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情怀总有败给现实

情怀总有败给现实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8-06-13 17:17:07 点击:

昨天接到一个电话,高一班主任的电话,听到他的电话时,难免心中又要歌颂一下自己的魅力,半个世纪占据着一个老男人的心,老师虽然伤残还是对我念念不忘(前两年听说老师发生车祸),当我还神经质的沾沾自喜时,老师说,我今天找你是我的儿子想出去闯一下,到外面去见识一下世界,听说你在佛山,希望你安排安排,我儿子很优秀,最主要是该有的证我们都有了,我们很重视。我说,什么证啊?老师说:高中毕业证和驾驶证。老师不忘补充说,我知道这个驾驶证很重要。

我强忍着瞬间燃烧起来的怒火 ,中国有电话的人那么多,你不打,偏要打到我这里来,敢情你前两年撞车的事件是因为对方无证驾驶?

因为老师的这一个电话,我的思绪飘到了我的家乡潮汕,潮汕女孩子最大的特点是思想禁锢和道德感超强,这主要是因为潮汕是一个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民族,我们从小听着潮剧《苏六娘》长大,一群大姨大妈围着工夫茶喝茶评读谁家女儿品性不佳时如果我从她们身边经过,她们都要告诉我,苏六娘结局是浸猪笼的,当时小不懂,现在明白大姨大妈们是为我好,她们慧眼,知道日后我具备很多浸猪笼的特质。所以提前敲打一下。

在这样一个将女人品德看的这么重的家乡,女孩子们都循规蹈举,无论内心多么澎湃,表面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如果給人拖了手便是不纯洁了,以后长大就嫁不出。所以当我读高一时,当老师写了情信向我表白时,我连内容都看不下,总觉得这是一件欺师灭祖的大事,大恶不赦的丑事,我直接把情信交给了母亲,内容怎么样毫无印象,当时他刚从华师大毕业,一进学校就是我们班的班主任,长的奇丑无比,猥猥琐琐,一双眼晴总藏在眼片后面逃避着众人。我当时对于他的情信处理,首先是烧掉含在信里的照片,那照片过了塑,很难烧,烟多臭味重,之后,寻一个星期六,约一个同学和我回校,一人一个大沙包,从窗户扔进去,只听哗啦一声茶壶茶具碎了一地的声音便拍拍手心满意足回家。

读高一那一年,我处理了老师这一单子事之后,我又办了另外一件事,当时的学校离我家很近,我骑自行车几分钟就到,有一个倒霉孩子总是尾随我后,他是我同学哥哥,这种长期的特务行为,我倒是发现了,有一天,我忍无可忍,在半路上停下自行车,往回跑到他面前,一巴掌过去,然后抓住他胸口说,以后你再天天跟着你爷爷,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一个电话,思绪便勾勒出这么多往事,走出了家乡这么多年,除了家乡给予的枷锁依然存在之外,其它都已付之东流,大家在不同的生命轨道里演译着不同的人生,思想情感三观完全不在一个频道,除了借着一点旧日认识来寻求帮助之外,也真无他话可讲,但寻求帮助有时不得不会让人将尊严和骨气一起思考进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