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神人”汀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神人”汀姆

“神人”汀姆

来源: 作者:何玉琴 时间:2018-05-16 12:22:53 点击:

汀姆曾经是我的上级, 17年前我进税务局是他招的,当时我提交招工申请时已过截止日期,但他还是破例地给了我一个面试的机会,所以我对他就有了一份知遇之恩的感激。

当时汀姆管理着好几个组,忙进忙出的有很多人找他,我跟他接触很少,对他有些儿敬而畏之,直到两年之后我的头儿休长假我代理其职务时,才与汀姆有了真正的接触。然后我们发现彼此对手下员工的技能和调用、对工作的方向和方法都有很多的共同点,于是很快便成了工作上的好搭档,进儿发展成为好朋友。

“我要退休了”

汀姆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但是他的虔诚与别人很不一样,汀姆思想开明,喜欢质疑和挑战,有一种海纳百川的气度。他从来没有向我传过教,但我是个好奇心强的人,而且还喜欢抬杠,偶尔会问他一些宗教的问题。有一次,我说,世界上那么多宗教派别,都相信有一个万能的神。我假设所有的宗教说的都是对的,真有那样一个神存在,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各家各派的不同的神(上帝/真主安拉/天帝)其实都是同一个神呢?只是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宗教能完全认识那个神,各个宗教对它的认识只是局部的而不是整体的,因而都是片面的,没有了解到的神的真相和本质,就像印度故事里的瞎子摸象,一个认为大象像墙、一个认为像柱子、另外一个认为像管子,其实我们都知道大象既不像墙、也不像柱子或者管子。

印度同事萨古示意我别说了,意思是我说得有些过头了,可是,出人意料的是,汀姆沉思了一下竟然对我点点头说:“你说得有道理, 事实有可能是你说的那样。”

几年前自由党政府要求税务局裁员三千,局长给所有员工发去通知,想看看有多少人对被裁感兴趣。结果报名的有五千多。澳洲裁员不管是自己愿意还是被逼的,都会拿到一笔补偿费。补偿费按工作一年补发两个星期的薪水计算,未用完的年假、长期服务奖励假都可以折算成现金提取,所以正准备退休或者正在考虑离职的人都会逮住这个机会要求被裁。三千个名额有五千人想要就有些儿粥少僧多了。

2015年底,裁员已经接近尾声,汀姆把申请交上去后竟然意外地被批准了,他高兴得像中了彩票,乐颠颠地从北楼跑到南楼来报喜:“我要退休了”。

我很诧异:“你不是说要工作到99岁吗?怎么才到一半就不干了?”。

他笑着说:“我从税务局退休不等于从此不工作啊”。原来,他做管理做烦了想转行,找理财师一算,说值得,以你的工龄可以拿到一大笔的补偿费,正好可以按揭买房去。可是汀姆后来并没有买房,因为他妻子琳达不想买,于是他把这笔钱拿去交学费到大学去念书了,余下的钱存了银行以供读书这几年养家糊口。

脑瓜子特别好使

汀姆是英国人后裔,一米七的个头,还有点儿驼背;一张长脸,皮肤粗糙,眼鼻还算端正,但却长着一口歪牙。一头柔软稀薄的黄头发长及双肩,被橡皮筋随便扎在脑后。澳洲男人留长发的不少,我觉得不外乎三种:一种是喜欢它的款,特意留的,这种人的长发留得考究,一种是没空理发也不关心自己的尊容,另外一种是不想把钱花在头上那一堆无用之毛上的,汀姆显然不属于第一种。

汀姆虽然没有挺拔的个子,也无让人赏心悦目的面容,可是我们部门不管是他的上司还是他的下属个个都非常喜欢他、尊重他。汀姆是个脑瓜子特别好使的人。他大学时学的是物理,后来喜欢上了计算机,就自学把自己培养成了IT人士。他思想开明、思维敏捷、体恤员工,有一段时间还管理着十几个组,但他非常谦虚好学,每个组做什么他都非常清楚并且还能上岗操作,这在IT高层里很少见。最让下属欣赏的是他平易可亲、性格率直、能说擅写、为人正直、处事公平、正义感强且富有同情心,所以胆小怕事的员工碰到不平之事喜欢找他诉说,他听完之后就会带着一股正气找有关领导去帮员工讨公道。而非英语背景的员工碰到文字官司找他帮忙,他从不推却。所以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个比上帝还仁慈而又无所不能的神人。

