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你是一个明白人吗?(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你是一个明白人吗?(二)

你是一个明白人吗?(二)

来源: 作者:吕嘉健 时间:2018-08-02 17:05:55 点击:

二、做一个明白人不容易

中国传统社会以“难得糊涂”奉为格言,说明这是一个酱缸文化,宁愿事情都在潜规则和装糊涂的状态下雾里看花。崇拜这样的文化心性,耐人寻思。是否我们都不愿意做一个明白人呢?有些人是装糊涂罢了,以为明白人会吃亏;有些人是理性确实薄弱,不愿动脑筋,浑浑噩噩的人比较多。可惜,真糊涂和装糊涂的人越多,这个社会会越浑浊。有城府的奸人,他们既是超级明白人,也是善于利用装糊涂让人变傻了的手段大师。这种玩心计的难得糊涂的社会,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明白事理的社会才是一个有福的社会。普通人明白事理和讲道理,才是开心做人的正道。如果你人云亦云地难得糊涂,时间长了,你就真的变成一个真糊涂的心智障碍者了。

事实上,常人糊涂的时候多于明白的时候。一个医生一天诊断病人的有效数量是有限度的,他心清智明的时间并不多,根据个人心性和能力条件的各异而不同,有医生朋友对我说,他一天能够神清气朗准确深入判断的状态,大约在看10个病人左右的长度,其余的都是在心态隔膜套板反应的状态下根据知识训练的习惯操作而已。就是说,这些时候他的工作没有灵感和悟性,没有直觉敏锐力,所以也没有洞察病情与敏捷选择对应方案的解决能力。可惜我们的医生,现在每天麻木工作要诊病多达7、80人,数量很多,有效率很低。越是名医,众人趋之若骛地挤到那里享受专家待遇,得到的其实是混头昏脑的判断而已。

荣格说过:“意识是一种很特别的东西。它是一种断断续续的现象。我们人类生活的五分之一、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都是在无意识状态中度过的。我们的早期童年是无意识的。每天晚上我们沉入无意识之中,只是在醒后到入睡的这段时间我们才多少具有清楚的意识。从某种意义上说,究竟这种意识清晰到什么程度,甚至也是成问题的。例如,我们假定一个十岁的男孩或女孩具有意识,但人们很容易证明,那只是一种很特殊的意识,因为它可能只是一种缺乏任何自我意识的意识。我熟悉很多孩子的情形,十一、二岁的孩子,还有十四岁甚至更大一点的孩子,他们突然意识到‘我的存在’。在其生活中,他们第一次知道了是他们自己在体验,知道他们正在回顾过去,其中他们能记得所发生的事件但不记得事件中的自己。”(荣格:《分析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P4,成穷、王作虹译,三联书店,1991-10)

“只是一种缺乏任何自我意识的意识”这句话是非明白状态的写照。我甚至发现,不少传统心性的中年人经常就处于一种懵懂状态,他习惯了不需要清醒的意识,好像昏昏钝钝迷迷糊糊的状况倒是挺幸福舒服的感觉。他真的不需要动脑筋,不需要高度的警惕性和紧张反应,不需要清晰的思路和像计算机联想一样的信息链接之智力,具有清醒的意识反而使他感到空虚无聊。长期浑浑噩噩状态,使他习惯了以半睡眠感觉行尸走肉地活动着。这叫“慵懒状态的非明白人”。我敢断定,很多年轻人并没有认真开发自己的心性动力,可能一直都未曾开窍。很多中年人40岁左右就开始不断重复自己,过度沉迷于混日子的方式,如果有疾病,或者喜欢喝酒,也会早早就沉入无意识晃荡的老化状况。

非明白人严重的问题是在公共社会里固执地犯浑,他把自己的糊涂心性放大了,在不合适的地方做错误的事情。例如大妈们聚集成群众在广场声势浩大地锻炼身体并且百倍夸张地宣示娱乐,她们心里只有自己,不会想到严重干扰了广大范围的公共人群,公共社会里各人的处境、心事和需求十分复杂,她们的过度影响力严重冲击了某些人的神经,使他人不可抑制地走向疯狂,人家可能会用非理性的手段对她们的干扰施以报复。在公共社会没有明白人的心性,后果会很严重。多数社会事件都是这样引发起来的。

