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一场演唱,一丝感怀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一场演唱,一丝感怀

一场演唱,一丝感怀

来源: 作者:迪文 时间:2018-04-25 11:31:27 点击:

香港歌手张学友在墨尔本的演唱会刮起了一阵旋风!连日来,演出前后的自媒体上各种期待与介绍、各种热捧与赞颂可谓此起彼伏,久久不息。

不想成为热闹非凡中的一员,也不想让自己的感叹汇集在甚至是漫无聊然的泛泛之中。于是,潮起听声,潮落抒感。在静观与淡然之中,寻找适合自己的清心文字!

盛况空前,规模宏大!这是我在墨尔本见过的最大型的华人演唱会!

初秋的晚午,煛日已显疲惫,暮色前淡淡的夕阳并无往常的落日霞辉,血红橙黄的光彩在早秋的黄昏里,失去了天边的映照。昨日的辉煌绚烂,仿已走入夏季的记忆库存。这是一天中最感时辰促变的时刻,炅明渐去,华灯初上,沿着Exhibition Street向Rod Laver Arena走去,今晚的这片区域已成了华人的世界,在所有通往剧场的各条道路上都是络绎不绝的人们。

张学友,作为一个知名的歌手,在演艺界可谓常青之树。如今,已届56岁的他,居然在全球作世界巡回演唱。这是否是他演唱生涯的谢幕之作还不知道,但今晚至少是一见风采的机会。

1984年,在香港获得业余歌唱大奖赛冠军的张学友,经过六年时间的历练,在蹉跌与攀越中成长为成熟的歌手,1990年正式开启了他的辉煌时代。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其50岁时有过一次世界巡回演唱,据当时的介绍,他献唱了146场,大概有近300万的观众。

毫无疑问,他是华人世界最为成功的歌手,也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对于中国的听众来讲他是继邓丽君之后真正开启现代流行演唱的启蒙者。原来,歌曲还有如此美妙的演绎;原来,音乐类型中还有这片天地;原来,歌声的旋律可以让情感升华。正是这样的引领与启拨,中国大地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流行演唱开始蓬勃兴旺。更值得一书的是:在上世纪末,它的唱片销量居然仅次于美国的麦克-杰克逊,排在世界第二位。2000年,他唱片的销量已超过了6千万张。同年,它还被美国的时代杂志评选为亚洲最有影响力的50位之一。

就是这样一位歌手,一个时代的符号,一个在华人世界乃至世界流行音乐的顶端占有一席之地的张学友。能够来到墨尔本,这一天的Rod Lave Arena一定足够的精彩。

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些华人歌手演唱会,与之相比都莫谈伯仲了。去年来到墨尔本的中国歌手汪峰和香港歌手邓紫棋应该是最近几年里最为盛大的个人演唱会,这两位能够挤近奥林匹克公园的海信(Hisense)演出会场(满场10500个座位)已经是相当不错的表现了,但其现场也只作U型的观众席安排。而其它的歌手,如中国的那英、台湾的张惠妹、上海的周立波(脱口秀)、香港的林忆莲、台湾的李宗盛等均在规模相对较小的Melbourne Convention Centre演出(满场5541个座位),至于其它的知名歌手,如任贤齐、张信哲均在更小规模的皇冠赌场。

真有点不可思议,过往在Rod Laver Arena演出过的世界著名歌手或乐队,很少有全场360度的现场演出,最近到访过的马当娜也只作U型的观众席位安排。即便象U2乐队、Rolling Stones乐队、billy Joel等亦是U型的观众席安排。印象之中,金融危机之前美国的巨星贾斯丁-罗兰德在Rod Laver Arena的演唱是360度的全景舞台。此外,只有今年三月,英国歌手Adele在墨尔本Etihad Stadium的演唱会有过7.5万观众的奇迹。

由此,把张学友分类成世界级的成功演唱者并不为过,至少在演出的规模、观众的人数、舞台的效果以及演出的总次数来讲,他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更为不易的是,欧美与本地的演唱者面对的是整个澳洲大众,而张学友的受众是占人口比例很小的华人!