几年前,一个越南同事夏洪收到人事部的邮件,说要开除他,原因是他dishonest (不诚实)地多记录了几十个小时的上班时间。夏洪是在越南读完大学才出国留学的,等毕业找到工作安定下来已经三十多岁了,回越南娶了一个漂亮的大学生,老婆生了两个孩子后跟别人跑了,他当时带着两个幼女,房贷才付了不到一半。他技术虽好,但是语言交流能力差,性格内向、没有团队精神且有些固执,与他的顶头上司闹得水火不容。如果他被开除,有不良记录在案,这辈子想找份像样的工作就难了。他对着电脑屏幕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个不停,边哭边把邮件打印出来就去找汀姆。

汀姆爱惜他的技术才能又同情他的生活遭遇,带着他到处奔走找人,因为汀姆的努力和他一向公平正直、仗义执言的好名声,最后人事部给了夏洪降级、退回多得金额、留用察看的处分,夏洪终于保住了这份来之不易、旱涝保收的公务员工作。

比买房更重要的事

可是让很多人不解的是,我们这批毕业生进入税务局时汀姆已经是高级行政管理人员了,十几年之后,我们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些人中途还卖了小房换了大房,可是无所不能的“神人”汀姆却一直还在租房住,而且因为房租的上涨,他从一个三卧室的排楼换成了两居室的单元。我问他为什么那么多年不买房子?他说存不够首期。我很惊讶:你工作了那么久又挣得比我们多怎么会存不够?他说,我永远都有比买房还要重要的事要花钱。譬如,女儿格蕾丝喜欢骑马,她看上了一匹骏马,于是把钱拿去买马、租马房、雇人养马了;后来又存上了一笔,可是觉得一家子度假更重要,于是便拿去度假了。

可是萨古却认为汀姆买不起房子其实是他不会理财造成的,他说:“我家也年年度假呀,而且往往还是到g海外去的,可是我们不一样买房子了吗?” 汀姆在工作和个人私事上都帮过萨古很多忙,萨古比汀姆大7岁,便有些老大哥的心态,他说:“汀姆,房子一直涨,你再不买房以后恐怕连一居室的房子都租不起了,退休之后可能要沦落到去排队等待政府救济房的地步了”。萨古还很仗义地跟我说:“我今年一定要给汀姆进行理财教育,帮他好好计划把房子买了”。可是汀姆并不领萨古的好意,有一次汀姆一脸茫然地问我:“为什么萨古老是催我去买房子?好烦啊。”。其实萨古不知道,汀姆不是把钱乱花了,他从工作的第一天起,就把他的工资的24%捐给了教会。很多澳洲人供房也就用收入的1/4 ,汀姆捐出去的24%足够他供房了。

汀姆有两个妹妹,他妹妹把他妈妈遗留下来的房子卖了。萨古认为机会来了,按平均,汀姆也能拿到20多万。可是汀姆摇摇头说,这个房子我妈过世后就一直是我妹妹在打理,装修、找中介卖房也是她在操心,我凭什么要去分她的钱?

萨古说:“那不是她的钱,那是你妈妈的钱。而你是你妈妈唯一的儿子呀!按理你最有权利继承她的财产了!”可是汀姆还是摇摇头说,妈妈生病几年主要是我妹妹照顾,她付出很多,理该得到妈妈的遗产。而我的钱够花了,要那么多钱也没有用。

“买房子呀”,萨古觉得汀姆少了一根经,哪有活人不爱钱的?!“可是琳达对买房不感兴趣” 汀姆说。琳达是汀姆的妻子,她不喜欢搬家,她觉得住在出租房里好得很。

琳达不想要新车

汀姆有个老父亲,八十多岁,身体健好,特立独行,喜欢自由自在的野外生活。老伴过世后他就一个人搬到离堪培拉两百多公里的一个农场去住,每个星期开车到堪培拉来逛一圈,轮流请子女们喝咖啡、顺便采购东西 。

汀姆每年都要去看他的老父亲几次,骑单车去。他的背包老沉的,里面永远都带着雨衣、雨伞和一套修单车的工具。几年前他去看他父亲时,车爆胎了,他修好骑了一段又爆了,补胎的配件用完了,他就扛着单车走路去,走到第二天中午才到他爸爸的农场。我问:“你怎么不打电话叫你爸爸来接呀?”他说:“我爸的农场没有信号,他打电话和接电话要到附近的山头上才行,所以我们通电话是要提前预约的。”

汀姆见到他爸爸就说,以后我可不能来看你了,还是你到堪培拉来看我吧。他爸爸说行呐,第二天他把汀姆和他的破单车一块儿运回了堪培拉。可是不久汀姆又骑单车去找他父亲了。他说,我喜欢跟爸爸坐在山脚的太阳下喝咖啡,听他聊聊自己的事,陪他说说话儿。为了防止单车爆胎,他特意带了备用新胎去。

“你不是有车吗?怎么不开车去?”

