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民国往事之徐陆生死绝唱

民国往事之徐陆生死绝唱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8-05-09 17:16:16 点击:

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永诀,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万千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遗文编就答君心。这是一个女人哀悼丈夫的挽联,这是一个女人生无可恋的绝唱,如今的活着,只是因为母亲还在。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走到了这一处绝地,那份心境,那份悲情,催人泪下,这一个女人叫陆小曼,是民国时期有名的四大美女之一,又是才女又是名媛,有名的交际花,而死者是多情才子徐志摩,一场如梦如幻,可歌可泣的爱恋好像梦一般的幻化和消失,意难平、魂早殇。“我没杀之摩,之摩为我而死。陆小曼在悲伤中又一次走到了风口浪尖上,外面是各种埋怨和责骂,好像徐志摩的死,痛的是别人,而不应该是她。

陆小曼是何许人。胡适说过:“陆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徐志摩说:“她一双眼睛也在说话,睛光里荡起,心泉的秘密。”她多才多艺、美艳绝伦,仪态万千,顾盼生姿。她出生于一个富贵家庭,父亲是曾留学日本的富二代,母亲是官家女,这样的结合,又因为生过九个孩子只有陆小曼存活,自然是如珠如宝,百般娇宠,富养着的陆小曼虽然多才多艺,能写能画,能唱能吟,但也集刁蛮任性,挥霍无度于一身,公主小姐脾气的她最先是受父母之命嫁给青年才俊王庚为妻,王庚军人出身,不懂花前月下,泿漫煽情,他原先是北京大学教员,后又调入北洋政府陆军部,与陆小曼结婚时,王庚已经是哈尔滨警察厅厅长。因常年在外供职,来去匆匆,独在家中的小曼耐不住寂寞,便常出入于上流社交圈,成为当时北京有名的交际花。

在这样的状态下,陆小曼在一次舞会上遇到了徐志摩,彼时的徐志摩正在林徽音选择了梁思城而没有选择他的失意中独自徘徊,佳人已为人妇,自己的情感世界却一片荒芜,徐志摩和王庚同出师门,都是梁启超的得意门生,于是,自此后便经常出入王家,邀王庚夫妇踏青访友,王庚志在天下,于是总叫陆小曼陪徐志摩,陆小曼要王庚陪去哪里游玩,王庚便求徐志摩陪陆小曼去,这一来二去,陪来陪去便陪出了火花,郁达夫这样评价:“忠厚柔艳的小曼,热烈诚挚若志摩,遇合在一道,自然要发放火花,烧成一片了。哪里还顾得到纲常伦教?更哪里还顾得到宗法家风?” 陆小曼在徐志摩的炽热攻势下任由感情的洪水恣意奔腾。偷情好像毒药,两人沉浸其中,爱得疯狂、热烈、苦涩。徐志摩见与不见陆小曼都必须写信来抒发他的情感,这些信件集成为“爱眉小札”。在书信里,徐志摩要生要死,各种炽热的火辣词语,各种断肠话,三生石畔,缘生缘灭,前世今生,百折轮回,爱得死去活来,耐何罗敷有夫,使君有妇,徐志摩虽然在追林徽音时迫着张幼仪离婚,但徐家并没有把这场离婚当成真实,张幼仪一样与徐志摩父母一起生活,而陆小曼彼时还是王庚的妻子。

不久后在上海滩,陆小曼和徐志摩的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他们的爱情遭遇了家庭反对和社会舆论压力,陆小曼整天以泪洗面,徐志摩也身心疲惫。陆小曼在母亲镇压下开始动摇,而徐志摩也暂时出游欧州,而暂时分离的一对男女魂牵梦萦黯然神伤,爱得更是如痴如醉,徐志摩的好友胡适非常同情和支持这对恋人,于是策划了一场饭局,通过画家刘海粟作为调解人从中协助处理。刘海粟在上海功德林菜馆请客吃饭,席中有陆小曼,徐志摩,陆小曼丈夫王庚和杨杏佛,唐瑛,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等人,刘海栗劝王庚放手,成全这对相爱的男女,王庚虽然苦闷倒也大度,最后决定成全,但他说:“我们大家是知识分子,我纵和小曼离了婚,内心并没有什么成见;可是你此后对她务必始终如一,如果你三心两意,给我知道,我定会以激烈手段相对的。”王庚是一个坦荡无私的男人,自此后没有再娶,四十多岁便病死,可惜了这么一个好男人。

王庚这个最大阻碍物搬走后,就到了徐家,徐父不喜欢陆小曼,觉得陆小曼伤风败俗,不守妇道,但最后也没办法阻拦,徐父开出三个条件:结婚费用自理;婚礼由梁启超证婚;婚后必须回老家安分守己过日子。

梁启超对徐志摩又爱又恨,这个学生一直和他亲近,无论什么心事总会和老师坦白探讨,最后梁启超硬着头皮做了这证婚人,但婚礼上梁启超这样致辞:“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以至于学无所成,做学问不成,做人更是失败,你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的证明!陆小曼,你和徐志摩都是过来人,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恪遵妇道,检讨自己的个性和行为,离婚再婚都是你们性格的过失所造成的,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自误误人。”

