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口述历史】巴拉瑞特的华人故事(四)

【口述历史】巴拉瑞特的华人故事(四)

来源: 作者:张冲天 时间:2018-09-07 16:19:28 点击:

(接上期)

4

金矿地区的华人社团纪侓严明,执行自己的家法家规。当年一家杂货店东主没有听从华人协会的调解,起诉了二名在店里面偷东西的四邑会员后,四邑会禁止其会员去那家店购买东西,谁犯规要罚10英镑加50鞭以惩罚不遵守帮规。结果这家杂货店没有了生意,最后只能关门。四邑华人协会对其会员有极大的权力并保护他们的会员,当然也会使用不同于欧洲人标准的规则来惩罚那些不听话犯规的会员,四邑会并不是不分好坏保护自己的会员,只是他们有其惩罚处理的方式。

1868年巴拉瑞特四邑会规(家法)如下(摘录部分):

这个协会的成员都属于四邑地方人士。

1. 所有四邑人,不论是新老,每人每年缴纳一英镑半会费。

3. 所有来自祖国到这里来找金子的人都要互爱互助。

5. 如有人犯偷窃,他必须赔偿所偷价值二倍的钱,加三十记藤条,然后送到英国法庭审判。

10. 欧洲人很注意保持清洁,会员不允许堆积垃圾,如有犯者二十记藤条。

12. 欧洲人也很在意服装,帽子与鞋子,任何人如果光头光脚不仅要被欧洲人嘲笑……罚款二英镑,四邑会长有权给犯规者二十藤仗。

27. 欧洲人不喜欢华人的服装,会员不能穿灯笼裤,犯规者藤仗十二次,罚款二英镑。

28. 规则到此,希望我们四邑会人们找到更多的金子。

早年华人好赌众所周知,其实英国人也喜欢赌博,如赛马跑狗六合彩只是他们认为赛马跑狗是娱乐而已,在巴拉瑞特的华人喜欢玩多米诺骨牌(麻将)和牌九,华人翻译 Lee Young 在法庭上曾经说过有些华人玩麻将是为了赌鸦片,有人赢了麻将而吸鸦片上瘾,华人赌博就是用麻将,撒子,牌九,扑克牌等,这种赌博方式对每个人都很公平,而不是像赛马跑狗,如果你没有内部消息,你的赢率就是瞎蒙了。

作家 Welsh 说过“巴拉瑞特的华人得不到当地新闻媒体的偏爱,但这些华人的耐心,细心与精致改变了人们对他们的偏见”,“特别是华人的尊重礼让令人瞩目”。

作家 Welsh 还说过“我敬佩这些华人的忠诚老实,我喜欢他们的友好相处,我特别喜欢他们对国内家庭和同胞的责任心”,Welsh 也特别提到华人神父 James Chue 帮助华人信奉基督教的事迹。

以下是当年主流媒体对华人社团的评价,基本都是英文原文原句,都是俺个人的翻译,如有不当请原谅。

The Age 报1855年11月文章:

华人营地非常干净有程序,但在华人之间有许多小冲突。

The Bendigo Advertiser 1858年7月文章:

在巴拉瑞特华人营地有二派人,一派是四邑人,另一派是澳门(客家)人,他们之间经常发生斗殴,也经常将对方告上法庭。

The Tasmanian Herald 1966年3月文章:

法庭在听证时得知有一对夫妇将一个女孩带到华人营地卖淫。但因为女孩本人同意,法庭没有定罪,女孩只有12岁,法庭也注意到了华人曾经抱怨说没法限制年轻女孩子进入华人营地,女孩们经常没被邀请就进到别人家里,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共有七个孩子年纪从8岁到15岁,非常放荡不羁。

The Australasian 1867年9月文章:

检查官 Ryall 先生和警官 Larner 先生在红山营地 Red Hill发现有八个华人得了麻风病,他们几乎没有衣服被子,只有吃生大米,他们的帐篷已摇摇欲坠快被吹倒,他们的手指脚指都已烂掉。他们二人募集了七英镑钱为这些人买了一些衣服毯子和食品,并将情况报告到当地政府寻求帮助。

Tbe Australasian 1868年12月文章:

警察搜查营地居留了与淫乱有关的人,大批华人迁移到 Smythesdale 地区(位于巴拉瑞特西面八十来公里的金矿区)。

The Ballarat Star 1870年6月文章:

Golden Point 的华人营地显然是巴拉瑞特市地图上的一个黑点。作者还说到华人营地肮脏,臭气难闻,赌博打架,卖淫,到处都是烟枪。但作者又自打嘴巴写到“但对访问者来说并不影响到眼睛与鼻子”。作者也知道赌博是合法的,赌场都很合适地安排在房间里面,打架也都是由于欧洲人的粗鲁引起的。卖淫醉酒的女人也都是欧洲人。作者很藐视地说到华人的帐篷非常小但也看到了华人社团的家庭生活气氛,说到看见一个祖父在教孙子学说话。看来这个作者不愿意接受不同的文化,食品,华人等。同时他也不愿意承认在华人营地的问题恰恰是他的同胞欧洲人。

The Weekly Times 1871年1月文章:

这篇文章直接与其以前的文章有冲突,文章写到

“华人当然是很奇怪的民族,是非常好,明智的人”。作者也同意地说“有些华人很奇怪,丑恶,偷蔬菜”。作者争议到在其它种族中也有这种人,但华人“比其他人更能干,能吃苦,勤俭,忠实,聪明”。

The Ballarat Courier 1879年1月:

当然了又是一篇裹脚布,描述华人偷懒,乞讨,干活迫不得已,一旦有钱了马上赌博或喝酒,作者还描述说华人只与华人贸易交易,一旦有钱就马上回国,一点都不对社会作贡献……等等,但马上作者就提到当地牧场主非常喜欢华人因为他们都是非常好的工人,他们也是非常好的木匠,皮革匠。作者还说到,华人尊重老人,听从老人们的话。华人的孩子们也很听话,华人也尊重营地里的欧洲妇女们。作者还很欣赏华人对访问他们营地的欧洲人客气,作者也提到有些年轻人欧洲人不尊重华人,拉扯他们的辫子,推翻他们的家具。作者还注意到了尽管华人“不爱清洁的习惯”但最近发生的荨麻疹,白喉等流行病并没有传染和影响到唐人街。

The Age 1880年1月报道:

唐人街为爱尔兰饥荒募捐的金额远远超过二十英镑。

The Ballarat Star 1885年5月给了一个长篇但比较公平的报道。承认华人的生活环境不能被欧洲人接受,食品的味道,烟叶味等不能完全得到欧洲人鼻子的满意。作者指从,华人有他们自己的社区,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管理有序。作者还说到,有许多华人们参加神父 James Chue 星期天教堂日祷告,许多华人很有礼貌,倒是那些受过教育的欧洲人在华人营地放荡不羁。(四)

(下期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