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美好的人儿,总有美好的遇见

美好的人儿,总有美好的遇见

来源: 作者:艾琳 时间:2018-09-28 17:23:39 点击:

行走,便会遇见; 当擦身而过的美映入了心窗,慢慢沉淀,沉淀,久而久之便沉淀出属于自己的荷莲。

法兰克福的温度意料之中的低,一向不肯穿秋衣秋裤的自己,跺着脚调皮的呼着哈气,等待着同一班熟悉的列车载着自己前往同一个目的地。  还有七八分钟之际,一班貌似破旧的老牌列车缓缓进站,透过车窗张望的乘务员是个二十几岁年纪的北欧美女,我正欣赏着她制服掩盖不住的美,她已经迅速的打开了车门,跃下了站台,那动作真是帅气极了; 随之下车的,是一对夫妇,先生双手提着两大件行李准备下车,列车员伸手协助把硕大的箱子提了下来,之后的老妇人,照看两只手提箱,她更是不加思索的将其中一件行李迅速提到站台上,回身搀扶下了老妇人,又遂即把小拉杆箱的把柄提神到老妇人触手可及的高度,稳稳的将箱子交给她;又一个转身,右手用了一个“请”的手势,左手轻轻拍抚着一位年近花甲的驼背老人,用呵护的眼光目送着他离开车厢。

还没等这目光有有远去的机会,两个黑人旅行者操着并不熟练的英语,拿着打印的行程单前来问询,她很快的为她们指明了方向,又为另一个学生模样的北欧青年指了路。此时站台传来了哨声还是汽笛声,我观察她过于投入,以至于有些恍惚,只见她张望列车两侧,迅速拿出手中的柱状物,挥手摇摆,当她落手关闭灯光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那是手电筒。 竟不知她是何时抽出并点亮的电筒,脑子里全都是她迎送乘客时候亮出“请”的姿势,和涂抹了粉红色的指甲的那双温柔白皙的手。

列车缓缓驶离,她美美的,就那样站在车窗口;我实在忍不住一再追随着她远去的方向,深深的吸了一口令人醒神的清新的空气。此时竟不觉得寒冷,也是奇怪,估计带我远行的列车就要来临的关系,心里一阵悸动;或是,她那份举手投足对这份平凡的投入与专注,让我对熟悉而又未知旅程充满了期待。

列车在飞驰,无数的人和事像影片一样播放着,小小公车站为一位老妇人扶起拐杖,竟意外发现她是《辛德勒的名单》作者托马斯的母亲,我们就坐在那里,忽略来往的车水马龙,无视一切其他,若有若无的聊着天气,聊聊她精心的装扮,聊聊过去和现在。 搀扶着漫步,不知不觉便回到了老人的住所,她硬是坚持请我到密密麻麻的书柜上挑选一本作为礼物,还邀约时常去拜访和阅读,忙于学业生活的自己很难给出这样的承诺,于是那本发黄了的“飘”便成了日后枕边弥足珍贵的记忆。也正是因为老人,与纽约时报的总编有了一面之缘,他也是她骄傲,另一个博学的孩子… …

误入了戒毒委员会,偶遇了红极一时的大毒枭,前半生作恶多端,后半生幡然悔悟,三十年前贩毒,三十年后宣讲戒毒…… 我好奇的连环炮一般的提问,老人没有丝毫恼怒和尴尬,毫无遮掩的把贩毒吸毒的日子的膨胀,监狱生活的迷茫,父母离世失去至亲的孤独,一系列遭遇给自己的顿悟,以及而今花甲之年帮助精神废颓毒品链上的人们重归家庭,找寻自我的经历娓娓道来… … 一切的一切那么生动,那么中肯,那么迷人…… 每每想起都感同身受,记忆犹新。

还有,还有,还有,飞机上偶遇指挥家,未来经济学家,肯德基养鸡场农场主,酒庄的酿酒师… … 四面八方林林总总,或许只是攀谈,或许只是微笑,或许只是擦肩… 都是美好的遇见。

美好的人儿,总有美好的遇见…(艾琳/撰文)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