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以色列约旦行(七)

以色列约旦行(七)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8-03-08 14:32:59 点击:

第三部份

尼泊山

离古城不远的一个高山地处,就是尼泊山。犹太教创始人摩西在这区域终老。奉神指令不得前往西部,面对西土耶路撒冷,死后而升天。如古书图案般的高大石碑、如月圆的大石门、如坐标直立的钢制盘蛇十字架,都是这山上有象征意义的地标。

从博物馆里老照片看,这里一百多年前什么也没有,与周围秃山无异。考古后有发现。梵蒂冈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买下地皮。从此,这里从无到有。早两年来,只能看外不能入内。

新建教堂,设计景观,绿色树木,成为远处可见的一片茂密丛林风景线,正如同从山下看谷底处,也有一处绿色农地,被周围荒地衬拖出其青绿可爱。这个传为摩西神杖击水的奇迹地,可比其为无湖水而有绿洲的甘肃“月牙泉”。

尼泊山教堂(圣地六)从旧地基盖起。里面保存一些马赛克地面,是公元四世纪教堂里残存的真品。还有一些用马赛克修饰墓地的图画。

2000年,保罗二世到此朝圣。种有无花果树。现在圈围起来,见硕果累累。怎么不感叹,这片缺水的大地,依然可万物生长。不怕土地贫瘠,就怕水源不到,人不来。

尼泊山,犹太人来自然,耶稣基督徒对先知敬仰也来。阿拉伯人来,因为摩西是伊斯兰教六大使者之一。一个小山头,三教徒齐来。除耶路撒冷外,这恐怕是我们一路见过仅有合三为一的朝圣之地。

疑惑常问以色列约旦似乎大人大量,为何不在乎什么异教异说搞防火墙。过去的事都随他去,信其自由。陪导一路解说,让我稍能搞清楚他们认主归宗的事理。

犹太人认定耶和华为主(上帝),只要在其一神名之下,什么先知圣人故事任你说。照此推理,基督徒认耶稣(上帝之子,旧约预言神弥赛亚),穆斯林认默罕默德(真主使者)。各教有其主,主大于宗。至于主之前后有什么先人先祖先知先使,一切照名收下。结果倒见其有容乃大,不影响不动摇不打破其主神之最高地位。

主就是上帝或真主化身。信众只要做到各信其主就好。你说你的传说,他讲他的故事,我信我的神迹。争权是政事,讨论是学事,朝拜是信事。真假已不重要,拜主需诚信。这恐怕也是约旦和以色列都不怕异教来圣地扰其民心的原因。不提历史传统、地理现状、人种同源的重叠交通。

认识一神(主)三名,非一教三神,明白同宗三人(教)、三教三主,搞清各教无不“认主归宗”,不知能否算是这次朝圣之旅的一个收获。

早年耶稣基督徒传教到中国不容易。有礼仪之争。 他们人地生疏,便想借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祖归宗”来宣教,类似途中青年团员给我们讲当今股市借壳上市,虽有效益,但实力影响力有限。

他们后来意识到,中国人祭祖祭孔祭天,可以祖主不分搞模糊,可拜祖祭天不是拜主还是清楚的。况且以祖代主,人人各有其祖主。这是任何一神教都无法容忍越过的一道底线。

圣经里赞同孝敬(“当孝敬父母,当爱人如己”),可绝不允许换主(“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有些主教相信传教神力,中国人终会转变爱主孝祖;有些主教则坚持原则不妥协,只好打道回府。

人类社会走向文明,靠战争压迫传教信教灭教都很有限。妥协中庸与教无关,信仰自由,倒是可能促进世界大同,和而不同。信仰自由谈何容易。

死海

下尼泊山,就离死海不远了。尼泊山海拔800多米,而死海低于海拔400多米,这个差压似乎未有像高原缺氧那样会给人难受的感觉。

这里纯为休闲理疗地,似与圣迹无关,不同耶稣走遍加利利海岸。然而,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死海西北部山洞发现死海经文,写在羊皮上,后称《死海古卷》。死海因此不再是文化死角。

到死海一处,可见各类大小酒店布满海滩。安曼城里人到这里,也就半个一个小时车程,不必同我们游客住一夜第二天早走。

死海是盐海盐湖。不能伤身,否则就体验“伤口撒盐”的疼痛。当天下午四五点,下海时,有风,海也起浪,拍打岸边石块,起伏很不平静。

第一次,没经验,若无工作人员扶助一下,既不容易下海平躺浮起,也难翻转身站立上岸。搞不好,有危险,不提皮肤碰伤、口中呛水、眼睁不开这些内在痛楚的感受。

漂浮经历,人人不同。 见网上那些水面平静平躺的照片,显然不在我们的地区,也不在这样风生水起的时辰。因此,无人可替代你去漂死海。同样,我若没有第二天早晨又下海的经历,感受就只能停留在这第一次经历上。

还是原来老地方,第二天清晨水面平静。海里仅有一位老人平躺,舒展自如。我本仅是个看客,全无下海准备。顿时受这位老人鼓舞,好比信徒有榜样力量。与这位从安曼来休假老人接近,下海浮躺,到了挂有浮标圈的界线。

昨日仅觉得水温温,现在水冰冰,全身感觉喝了一口山间地下泉水那样清爽痛快。死海水,一阵水温暖,一阵水冰凉,互为交替。这应是它的本色。感觉爽快。老人称是。这个冰火交融的快哉感,似未见写漂死海者提到过。

曾试几次想水里翻身直立,不得要领。仰游到岸,借靠海滩石翻了身。没想到起来出状况。无意识用手碰脸让水进了左眼。老人递过岸上水龙头解难。昨天上岸是水进右眼。灼燒难睁开。一左一右,看来还未能在死海获得真自由。有机会需要再练习。(七)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