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赌球——德国赢?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赌球——德国赢?

赌球——德国赢?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18-08-09 16:44:58 点击:

前些日子,中学同学邀我回去参加他们的同学聚会,我之前订了机票,飞机将会于明天,在中国时间傍晚五点左右抵达上海。到时候我先回父母亲家,洗个澡,整理一下,就直接去赴中学同学聚会。聚会时间定在八点钟。聚会的餐馆就在我父母亲家附近,我走过去也就十分钟的路程,时间是足够充裕的。

这些日子是在俄国举办世界杯足球赛的日子,而明天是德国队和韩国队争夺小组出线权。这两个队比拼,就是对足球不太懂的人也会说,这场比赛,德国队肯定赢。是的,你不用很深入的,只要浅浅地想想,德国队是世界上公认的足球强队,是前一届的世界冠军。而韩国,是亚洲的球队。在足球比赛上,四大洲,亚洲的球队是属于弱的。这两支球队相遇,胜负好像是明摆着的,自不待言了。

今天我没有去干活,在家收拾整理回去中国需要带去的那些东西。吃了午饭后,我去到市中心的唐人街,去到那家叫“华人之家”的免税店,找店老板,也是老熟人——老邓,买了两打绵羊油:母亲说她需要用来送人。

出了免税店,走在路上,看到对面马路上的那个经营各种彩票,如赌马赛、赌狗赛,赌各种球赛的专门店——“TAB”,特别热闹:人进人出的,显得有点熙熙攘攘。

怎么回事?我走了过去,进到里面一看,哦!许多人都在买明天晚上德国比拼韩国的足球赛的赌票。当然,看到几乎所有的人都买德国胜。人们的脸上都是喜滋滋的:都好像是拣到了皮夹子拣到了钱一样。

对呀!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天上掉下大馅饼来了?看着眼前的情景,我突然间开窍:是啊!德国队是肯定稳赢韩国队的,这么好的捞钱机会,我怎么会没有想到的呢?快!下大赌注,放大钱下去,狠狠地捞它一把。此时不“捞”,更待何时?我知道在我们家的房贷里,能取出十万元的流动资金。我决定“倾巢而出”,将这十万元全部取出,全部押下去。人是要有点精神的,关键时刻,尤其是在有把握的机会面前,决不能缩头缩脑,犹豫不决,应该要有决断。

但我拿起手机一看,今天的时间好像不够了,银行很快就要关门。但是没关系,明天我虽然坐上去中国的飞机了,但妻子丽华她这次不和我一起回去,她明天白天可以去办妥这件事呀。

回到家后,妻子丽华出去了,还没有回家。我什么事都不想做,就是焦急地等着她回来。半个小时后,丽华回来了;但在我感觉中,这半个小时是这样的漫长。一见了丽华,我就向她说起了这件事。丽华听后,犹豫着,很没有自信地对我说,“老公,这十万元钱,对我们来说,不是个小数。你有把握吗?你要知道,这是在赌博呀!”

“丽华,你真是的。你怎么连我都信不了了。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会去做吗?你去想想,你老公在大事情上,哪一次出过错?你就相信你老公的智商和眼力吧,这次我们一定发财。”

第二天一早,丽华开车送我去机场。临上飞机之前,我对她说,回去后,立刻去银行,将那十万块钱取出,去买球票。由于丽华对足球一点不感兴趣,一点不懂,是个“足球盲”,本着重要的话,重复三遍的原则,我就再三叮嘱她:买德国!买德国!买德国!

很幸运,这次的飞机没有误点,在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就准时抵达了上海浦东机场。我坐了出租车,匆匆赶到家后,见了父母,放下行李,冲个澡,换了身衣服后,就赶去同学聚会。

这次的中学同学聚会,比之于以往的历次聚会,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差不多全班同学都到了。班主任朱老师也来了。男男女女聚了满满四桌。

大家高高兴兴欢欢喜喜地笑着、吃着、说着。话题大都是在回忆过去学生时代的往事,但不知不觉地也把话题转到了现在正在进行中的世界杯足球赛。提起足球,男同学们都是兴致勃勃,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的。当然,大家也讲到了今晚将要进行的德国和韩国的比赛。大家几乎是众口一致地断言:德国队稳赢。而且许多人都买了德国嬴的彩票;但都是“玩玩”的,最大的赌注听下来,也就是一千元人民币,大都只是几百元。但听说,在上海的有些有钱人,下了大注,都是好几百万:他们要抓住这时不可失的“商机”,狠狠地捞它一把。