“车坏了”。

“坏了就修啊!”“修好了,但又坏了。”他的车子是1973年出厂的,屡修屡坏,修车的钱都够买新车了。“那就买过一部。”我建议。他笑着摇摇头,说琳达不想要新车。

琳达我在商场见过几次,矮矮胖胖的,眼睛有些木木的,每次汀姆都要向她介绍一次我,她好像永远都记不得我是谁,怯生生地想躲起来。我感觉她好像不是那种爱作主张、管着丈夫的女人。

“为什么?”我有些好奇。

因为我们的车子是结婚时买的,琳达说她就喜欢这部车,别的她都不要。

在堪培拉一个家庭没有车多不方便啊!

汀姆说,没事,习惯了,反正琳达也不喜欢出门,没有车子也能过,就按她的意思吧,只要她高兴就行。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汀姆,琳达是不是有精神病? 是的,汀姆平静地说,一点都没有嫌弃之情。 他们恋爱时琳达精神好好的,是个开朗活泼的幼儿园教师。孩子出生后,她得了产后抑郁症,后来越来越严重,老是不停地重复一样的动作,感觉到不安全,爱猜疑,害怕陌生人和陌生的环境,不愿意出门,也不再上班 。

“Because I vowed…”

我问汀姆, 那你想过跟琳达离婚吗?

“我为什么要跟她离婚?她需要我呀。”汀姆奇怪地反问我,“她没有能力单独抚养孩子的,我怎么可能离开她?”

可是,让一个精神有病的妈妈抚养孩子,你不担心女儿被养得不正常吗?汀姆说,当然担心,但我不能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力呀。她是那么地爱孩子,所以我就更要陪在她身边,对她更好,让她感觉到安全,这样她发病的机会就少,这样对琳达自己和对孩子都好。

汀姆以身作则、教导女儿怎么样与妈妈沟通相处。譬如孩子刚洗完手回来,妈妈又叫她去洗,不去妈妈就生气,这个时候爸爸就会非常温和地抚摸着妈妈说:“格蕾丝刚洗过了,她的小手儿很干净的”,于是琳达就会平静下来。

格蕾丝今年25岁了,是一个中学老师,她长得健康又漂亮,妈妈的精神病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不良的痕迹,相反,因为自小就知道妈妈是个病人,需要额外的关心和爱护,所以格蕾丝特别有爱心。格蕾丝很疼爱她的妈妈,她搬出去与男朋友住后,每天都会打电话回家陪妈妈说会儿话,她的男朋友也对琳达很好,琳达把他当自己的孩子来喜欢。

汀姆从来不对妻子发脾气,家庭事务和决定他都征得她的同意才做。我说,她明明精神不正常,你怎么还要让她来做决定? 她是我妻子,我要考虑她的心情,让她过得开心。

天哪!你怎么做得到对一个人这么好?因为我发过誓,不管将来好与坏、贫穷与富贵、生病还是健康,只要我们活着,她都是我的合法妻子,我就要始终如一地尊重她、爱她。每次碰到纠结时我就会对自己说‘我发过誓的’,于是我就会顺着她的心意去取舍和行动。

可是,那样你不是很委屈吗?

不会呀,我是心甘情愿去做的,不委屈。想着这样做可以让琳达开心,我也会因此而开心的。

汀姆平平淡淡的几句话,我听得荡气回肠。一个人要28年如一日耐心地去爱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精神病人,并以她的快乐为快乐,这要有多宽广的胸怀和深沉的爱啊!

“Because I vowed…”,这就叫一诺千金!它不仅仅是对自己承诺的履行,更是对自己人格的完善和肯定。它顶起的是一个不幸女人的幸福,修为的是一个残缺家庭的美好和圆满 。

妈妈本来是一个家庭的主心骨,可是这个家庭的主心骨却在孩子一出生就出了精神问题。但是这个在常人眼中有残缺的家庭却过得格外的温馨和美,因为男主人理性而博大的爱,让屋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活出了尊严,让每一个日子都充满了人性的善美。

2018-05-01于堪培拉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