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寒冷中的温馨

寒冷中的温馨

来源: 作者:迪文 时间:2018-09-12 12:44:42 点击:

最近几次上山滑雪都遇上糟糕的天气,雪大、雾重,尤其是风速均在30KM/H以上,甚至还有超过38KM/H的。不久前还有雪暴的预警,想想还真有点可怕。

澳洲雪山上即便是漫天大雪,也没有那种俗称的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轻轻柔柔,落下寒山的浪漫。有风的山上雪子打在脸上有点刺痛的感觉,真是不太好受。这大概是澳洲人喜欢去日本滑雪的原因了!

今天的风速是34KM/H,能见距离在五十米左右,对于爱好滑雪的人来讲即是考验又有点刺激。

在这样的天气里,除了有点刺激与“过瘾”之外,基本上都是冷峻的感觉。然而,今天的极端天气却送来了既惊诧又温暖的一幕,寒冷的雪山上居然还有难得的温馨:一群小伙子,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是高手,在普通的绿道上这群人围着一个没有下肢的人,那位通常被认为是残疾人的青年,坐在极为特殊的“雪橇”上,与普通人一样在滑雪。

我不知道这特殊的雪橇的构造,但它的原理基本上就是座位下有一副雪橇,在身体与雪橇之间是弹簧,滑雪过程是利用身体的摆动控制速度与转向。我始终大惑不解,他怎么停止又如何做到急速之中的突然“刹车”?如果翻倒他又如何的重新坐起?他的两根撑杆也极为特殊,好象还有一些结构上的设计……

就是这样一群人,在那条普通的绿道上陪着他们的伙伴来来回回,而那一位显然不是“初学者”,看他的滑行,看他的自如还真让人自愧一番。

一杯咖啡之后,感觉心神气爽,更提振了跃跃欲试的冲动。换了一条雪道,有点陡,往下还有些许的坑洼。居然,居然又看到了这群人。他变得艰难起来,其轨迹明显的没有之前那么流畅,尤其在坑洼的地方常常会动弹不得。而他的同伴总是伴其左右,帮他推出坑洼继续向前,每当他侧翻倒下时,要重新坐上自己的位置是极为不易的,他的伙伴们一次又一次的就象一个团队在完成一项工程……

看了许久,这一幕是二十多年前开始滑雪至今最为惊诧的一幕,也是任何一个雪场的经历中从未有过的让我驻足凝视的一幕,更是深为感动的一幕!

众所周知,澳洲人喜欢运动。打开电视,五花八门的运动项目和比赛比比皆是。日常生活中无论你留意与否,到处都可以看到运动的人:无论是Dandenong山上的千步台阶还是市中心著名的室内攀岩;无论是皇家植物园外圈的步道还是各游泳馆的泳道,都可以看到那些勤于锻炼的人。周末海边的Beach Road上成群结队的自行车爱好者浩浩荡荡巍为成观;大洋路一端的贝尔斯冲浪区总有身手不凡的冲浪者;菲利普海湾的沿岸常常可以看到那些集空中与水上一体的滑行者;Brighton海边餐厅The Bath前面有一个专供游泳的区域,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游泳的人。在朋友的咖啡馆里,还经常看

到那位世界纪录保持者John,他从伦敦跑步到多弗尔港(大概是120公里),再游过英吉利海峡到对岸的加来(大概是33公里),最后再骑车到巴黎的凯旋门(235公里)......

有一种说法:奥运会奖牌的成本,加拿大最低,接下来就是澳洲,而中国则时世界上奖牌成本最高的国家。理所当然!一个酷爱运动的民族,其整体的运动水平与素质一定会处在比较高的水平。在最近五年的奥运会上,澳洲的奖牌总数均在世界前十名,2000年与2004年还获得过前四名的骄人成绩。如果以人口来计算则更了不起,排在澳洲之前的国家,人口是澳洲的几倍甚至十倍、五十倍之多。

这些都是看得见的数字,可以是一种感性的“骄傲”。而澳洲人的本质却往往是那些无声无息平凡普通之中的深深感染。有人说澳洲的环境、空气、水质如何如何是好,但我想说的是:澳洲最好的应该是人文!

雪山看到的这一幕真让我浮想联翩,一个没有双腿的人居然还在滑雪,居然还要挑战不同的雪道,居然还在这种近乎极端的天气状况下!

同样的,一群伙伴们居然能够长时间的陪伴左右,居然能够放弃自己“过把瘾”的机会,在坡道上、在森林里、在山脊上的飞跃驰骋。雪山上的一天成本不菲,如果吃住在山上的费用更是相当的可观。这群人,他们始终在一起,始终是一个团队。他们无疑是最为快乐的一群,在这位特别需要照顾的朋友旁呵护、守卫、照应。他们有说有笑,还时常在一边嬉戏、追逐。这一幕真让人感慨,也希望所有的人都能体会和感受到这样的人文环境。

在澳生活三十年,很少听到有人谈论什么远大的志向,什么雄心壮志。但是,每个人又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路径,每个人又都在自己既平凡又普通的位置上以平凡与普通的举动去创造奇迹,勾画那些感人的场面,辅成那种可以深深打动你的点点滴滴。无声的触动才是深深的感染,无哗的感受才是更大的震撼。

下山时,一个越南人新款的Prado无法启动而堵住了出口,澳洲人表现出异常的冷静与专业,一再的尝试,一再的努力。在天色渐暗又大雪纷飞的山上,还真是不一般的冷。所有的人都是这般的耐心,没有人抱怨,没有人不满与牢骚。无计可施之下,只能联络RACV,越南人竟然没有购买“路边紧急救助”的保险,只听到中年人在电话与越南人中间反复的讲解……

车,被大家推到了一边,希望这一车的越南人很快会得到救助。归程的路上一直在想:如果需要我这样,自己有多少耐

心?自己周围的人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尽管我知道遇时会如何!

想起了早上进入雪山大门时,几个身穿橙色安全服的年轻人,就在入口处向进入雪山的人询募,他们是为维多利亚紧急救助中心募集。早上的气温是零下几度,没有停歇的雪似乎在考验他们,看到他们的肩上、帽上已有的积雪,便可知道这些志愿者一早就在这里了。放下车窗的瞬间,在随声谢语的同时,却发现了这雪山上最温暖的笑容。

通常,只要你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澳洲人特别的心平气和,特别的耐心,尤其在施助于人的时候。记得一个朋友说过的故事:他在IKEA买了几大捆地毯,因为没有经验,在取货时一脸无奈。一位澳洲大哥见其有难,便热情的将大堆的地毯装上自己的货车,帮他送回家,还一起扛进车库。最后只留下一句话:你以后也会帮助别人的!

一路驱车回赶,满脑子都是一天所见的这些画面。真是一路温馨,一路好心情!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