“国平,你买了没有?买了多少?”坐在边上的同学好友建国问我。

“不多。不多。和诸位差不多,也就是三四百人民币。玩玩。”我不想暴露自己,就装“小脚”,低调地掩饰地说着。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丽华从澳洲打来的。但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手机里传出的是丽华带着哭声的言语“老公,我买错了。我买错了。我买了韩国的了。我这是因为拿了这么多的钱,我实在是太紧张了。去“TAB”的路上,我口里一直在念叨着“买德国,买德国”,但是进了“TAB”,嘴里念叨的竟会成了“买韩国,买韩国”了。买了票,出了“TAB”,我还没有意识。回到家,公司同事黄英给我来电话。在电话里,我向她提起了这件事。黄英听我说后,说是我买错了,但她不能肯定,于是就直接问他的先生。结果发现我真的是买错了。老公,这可怎么好呀?”

丽华在手机内那带着哭声的话,在这讲话声,笑声混杂的场合,听上去,声音很轻,但在我感觉上却是五雷轰顶: 我的头脑“轰”的一下子,就像是要裂开了一样。我浑身瘫软地靠在椅子上,冷汗从我的脑门渗了出来。这时候的我真的是欲哭无泪。

“国平,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是建国的声音把我从痛苦打击的沉溺中,拉回到了现实。我抬起头一看,满桌的人都在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我。

“没什么!没什么!也许是因为早上起得太早,赶飞机的缘故吧?”我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用桌面上的一张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

“但我也确实是觉得有点累。这样吧,今天我就先走一步,回家去早点休息。为此只能对朱老师和诸位同学说声对不起了。失陪了。”我说完这话后,就离席,向着门外走去。我知道,我已无法再在这场合继续坚持下去了。我得赶快走,免得失态。

“国平,让我来送送你吧!”建国说着,就尾随着我,走出了餐馆。

在去往我家的路上,建国问我了“国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你能给我讲讲吗?你一开始进餐馆时,还是好好的,但以后你接了手机的电话后,就完全变了。人的精神好像一下子就垮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呀?”

建国是从我童年开始直到现在,最要好的朋友,我不想对他有所隐瞒,于是我就将这件事情对他讲了。

建国听了我的述说后,没有即刻反应。

以后我们走到了我父母亲居住的小区的门口,建国说他不上去了。接着他就对我讲,“国平,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伤心痛苦都于事无补,只能是想开点了。保重身体最主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有个好身体,再奋斗几年,把这损失的钱再挣回来。”

然后他又说了,“国平,再说了,现在球赛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也不一定德国就肯定赢,说不定还真是韩国嬴。”

听着建国的话,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上了楼,进了家门,母亲见我这么快就回来了,感觉很惊奇,“怎么?同学会这么快就结束了?”

“不是的,同学会还没有结束,是因为我感觉不舒服,先离开了。我大概是因为早上起得太早了,累的。”我说着。

“国平,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会不会生病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母亲看着我的脸,焦灼地问着。

“没有。没有。我这是累的。我现在就上床去睡了。睡一觉,明天就好了。”说着,我就走进了我的睡房。父母亲都这么大年纪了,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向他们提这件事。我不会让他们来分担我们的痛苦。

躺在床上,我久久难以入眠。十万澳币呀,这不是个小数目。我因心疼而痛苦悲伤。

第二天一早,手机的鸣叫声把我吵醒:是建国。只听建国在手机里大声嚷嚷地对我说,“国平,你看新闻了没有?德国输了,韩国嬴了。这下你该高兴了。”

什么?德国输了,韩国嬴了?我急忙打开手机。真的,这是真的呀!德国输了,韩国赢了。眼泪从我的眼中流出,淌在了我的脸上。我这是“喜极而泣”呀!

这时候我在手机的视频上,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爬出了高楼的窗口,然后松手,跳下了楼。视频下面的文字说明,这个男子用了三百万,买德国嬴。结果全部输完。在另外一个视频,我看到两个中年女子和这一个中年男子,围着一具尸体嚎啕大哭。这死去的人也是跳楼身亡的。他也是买了德国嬴,他押下了四百万的赌注。

世事难料,更何况这足球是圆的,谁能预料,下一刻,它会转向哪边呀?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