尴尬的婚礼过后,这一场从头到尾不给看好,不受祝福的婚姻就这样开始了。陆小曼一向衣吃住行都讲排场和奢侈浪费,徐志摩婚前对陆小曼说:“我不愿意你过分“爱物”,不愿意你随便花钱,无形中养成“想什么非要到什么不可”的习惯;我将来决不会怎样赚钱的,即使有机会我也不来,因为我认定奢侈的生活不是高尚的生活。”说归说,面对陆小曼养着佣人、厨师、车夫共十几个家仆,为了庞大的家庭开支,徐志摩不得不在三所大学兼课,赶诗文赚稿费,倒卖古董字画,奔波在北京与上海两地赚家用,后来沦落到四处问朋友借钱,拆东墙补西墙。而陆小曼婚后继续打麻将,出入舞会,捧戏子,穷奢极欲。而此时除了物质的享受是一笔大开销之后,陆小曼身体也开始出问题。

陆小曼于离婚前夕怀着王庚的孩子,她不想这孩子成为障碍物,便偷偷打掉,落下隐疾,自结婚后,又不得俆家接纳,徐志摩前妻虽然说离婚,但徐父把张幼仪认为干女儿,还交给她家中的财政大权,张幼仪一样打理着徐家上下四亲六戚之人情来往。陆小曼内心有怨,又因打胎伤身,连唱两天戏便旧病复发,得了昏厥症,徐志摩通过好友介绍,帮陆小曼请了一个医生,这个医生叫翁瑞午有一手推拿绝技,他为陆小曼推拿,真是手到病除。徐志摩非常高兴,和翁瑞午成为好朋友,请求翁瑞午陪伴和医治陆小曼,有一天陆小曼问翁瑞午,你给我按摩确实有效,但你总不能时时刻刻在我身边啊,你不在的时候万一我发病的话,有什么办法呢?”翁瑞午乘机对陆小曼说:“有是有办法,办法就是吸鸦片。”陆小曼从此又多了一笔大开销。

未结婚前,徐志摩说:“在茫茫人海中,访我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徐志摩婚后的生活如饮一杯毒鸩,再伟大的爱情,到了生活里无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陆小曼每天过着灯红酒绿,纸碎金迷的生活还抽上大烟,这样的她其实反映出她对徐志摩也有一样的失望,她曾和朋友说:“照理讲,婚后生活应过得比过去甜蜜而幸福,实则不然,结婚成了爱情的坟墓。徐志摩是浪漫主义诗人,他所憧憬的爱,最好处于可望而不可及的境地,是一种虚无缥缈的爱。一旦与心爱的女友结了婚,幻想泯灭了,热情没有了,生活便变成白开水,淡而无味。”陆小曼婚后才懂徐志摩,迟了一步,林微因比陆小曼悟性好,她看清了这一点之后毫不含糊的选择了老实稳重的梁思成,去过实实在在的日子。

梦里的花比现实更美,梦里它笼着薄雾.姿态优雅,怕的是清醒如同回魂,又落空,徐志摩和陆小曼在逐梦中回到了人间,生活的矛盾也就跟着来。

1931年11月,陆小曼又把钱花光,把徐志摩从北京叫回家里,徐志摩劝陆小曼不要花钱如流水,陆小曼觉得徐志摩没有婚前那么爱她,两人一见面就吵架。惊天动地的爱情就是如此不堪,经得起生死考验,却经不起岁月里的琐碎小事。两人大吵一场,陆小曼用烟枪把徐志摩金丝眼镜打落在地上,徐志摩转头就到朋友家去。又因为心中女神林徽因11月19日在北京有一个中国古代建筑的演讲,徐志摩本来准备搭乘张学良的专机回北京,而张学良末能成行,于是徐志摩改搭一部邮政飞机飞往北京,途中遇到大雾,飞机撞到山顶而爆炸,飞机上三人无一生还,三人全是36岁。冥冥之中好像真有天意因果之说。

此时的陆小曼才29岁,如果说红颜薄命并不恰当,走到此刻,还是和她的性格有关,她的人生如果本分或和林徽音一样具备智慧,那么相信一切便不是这样的后果,红楼一梦,曲终人散,成就了一场华丽的寂寞。

徐志摩去世后,陆小曼素服一身,闭门谢客,远离笙歌艳舞,她任由自己荒芜,而此时在她身边一如往昔的站立着一个男人,以前一同躺着抽鸦片时,陆小曼曾经和徐志摩说,只是一起抽鸦片,绝无苟且之事,徐志摩死后,翁瑞午对她不离不弃,担负起她的生活。陆小曼从小锦衣玉食,翁瑞午也不使她受半点委屈,之后两人同居,因为翁瑞午还有家室,陆小曼和他同居的条件就是不要抛弃发妻,于是,翁瑞午就照顾两头家庭。

岁月如梭,陆小曼和翁瑞午共同生活了四十几年,上世纪60年代初,翁瑞午病重。他叫来两个朋友,说:“我要走了,今后拜托两位多多关照小曼,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不尽的。”这样的男人,情真意切,临死还放心不下陆小曼,后人说做徐志摩易,做翁瑞午难。难在陆小曼铅华洗尽,年老色衰时翁瑞午还是细心呵护。

翁瑞午眼中的陆小曼是委屈的,嫁与徐家,徐家红白两事不能参与近前,和翁瑞午同居,翁家红白两事一样不让她参与近前。陆小曼的人生特别别扭。但这样的人生是她自己的选择。陆小曼的一生,虽然到后期里,她举办过画展,当过画师,参加了美术协会,但这一些都是淡淡一笔而过,而她和三个男人的故事在后人眼里才是浓墨重彩。

1965年4月3日,一代才女、旷世佳人陆小曼在上海去世,享年63岁。人间三千事,淡然一笑间。生命中再大的风风雨雨,不过是岁月长河中一抹浅浅的印痕。人死万事休,留于后人去评判,谁是谁非又如何?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