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我教老外洗鞋子

我教老外洗鞋子

来源: 作者:李双 时间:2018-09-07 16:12:39 点击:

澳洲本地人,遇到陌生人,也爱打招呼,问候,并简单聊几句。左右邻居,同样待我。可是,两三个月后,不单邻居,整个小区的老外,都知道我是老外,相遇时,招呼照打,但不再过多搭理。搭理我,就相当于搭理哑巴或胡言乱语者;而且,似乎,我眼里的他们,也是胡言乱语者。我也想得通,不搭理就不搭理。

这只能怪我不懂英语,也可以怪他们不通汉语。

不搭理我没关系。小区里有中老年华人,可以找他们耍;他们不懂英语,也没有人搭理,爱找我耍。

我还有个爱好:琢磨不赚钱的事——这经常被孩子嗤之以鼻。比如,澳洲人一年四季怎么穿衣裳?我公开观察。男的,春夏秋,大背心,短裤,人字拖鞋;如果穿其它鞋子,像运动鞋之类,也爱光脚穿。很多人,大腿,小腿,膀子,铺满大片大片的文身。有戴耳环的。冬天呢,稍有不同,还是短裤加人字拖鞋。但上身变了,大背心外,加了羽绒服或太空服。女的,春夏秋,吊带,倒长不短那种裤子,人字拖鞋,或别的什么运动鞋,照男人范例,不习惯穿袜子。据说也文身,不过图案稀疏些,规模袖珍些,地理位置偏僻些。不光戴耳环,鼻翼上最爱剟个洞,铆根鼻钉补漏。冬天加件春秋衫,不怎么穿人字拖鞋了,换成了踝靴或筒靴。还有,一天里,早晚冬季,其余时间,春夏秋。

另外,每天,家家户户门前,都乱甩着一摊鞋子,鞋摊形状不规则,且变幻莫测。但有一双脏兮兮的,鼻子眼睛都找不到的,成年男人的大鞋子,起码46码,位置是固定的。今天是这双,明天是那双,那里总有一双。我悄悄去试过重量,3公斤左右。这是男人的工作鞋,质量相当好,趾头部位,镶嵌了钢片,落把刀上去,也没事。有点类似中国大陆的劳保皮鞋,但不在一个档次。去试重量时,虽然襟怀坦白,仍然有几分偷偷摸摸,家乡话叫作“贼呵呵”,深害怕被误当小偷,挨顿冤打。纯种本土青壮年男人的胳膊,有我的大腿粗,万一被对方“手臂围圈颈项部,膝盖压制颈面部,摁压四肢,掌掴面部,脚踩颈面部,强行拖拽上车,致使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那就悔之莫及。所以说,发生误会,立刻向境外敌对势力投降是唯一出路。

每天起个大早,空了我就做事。起码可以日理万机地做家务。反正不是为了扶老太太过马路。实在没事,我就找事做,让没事,变成有事。住房且不说;一个花园,一片菜地,四百多平米,在澳洲,不算宽,但够我忙的。抽空还要严肃地批评某一兜白菜或者某一朵玫瑰:你看它们都肯长,肥咚咚的,你为什么这么瘦小?并做政治思想工作:要发挥主观能动性,见贤思齐,调动积极性,使劲长!

零碎时间,我就洗鞋子,洗一家人的鞋子。

车库门外,一大片水泥地,坡形。在这里洗洗涮涮,最得心应手,有瘾!过瘾!一把刷子,一块肥皂,一根水管,洗最脏最丑的鞋子,把它们提升得最干净最美丽。

有人专门前来打招呼。居然驻足观看。没法对话。

晚间问孩子,前院能不能洗鞋子?脏水对邻居有影响没有?孩子到澳洲12年了,熟悉其风俗习惯及法规。答:“自己的地,洗什么都可以。脏水流到自家花园里,不影响谁。可能是看耍吧!”

下次洗鞋子,紧邻的老太太,观摩一阵后,开口了,比划了……不知所云所划。反正我只会说中文,随口糊弄了一下这位不明真相的群众。见她不罢休,我赶紧给孩子拨“一键通”,手机递给老太太……之后孩子告诉我:“博思太太要学洗鞋子。你教她!”

认真学习领会了孩子的重要指示,并迅速贯彻落实。

师徒语言不通,只能手把手地教。淋湿,刷底子,抹肥皂,刷外面,刷里面。一律扑下身子,真抓实干,达到了耳鬓厮磨的高度。没什么技术含量。

晚上我琢磨,难道澳洲人不洗鞋子?尤其各家门外的那双巨型工作鞋,终身不随主人进屋,很可疑!判断是,从上脚那天起,直到穿烂丢弃,就是没有洗过。

于是观察,走访,辅以打听,甚至向警察学习,调查,摸排,蹲守,终于弄清了真相。

原来,澳洲本地人,当然也要洗鞋的,根据鞋子的不同,方法计有:提高往地上摔,然后用湿布抹!用高压水枪冲!用滚筒洗衣机搅!工作鞋,确实是不洗的,只使劲洗脚。再,滚筒洗衣机不光洗鞋子,也洗钱。原来澳洲的纸币不是纸做的,是塑料做的,放进洗衣机里,洗完也不变样。所以他们洗衣服是不掏口袋的。

澳洲的街道,大致有这样几种:Road(Rd): 各种情况都有;Street(St): 有人行道,不一定有车道;Drive(Dr): 有车道,不一定有人行道;Avenue(Ave):比较宽的路;Boulevard(Blvd): 林荫大道或风景比较好的路;Lane(Ln): 乡间小路或不太宽的路;Parkway(Pkwy):大路,市区内的小高速,通常没有人行道;Court(ct):只有半截的小街。我们这条街,长320米(我量过),是小区里的ct街,共15户人家,约50人。兜底横着3家。路是葫芦底,便于汽车调头。全是本地老居民。怪不得“笨”得那么搞笑!

不久,ct街的人,都用我的方法,手工洗鞋子了,还是在车库外。连那种厚重的工作鞋,也洗。他们是博思太太的徒弟,我的徒孙。我过路时,徒子徒孙们,全都笑嘻嘻地看我,并说:你好!谢谢!估计他们这辈子,只会这两句汉语!嘿嘿!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