又如,你进入到市场、车站或广场,在一个芸芸众生混混然各怀异心徘徊踟蹰的公共场所,你要明白这是一个毫无章法的场合,那么你就要明白事理,此处不宜撒开大步直线行走,速度不宜,你要避让,要对众人有宽容和留心,允许人家乱走,这是一个广场,不是行车道和竞走道。不过有些人偏偏要在这样的广场疾走如飞,撞倒他人,还要怪责别人挡道。这个就不是明白人。—— 用这个比喻来看在公共社会里的人,有些唯理主义者和激情主义者,就像疾走穿越广场的急脚鬼一样,不明白在公共社会的舆论广场,充满了来散步逗留的闲客,有许多人在这里约会,或者在等候莫名的机会,或者在无聊里度日,你撞入此境而引发公共是非,制造公共矛盾,唯恐天下不乱,后果也会很严重。你就不是明白人。

中国文化是一个“劝喻文化”,大家都喜欢“讲大道理”但是在真实的层面上却不讲道理,讲大道理只是为了“发表”,表示“我懂道理”,并且可以占据道德高地,免得被别人将军。还有在中国社会里,权力意识很普及,劝喻也是一种权力的表现方式,让人家服从,可是自己却做不到或者不会去做,劝喻别人就表示自己有优势。这个特点表明:我们在“表态上”似乎是明白人,但是在心性上却是非明白人。这种心性与言语上的二元分裂,导致每一个人在舆论上很计较,一面争相讲大道理压住对方,一面在实质上始终原地踏步。所以吵架非常热闹。

真正的明白人知道,不要随时准备着去让别人成为一个明白人,你不可能帮助一个不明白的人成为一个明白人,他不明白就会一直不明白,你的解释、劝说和责骂本身说明了你自己就不明白。一个非明白人,主要是他的心性习惯决定了的,明白不明白事理80%取决于心性,20%取决于知识和智慧。很多有知识和有智慧的人常常都会成为不明事理的人,甚至很固执,很多知识分子生性天真,永远都会轻信一切人。49年前几乎所有中国的知识分子都相信毛泽东和共产党是民主政治的希望所在,结果马上就被剥光了推进洗澡的大锅里蒸煮。经过这个教训之后,到了57年,再来一次大鸣大放,这些天真的知识分子轻信的毛病又犯了,自投罗网。无论他们之前是研究政治学、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或者经济学的,无论是否留学欧美获得博士学位,总之,他要轻信,就永远都会轻信,这是他的本性决定的。明白不明白,不是道理和认知的问题,而是心性的问题。现在,同类型的知识分子又开始狂躁了。

当一个人活明白了以后,他深知,做一个明白人很不容易,但能够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做一个明白人是非常幸运的。正常的社会是由明白人以明白逻辑主持基本的格局,而明白人的社会,它最大一个特点就是努力建构明规则,严格按照明白的制度来执行,不容许人们任性和按潜规则、模糊性乱来。以《红楼梦》里的人物为例说吧,假如这个世界像薛宝钗、探春和平儿之类的人占多数的话,那么整个社会会是一个常识当道的明白人社会,如果是由黛玉和晴雯占据舆论主体的话,那么那就是一个反复折腾的世界。我不知道人们喜欢黛玉什么,这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她自己怎么也算不上一个明白人,虽然她极端聪明,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是一个无事生非的妖孽。

如果有一个循序渐进和规则大于情绪的社会的话,整体环境和制度规则约束着人们按照明白的逻辑轨道行事,即使他自己不是明白人,但是制度是明白的,那么非明白人在明白的制度下,大致不会出错和乱来,也不会让心性狂躁的非明白人搅动非理性的风暴。但是社会不能够只是强调制度刚性的一面,每个人都有责任使自己成为一个明白人,当这个世界已经反复明白了按照规则行事是法治的基础,多数人还喜欢按照潜规则的老习惯办事,那就是整个民族刻意不想做理性的明白人了。(待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