在演出之前,自媒体上对于他个人的赞美声浪早已驱走了墨尔本夏末不愿离去的高温。他不仅有扎实的歌唱技巧与舞台表演功力,更在人格魅力上获得非一般的好评。果不如此,当时针移动到7点30分的时候,演出准时开始。这是所有音乐会中很少见的。之前的马当娜晚场了一个半小时,那英拖延了近半个小时,汪峰也让时钟多走了十五分钟。

是晚的演唱会精彩纷呈绝秒奇响,视觉、听觉、感觉无与伦比。一般的演唱会均会用高潮迭起这样的字眼,而本场的演唱会可以说是满场的高潮久久不息,在整整三个小时的演唱会上,无处不精彩、无时不美妙。

开场连续的四首劲歌,张学友激情迸发全情投入。说实在的,真有点担心,这样的力度能够坚持吗?果然,在演唱第五首歌曲时出现了高音区瞬间(仔细听的话)的“嘶哑音”,或说是“声线受阻”、“音腔失控”。然而。张学友到底是功力至臻,底气厚发的演唱者。很快,在接下来的每一首歌曲中,都近乎完美的献唱。尤其,尤其是身姿的张曲、步子的急缓都在最大限度的附和声调的发挥。他,不仅是经验老道的歌手,更有坦直诚恳令人敬佩的人格魅力。在中间的过度读白与互动中一再的表示,自己年已56岁,希望能常唱好每一首歌,希望给听众一个完美的夜晚。

无疑,这是最完美的舞台设计;无疑,这是绝无仅有的超级展现;无疑,这是舞台、灯光、声控与现代科技相结合的经典之作!如果说当今的舞台升降已经不足为奇,那么整个舞台各个区块可以同时随意升降和旋转的还不多,在升降的直立面上还有流动的幻影和布景更为少见,即便是世界一流的演出团体也无法比拟。更为绝妙的是,令会场神奇魔幻的上置光控也能随时的升降。也许,也许本人孤陋菲闻!但想,每年几十场的音乐会应该还是见过一斑的。

每每,在音乐会的视听中,总会留意舞台乐队的安排,无论是大型的交响乐团还是流行音乐会,都是兴趣所注。张学友不愧是唯一的张学友,他独树一帜的创造了奇迹:圆形的可升降舞台,四个直角被独具匠心的安排成乐池。并且,各乐池扮演了不同的伴奏角色,真是前所未有的创意与构想........

应该说在墨尔本的几个会场型演出场馆里,音乐的效果以Rod Laver Arena为佳(有别于State  Theater或Hamer Hall等)。然而,这场演唱会没有半点纷乱混音的感觉,没有过分的张扬至狂,也没有分贝过高音质几近失真的程度出现,更没有心率共震,血液奔流、激情喷涌的疯狂。记得在汪峰的演唱会上,那种激越、疯狂、剡嘶咆哮的心率剧速,几乎快到了本能控制的极限。当时,真有点怀疑,若再继续,是否会出现类似麦克-杰克逊露天演唱会中多人晕倒昏迷的状况!当然,汪峰的音乐形式有别与这一晚。或许,或许是不同的音乐风格吧!

整整三个小时的演唱会结束之后,沿着MCG开到了Punt Road。离开了拥堵,离开的人群,红绿灯好象故意让车停歇,使人回归轻松、自在的驾车状态。无意间,抬头看到了Richmond火车站里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作为一个重要的公交分流途径,Rod Laver Arena一万六千人的场馆里,即便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被分流到此,人潮自然也可想而知了。

原本,文字到此该结束了。但想,看过无数场的音乐会,为何情有独钟的为这个晚会敲键落字?还是娓娓道来,也算寻着往迹走上一回吧!张学友,对于自己来讲非同寻常,是他改变了自己固执的视听习惯,是他让我侧目大道两边的不同景观,是他在扩展自己欣赏方式时常常唤起的激情与活力!

