车站,公共区间都布满了全副武装的哨岗,几乎所有的警察手枪都换成了小冲锋,警车旁多配置了特种车辆,高点的迷彩士兵持着狙击步枪; 会展中心的安检竟然严苛到比机场还要紧张,于是那一年的冬日,纵使行走的风景再美,无时无刻不期待,早日回到母亲的身旁。

自从2010年彻底爆发阿拉伯之春以来,欧洲的经济是逐步落入冰点的, 百万难民的涌入让这个千疮百孔的经济体不堪重负,每一年的行走都有不同的感受,毕竟衰退也是一种成长,就像是生命的消亡… … 你是否也被那张趴在沙滩上的红衣小童的死亡震撼过? 或许对于生活在和平中的绝大多数人这不过是一则新闻,可自己这些许年跻身于难民成河夜宿无门的法兰克福街头,一列穿越欧洲三国的列车上数次被不同制服的警官查验盘讯,领略过各种接纳和反接纳难民的游行示威,目睹着政府大楼被关于难民的横幅裹得严严实实… …林林总总,心惊胆颤。

最为后怕的一次,是在萨尔斯堡的火车站,没头没脑跟着难民的人流差点儿上了集中营的车皮,被同事一把从队列中扯出,呆傻了许久回不过神来,只记得押送难民的警官,穿着的是从未见过的特种军服,扎眼的是制服袖管上多了一条袖带,上面有一个白色的一字型标识,那形状时常让自己惊醒在梦里,或许是战争片看多了,留下了那些白色恐怖的印记,深刻在脑海里。

想把这些年行走的经历串写成文,时常又怕晦暗的记忆如此清晰每每执笔,都伤得不轻,我这颗柔软而善良的心。

突然好想奔向一个怀抱, 心怀感恩,感谢和平的年代有你相偎相依! 感谢行走,感谢遇见,遇见不凡的风景!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