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出国一年,从未想家

出国一年,从未想家

来源: 作者:郑自香 时间:2018-09-12 12:55:18 点击:

2017年7月17日,我那本崭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第一次,在与刻有“中国边检”的红色印章深情的吻别之后,便飞越太平洋,来到了距祖国一万多公里的澳大利亚。

今天是2018年7月17日,是我出国整整一年的纪念日。出国以前,我以为离家越远,思乡越切;留学至今,整整一年,回首却发现我竟然从未想家。

出国以前,我是时常想家的。

中学的时候,回家是下课铃响起以后,回家倒杯水喝之后,还能踏着上课铃跑回教室上课。离家如此之近,却依然时常想家,即使上个厕所也宁愿回家而不愿用学校的公共卫生间。

大学的时候离家去了重庆,回家是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17个小时的硬座,再加一个多小时的大巴才能到家。离家更远了,偶尔也会因为馋一口妈妈熬的鸡汤而睡不着觉,却也不会一放假就迫不及待的回家,而是会在学校看几天书打几天工再不紧不慢的踏上风雨兼程的回家路。

去年出国,回家要坐3个多小时的大巴,12个小时的飞机,再加3个多小时的大巴。至今1年,离家1万多公里,却好像从未想过家。都说离家越远越想家,我却是刚好相反,离家越远,却越不想家了。

出国之前,以为想家,就是汉堡薯条吃到想吐的时候,突然想喝一口妈妈煲的热汤。出国之后才发现,在国外,汉堡薯条虽盛,却也依然是中国餐馆称霸天下。一个人羁旅异国的时候,随便在路边找一家中餐馆,进去点一盘热菜,一盅甜汤,就是家的味道。正值饭点,中餐馆里中外吃客参半,既可以和邻桌的华人同胞互诉衷肠,也可以同对面的外国友人分享舌尖上的中国。临近打烊,老板卸下一身油烟,一边盘算账目,一边教你西红柿炒蛋是先放西红柿还是先放蛋。

出国之前,以为想家,就是听烦了“how are you"的时候,突然想听一句"你好吗”。出国之后才发现,在学校里走一圈,基本上能听到全国各地的方言,连陪你一起说家乡话的人都不难找,更不用愁找个人一起说中国话了。我家在湖北,曾在重庆上了2年学,也曾在祖国其他一些地方的大好河山留下过几个脚印,觉得祖国不同的地方语言各具特色。出国以后,才发现世界所有的地方都有各具特色的中国方言。有时候一群原本素昧相识的中国留学生,仅仅为了凑一桌火锅就能聚在一起,一边涮着火锅,一边模仿台湾腔嗲,四川人平翘舌不分,湖北人边音鼻音不分。在一片嬉笑怒骂中,每一个游子的思乡之情都被火热的同胞之情消融的悄无声息。

出国之前,以为想家,就是生病受伤的时候,有家人陪着去医院,被人欺负的时候,有朋友挺身而出撑起一片蓝天。出国以后才发现,陪伴、照顾、保护的角色,可以由陌生人来扮演。之前堪培拉地区发生了几起恶性事件,华人留学生在公共场所被本地青少年无故群殴,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和报导。事件曝光后,堪培拉的华人迅速自主组建了一个“堪培拉华人互助群”,任何人面临威胁的时候,只需在群里告知同胞们,便会立即有一群素昧平生的同胞开车过去支援,接你回家。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也立即出面与当地政府沟通,慰问受伤的中国留学生,为堪培拉的中国留学生和其他所有华人同胞保驾护航。

不想家,是因为不管吃了多久的牛奶面包,也依然更喜欢豆浆油条;不想家,是因为不管说了多久的abcd,也依然更喜欢听之乎者也。

不想家,是因为舍不得想家。世界太大了,世界太美了,我跋山涉水的流浪,只为把这世间的万象尽收眼底,待他日回家,希望以衣锦还故乡方能不负我背井离乡逐梦一场。不远万里,只身一人来到这异国他乡,觉得孤独的时候环顾一下四周,遍布全球的中餐馆,全世界都在说的中国话,无处不在的“made in China",客旅异国的游子,身虽在外,心却从未远,海角天涯,有中国人在的地方就是家,有中国话在的地方就是家,有中国元素在的地方就是家。出国一年了,却从未想家,是因为时时刻刻觉得,中国元素无处不在,家就在身边。

在国内,家是家,国是国;但是在国外,家就是国,国就是家。在家的时候,与人初识,自我介绍说的是我住哪条街那一户,这个时候,家的概念精确到了门牌号,想家就是想家里那双温暖的拖鞋;离了家的时候,就介绍自己是哪个省哪个市的,这个时候,家的概念成了一个省市的名字,想家就是想苏州的园林重庆的火锅;出了国,就要告诉别人“I am from China",这个时候,家的概念就是国的名字,想家就是想国。

无论离国土多远,国都在身边,既然一直在身边,又何谈想念呢?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