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爱我社团 造福侨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爱我社团 造福侨民

爱我社团 造福侨民

来源: 作者:郭存孝 时间:2018-08-02 17:03:49 点击:

承蒙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邀请,我去悉尼出席了《澳大利亚华人小区发展报告一一2018》新闻发布会,我很高兴!《澳大利亚华人小区发展报告一一2018》是陈青松主席领导的澳大利亚华人总工会,继2016年推出《澳洲排华政策的历史终结》之后的又一奉献。

回顾华人从1818年漂移澳大利亚以来,今年恰逢200周年(1818一一2018)。2017年9月10日,墨尔本的澳华历史博物馆在32周年馆庆晚宴上,宣布将在2018年举办在澳华人已过百万;“第一个中国人抵达澳大利亚200年”的专题展览,双喜临门,令人振奋!如今,虽然研究澳大利亚华人移民史的著作已不鲜见,但是针对华人社团研究的专著却未见问世,不过冯小洋主编的《澳大利亚华人年鉴2013》却为我们提供了全澳各州华人社团的丰富的公共资源,十分可贵。但是,今年9月将问世的《澳大利亚华人小区发展报告一一2018》力作,不仅是一份既系统翔实而又纵横交谈地探讨华人社团的诞生与发展的精彩史书;填补了历史的空白;既有历史意义;也富有参考价值。

我以为淘金时期尚无正规的社团,所建立的社会组织,其雏型是母邦秘密会社的“义兴” 公司。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初,随着淘金热的兴起,华人纷至杳来,城市里遂逐渐出现了公开活动的各邑会馆和同乡会。这当中要数1841年(清朝道光二十一年)墨尔本唐人街内建立的“冈州会馆”,她是全澳大利亚首创之社团。接着,1854年(清咸丰四年)“四邑会馆”在北墨尔本建成;1966年重建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慷赠20000元,维多利亚州政府乐捐15000元,是开澳大利亚中央及地方政府资助华人社团重建之先河。此后,虽有澳大利亚政府推行的以种族歧视为核心的“白澳至上”政策的干扰,但是各州的华人领袖均在艰难中催促了各类社团渐进之诞生。…… 1972年,新中国与澳大利亚建立了外交关系,澳大利亚政府取消了“白澳至上”政策,积极地释出多元文化的阳光政策,此举深得华人等各民族的欢迎,以致各种类型、为华人谋福祉的社会团体便如雨后春笱般的根植在南方大陆之上,呈现出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本人定居墨尔本以来,为了查访收集华人先贤们苦难的淘金时期的遗存,曾周游过全澳五个州和北领地的首府,其首选目标便是华人的社团,今天回想起来,那是我的海外人生的机遇。当时,因为除了博物馆能让我“淘宝”外,便数“中华会馆”之类的华人社团会给我带来意外的惊喜,因为那里有深藏着的无法展示的华人的文物与文献。例如我在墨尔本“冈州会馆”库房内,在黄兆南会长的指引下,惊喜的发现了1901年清末维新运动领袖梁启超在该馆亲笔题写的对联。通过悉尼的朋友郑嘉乐先生的帮助,我又从新南威尔士州的卓士活市“中华文化中心”获得梁启超的又一幅墨宝,实在是大喜过望。我和我老伴周文杰女士在墨尔本洪门民治党参观采访,承蒙90高龄的元老、维省华族老人福利会会长伍长然先生陪我们一路观尝该社团的历史文物和文献,我们也耐心地听他向我们详细介绍他保护先侨墓园和墓碑的事迹,我们还有幸收到他赠送的中国抗日名将蔡廷锴1935年2月与洪门民治党全体成员合影照。弥足珍贵!再者,笔者多次访问过位于维多利亚州金矿古镇一一班迪戈市的金龙博物馆时,馆长雷扬名与笔者,因为彼此已成好友,他竟亲自动手搬动橱柜,让我拍照并仔细琢磨文物的文字内容,真令我感激之至。到西澳州珀斯的“中华会馆”时,蒙该馆赠我华人墓碑照片和纪念特刊。我们在造访昆士兰州凯恩斯区“华人会”时,何俏瑜会长对我家一群来自遥远的墨尔本专访客人,释放异常的热情,她亲自打开不轻易露面的珍藏华人遗物,让我觉得此行不虚、激动不已!及至北领地达尔文“中华会馆”时,该会负责人也给予我们一行远方来客优待,打开文物库房,任我观摩并拍照,真使我心花怒放。

在北墨尔本的“四邑会馆”,我目睹厅堂里上下左右布满的那53块清朝时期的匾额和13幅对联,令我吃惊,因为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精致的匾额!仔细观看内容,发现它们切实地反映了来自广东四邑的淘金先贤们的生活的真实写照。至于步入四邑会馆旁供奉着8000块木制神位的“义祠”和达尔文“义祠”中的百余位神主牌位,面对着淘金先贤们的这么多排列有序的牌位,不由令我肃然起敬!时至今日,我们更要为200年前的麦世英(约翰•世英)等先贤们长眠异域而在此留下思想骨,表示默哀并寄奉祈祷,祝愿先侨们在天安乐!

多年来,我与墨尔本的若干社团结下友谊。墨尔本《四邑会馆》在2004年纪念该馆成立150周年的纪念特刊中主动采用了拙作。是年,维多利亚省华人社团联合会,在纪念该会创建25周年,编篡《维省华联会志》时,采用了向笔者发出的约稿。2014年,维省华族老人福利会,在其创建30周年特刊中也主动的引用了拙作并加了“编者按”。以上社团在思想上并无狭隘观,他们并不以笔者既非广东人,也非以上社团的成员而有所取舍。笔者对以上三个社团给予我的盛情表示衷心的谢意!我们愿意在可能范围内,将继续为社团与社团精英献笔。

今年6月3日,我有幸应邀出席“澳华口述历史研究会”的成立大会,在会上,听到维多利亚省华人社团联合会苏俊希主席宣布,该会将在今年7月间,举办一次关于华人来澳200周年纪念大会,这是一个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7月22日,这个纪念大会终于在墨尔本市政大厅隆重地召开了,我们很荣幸地舆会了。作为一对年迈的老移民夫妇,来纪念先贤们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作为一个研究人员,能舆会,也是一个提升自己的难逢的幸遇。据澳华历史博物馆董事局区镇标主席透露,一个盛大的华人来澳200周年的专题展览正在筹备中,预计明年2月展出,这是献给麦世英等华人先贤又一份轰动全澳的厚礼,我们热切地等待着。

最后我真诚地祝愿:维护好社团与侨民的共同体关系;建立一个社团关爱侨民,侨民拥戴社团的持久的良好的互动关系,这是我们共同奋斗和必须维护的大目标和大使命!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