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傻笑的鸟(二)

傻笑的鸟(二)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8-04-04 16:01:18 点击:

它落它的户,我安我的家,互不干涉内政,本可和平共处睦邻友好。但笑翠鸟嗓门实在太大,它又没读过老蔡写的《你一定要讲礼,亲爱的》,于是修养欠佳,不分早晚,动不动瞎嚷嚷。不对,比嚷还可恶,是狂笑。哪天它们会笑得抽风么。

一方山水养一方鸟。前些年,我们住Blacktown,随处可见乌鸦,没见过笑翠鸟。天下乌鸦一般黑,但天下乌鸦的唱腔各不同。Blacktown的乌鸦嚎叫,仿若幼儿嘀哭。

初到澳洲,居Blacktown,总听窗外孩子撕心裂肺哭。妻替人家急,说谁家的娃,哪磕着碰着还是饿得前胸贴后背啊。后来知道那是乌鸦捣乱。

布莱克顿镇中心街道,Main st,有一排树。其中一棵,黄昏时候,树上落少说也有百八十只鸟,集体大喊大叫,吵翻天。那时我们全家仅三口,每每走树下,全家都抬头张望,而后编故事。

故事曰:鸟们正在座谈会,交流各自当天的吃喝拉撒。A鸟抢着宣布,今天我在哪家饭店后门口吃了海鲜,味道不错,明天大家一起去哪里吧。B鸟说,今天我吃到的面包味道还行,在某街第四个垃圾桶旁。C鸟垂头丧气,我差点被块石头砸中。D鸟的遭遇让C鸟心里顿时舒坦不少。C鸟说,两条狗围攻我,鸟毛掉了四根,要不是我机灵,命都没了,哇哇哇那是我身上漂亮的羽毛啊。E鸟在嚎啕大哭,老公老公你在哪……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鸟事归鸟。事实上哪个吃饱撑的会去琢磨树上的鸟究竟是在汇报觅食经验,还是学习澳大利亚鸟类中央政府的最新会议精神呢。我们在树下放肆捏造鸟语,好玩而已,反正鸟不会跳起脚来抗议。

搬到Central Coast,中央海岸,乌鸦也有,少,笑翠鸟和鹦鹉却抬头不见低头见。除后院外,前门,西南向,相隔50米,棕榈树上也住着几只笑翠鸟。万幸,这窝笑翠鸟比后院的笑翠鸟似乎多点文化,噪音扰民的时候少多了。

人的爱好各异,鸟也一样。棕榈树上的笑翠鸟,早出。就像我在北悉尼上班那阵子,早出晚归。它们也早早出门,来不及制造噪音。但傍晚归巢,它们也要吆喝几句的。

棕榈树上的笑翠鸟,松柏树上的笑翠鸟,我想它们应该老死不相往来。我猜的。从没发现让它们在我家屋顶扎堆,叽叽喳喳交流猎食心得。

我睡眠好,深更半夜才离开电脑,身子一挨床,呼呼大睡,比猪还睡得踏实。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枪炮轰鸣,我也会继续酣睡。也有例外。小女夜醒,刚哼哼,我会从美梦中立马抽身而出,跳下床,三步并作一步,飞身下楼冲牛奶。就算是春梦,也会不管不顾,被女儿的哼哼一把拽出美梦。

妻子睡眠浅,被笑翠鸟害苦了。一吵醒,数一亿只羊再加一亿张百元美金才能累得昏昏然打瞌睡。妻说,总是清晨4点左右,笑翠鸟开始蠢蠢欲动。最初,是一只鸟,试探性亮嗓子。接着,全体吵翻天似的大乐。这群混账东西。有什么好笑的呢,赵本山又没给你们演《卖拐》专场。

人奔钱财去,鸟奔美食来。

乌鸦好吃腐肉。在我的中国老家,湖南,有个说法,乌鸦是预测大师。它在哪家屋后叫喊,暗示这家有人即将离世。科学证明,确实如此,只是,因果颠倒了——因:有人行将离世,体内器官提前溃烂,发出腐烂气息。果:乌鸦闻腐而动,不请自来,坐等美食。

乌鸦哪分得清哪是人的尸臭,动物的尸臭啊。(二)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