由于个中原因,很小的时候便对古典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来澳洲后辛苦打工,为自己“花巨资”购置的第一个“家当”就是价值3000元的一套音响,那时候连车都还没有。事实上,当时一辆十年的旧车基本上也就这个价格。来到墨尔本,打工以至于后来成为工头时,在公司里播放的就是古典音乐,为此还引来很多人的不满与牢骚,毕竟这里是Rock n roll的土壤,好在老板也有同好。再之后,每每去海外度假,总会去当地最为知名的音乐厅或歌剧院。在最近连续多年的欧洲旅行中,凡到过的城市,音乐厅与歌剧院是必不可少的行程内容。今年一月,在斯洛伐克的布拉迪斯拉发,为听音乐,还两次特意驾车去维也纳。可以说欧洲最为著名的剧院包括维也纳皇家歌剧院、维也纳的金色大厅、巴黎的加尼亚歌剧院、布达佩斯的匈牙利国家歌剧院、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捷克国家歌剧院……。甚至,甚至到了日本的北海道,还会去札幌市音乐厅看一场演出!

向来在音乐类型上有着极强的偏好,甚至是深深的固执,并且还不以为然的沾沾自喜,不知是美其名曰的“阳春白雪的执着与坚守”,还是“偏执不化的顽愚和固执”。在自己的音乐库存里,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古典音乐。

然而,然而之后的故事还刚刚开始——

1993年,太太来澳团聚,她带来了一些流行歌的CD,其中不少是张学友的歌曲。刚开始很不习惯,不仅嗤之,甚至还有点讪笑:这能算音乐吗?无奈,尊重为先,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喜欢就妄多异议甚至干预吧!

时间是最好的洗礼,久而久之,似乎也不再那么厌烦。更何况在九十年代左右也确实喜欢过一些欧美的流行歌曲,那些脍炙人口的歌曲至今还记忆犹新,比如:

当然还有Elton John、Sarah Brightman和barbra Streisand等。当时的101 TT FM几乎连番的播放这批歌曲,也因此对这一类欧美的流行歌曲有点熟悉,并深深的喜欢,可以说这段时间其实已经开启了对流行音乐的顾盼与聆听。现在想想,这应该是一种基础。

那段时间,每次开车便是张学友的歌。听其歌词,好象也入味三分,象吻别、祝福、分手总要在雨天等,优美的歌词里夹杂着丝丝的伤感,仿佛柔风轻抚,又感残阳退去天边依稀的霞光!竟然,竟然的潜移默化后便慢慢的开始了默唱,以致于在偶尔的K歌时还“激情”一番。确切的讲,或者是大言不惭的说,在最近的二十年里,虽然也呃首听赞过韩红的那片海、腾格尔的“天堂”、沙宝亮的暗香、刘欢的“弯弯的月亮”等。但几乎没有一首歌能够唱全的,充其量只是断续的哼上几句。唯独在那段时间学会的几首张学友的歌还能脱口而出,甚至还能“有板有眼的深情并茂”。

因为他,改变了固执;因为他,发现了不同形式下的美妙。尽管,始终未有动摇对古典音乐的钟爱,继续沉浸在自己的痴迷里,每年还是如出一辙的在各种剧院里听音乐,尤其是身在墨尔本,每年季的墨尔本交响乐团已是忠实的听者。但是,对于华语流行音乐已经不再排斥、不再回避,相反,还乐意陪太太去观赏一番。张学友,是他的歌声为我开启了另一扇窗,看到了不同的风景,听到了固守之外的美妙,感受到来自不同形式与风格的同样美好!

有人说,他老了,已经风光不再;有人说,年轮抹去了他的音质;也有人说,新秀辈出,它已过期。然而,时光在刻上他的皱纹添上他的白发时,他依然执着。这一晚,属于它他台台依然光芒四射,雄风不减,充满活力与激情。

舞台上,他全情投入与奉献。而我们,也未尝能够抵御时光送来的痕迹。当我们56岁时,连去听一场演唱的冲动都没有了;当我们56岁的时,大概只会指点江山深居因顿了;当我们56岁的时,想象中的激情与活力渐已告别。而他……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