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诗歌与“骚受”

诗歌与“骚受”

来源: 作者:山林 时间:2018-08-23 17:38:23 点击:

一、 诗歌

这路途的桃花开了

这路途的桃花开了,

粉红粉白的树冠,

隔道厚墙

依然迎风招摇。

不能责怪它因为轻佻,

妖冶的粉彩总把人往遐思里带。

我已释放不出荷尔蒙的喘息。

知乎?

花枝下,隐蔽的骚动,

被质问过的脏臭,

臭美,臭德行,臭丫头。

所有的绢秀盎然,

因急于交配而臭、而羞。

请离桃花远一点!

就让武陵渔人的遭遇百世流芳。

不论赌咒和征战,

桃花源的桃红兀自争妍!

将现实化为梦幻,

让鲜花结成仙桃,

携凡人攀比高尚。

可为留下香甜的传说?

却收获不相干的礼赞!

桃花开了,

是的,路途的桃花开了。

你看这路途的桃花开了!

叹多少沧桑余生的过客

又寻觅而来……

2018-8-10 (诗)

二、“骚受”

为《这路途的桃花开了》(悉尼雨轩诗社2018年8月桃花源同题诗歌征稿)诗中用词,我搜到了“骚受”,中国知名网页知乎有专门版块详细描写并解释了这个词:同性恋性交行为的一种方式或体验,与“强攻”相对。我差点就用了此词!

叙写者都有不错的文笔,细腻表达我们通常闻所未闻的感同身受——由与异性相交的类似过程产生。相信任何人读来都会令自身起生理反应,强弱不等,而心情绝不会平静。与读过的公开发表的男女色情描写不同,我不仅不能雅忘,那种性交后赋予人身心的消极,作为异性恋女性的我,简直无法抹去心生的厌恶,自然界里较男性弱势一些的女性,下意识力求自立,尤其在需要独立支撑一个家庭时,尤为强烈。但“骚受”者却寻求这种弱感,以弱为荣,为满足。以至于严重影响到我正阅读的悉尼女作家榛子关于男女婚外情的一本现实主义色彩浓厚的言情小说的情绪,故事中,试图将两性关系归为单纯性爱的男款几乎都沦为可笑又可怜的男渣,却依然不失为有所作为的成年男子,为妻子和家庭仰仗的顶梁柱,也为小女生渴求的生活楷模。

我当然赞同每个人具有的文字表达的自由,且谢谢这样的文字。以前,我们对这个人群太缺乏深入肌肤的了解,不知道怎样对待他她的存在。“骚受”文至少使我认识到在男女并不轻松也不简单的情爱中,在担负养育生命也可以说令爱情以另一种形式延续的重任中,致命的情敌或许不是淫荡无耻的充满活力的美丽同性,而是你深爱或迷恋的异性身边的那个异性。那么挺拔英俊健美的男子,是多情美眉渴望的情人,是奋不顾身相追相随的大丈夫;那么娇柔玉立完好的女子,是火热小哥生命的意义,是穷其一生也要呵护珍惜的尊夫人。可是,对不起,他或她不属于痴情得就想和对方组建家庭生育孩子的你或妳;他或她,心儿、身儿早有归属,属同志!

我细思极恐。他他和她她,借助人类科技手段,在人生某阶段,也力争巩固双方的相依为命。比如哺育半血统(和外来精子或卵子结合)的骨肉,孩子受的良好教育恐怕胜过大多数异性组建的家庭所能提供的。社会总在开放,在不需要直接依赖山川河流日月星辰等等自然流程选择生命的所谓文明时代,自然人和人造人,将怎样相处,绝对是个挑战观念和情感的棘手问题,想多了太伤神!

但我还是要想。或许唯一能做的,还是好好珍爱身边的异性伴侣,哪怕这人可能糟粕不堪,他或她在人生某阶段毅然选择和妳或你共同生活,携手变老,漫步人生,那就是作为人类的最高荣幸。更是自然界有机生命体绵延不绝的保证。

因为计划生育,因为人为干预男女性的生育比率,某国多出了三千万名男性,而呈现的事实,如“骚受”写家几乎为男性,再如悉尼一年一度的同性恋游行参加者男多过女,可见热衷同性性行为的,男性多过女性。“骚受”文似乎也提醒世人,大自然正以不可思议的方式不动声色地消耗多余、观察并淘汰着过分的变异,保持生态平衡。时间属于自然,绝不偏袒过于追求的短暂生命个体。

但愿不同性取向的人们安度人生。

2018-8-17 (文)于悉尼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