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母亲的背影

母亲的背影

来源: 作者:读者来稿 时间:2018-04-11 14:59:09 点击:

家母仙游转瞬已七年,午夜梦回,悲痛之情未减,妈妈生前的点点滴滴,仍然徘徊脑海,让阵阵撕肠裂肝的悲痛。

母亲立在登机闸口,泪盈双眼频频挥手的景象;犹似被烙刻之痕,不灭不散的长久萦系心里。当母亲缓慢地转移瘦削身躯,那满头飘散稀薄银发的背影,让儿孙们不禁嗟叹,偷偷怨恨岁月总是残忍无情。

妈妈再三叮咛,最忌讳送别时哭哭啼啼;但老人家却难抑伤感流泪,感情脆弱如我,背转身躯任泪珠纵横如雨下了。

人生的精彩,是连串悲欢离合的穿插。芸芸众生,在人生旅途上,谁未经歴欢聚悲离。是冥冥中有所安排,我们唯有认命了。

八年前,家中老少怀着喜悦心情等待。八十七高龄的母亲,乘坐十多小时航机,由我大女儿和外孙陪伴,由旧金山到达墨尔本,老人家精神抖擞,竟未显现倦容。在众孙簇拥下,客厅坐下便忙着分派礼物;其欢欣之情,非词句可以形容。

老当益壮的母亲,早餐后定会追问当日行程。幸而家母是众孙的挚爱,若众星捧月般,节目安排密密麻麻。周末更是丰富,远足、野餐外,是品尝各色各样红酒和佳肴。若是在家便祖孙同乐,坐战四方城。这祖母以高手临场之姿态,外孙们自动乖乖把钱暗暗呈送。

逛商场是妈咪最大兴趣,陪伴慈母东模西选,流连于商店半天,我已渐现疲累,但仍未遂妈妈购买欲。返家后立即充当圣诞老人,分发礼物。其兴高采烈的欢笑声,使手拿礼物的孙儿们皆无限欢喜,把喜悦笼罩全屋。

年轻人体谅母意,知我怕外婆太累,商议让在家休息。妈妈却不以为然,把当年相士之言重复申说:“昔日遇一相士,批我是大富大贵之人,衣食无忧不必愁生活。且最悠闲,日日路上行,犹是心不足。”还高兴地和孙儿们比赛,看谁人逛商场最久,将有礼物奖品。说着、得意忘形地纵声哈哈大笑。

昔年父亲健在时,我们常常会收到大堆的邮包,皆是严父馈赠衣物、海味、洋参等等。现在母亲没有可代她寄邮包者,但仍然不断购买衣物食品,等待机会寄来。常常恳求别费心,实在所寄物品,未必合用。但慈恩深厚,实受之常感惭愧呀!

幼女美文,再为人母不久,为了要陪伴慈祥外婆,每天风雨不改把婴儿带过来,让能享受四代同堂的天伦乐。客厅被欢笑熏染如春。庭外瑟瑟刺骨冬风,亦难以渗入室内。

老么明仁对外婆照顾有加,每晚总会至床前为婆婆盖被。若见其没有睡意时,便坐在床沿,相伴闲话家常。聆听长辈娓娓道说当年抗日带队募款的种种风光事迹,常常报以声声敬佩和赞叹!

三儿从香港赶回来,陪伴外婆品尝各式各样美食,全没吝啬 。二儿也说:“外婆年纪大,要让老年人开心,让能多多享受。”看到孩子们都能尽孝,使我无限安慰和感动,感觉此生也该无憾矣!

赋归旧金山后、透过电话,母亲也常常怀念在墨尔本的快乐时光。妈妈说一定会重莅墨市,定要孙儿们和遍游酒厂和商场,总说忘不了酒厂的佳酿。其实我们也殷殷期盼,那乐聚天伦的幸福日子能早日降临。

每次在机场接亲人或送友朋时,都忍不住在东张西望。期待母亲的身影,会突然出现在送接的人群中。偶然发现依稀相似的背影,也足可让泪珠线断了……(婉冰/文)

二零一八年三月初秋于墨尔本。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