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活捉一个“小偷”(三)

活捉一个“小偷”(三)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8-03-08 14:28:49 点击:

第二天在花园浇菜,突然听得车库楼板上有咳嗽。一愣,仔细听。没错,是咳嗽。天,这只袋貂太不讲客气,欺人太盛,未经主人允许,私自把车库顶夹层当自家了。

我找棍子,敲击楼板。咳嗽声止住,淅淅索索响。袋貂想必慌乱,不知往哪躲。

这家伙缺心眼。晚上挨了揍,不逃得远远的,竟然就地安营扎寨,找死。

后来它不咳嗽,不挪步。我明白,它这是假装不在家。屏住呼吸,不声不响。这招我也会玩,玩得炉火纯青——周末,我写东西,楼下有人敲门。我揭开窗帘偷看,不认识,估计是是个传教的。他持续不断,不屈不挠,不达目的不罢休地敲门。我也坚强不屈,坚决不下楼。不敲键盘,不吞口水,不眨眼睛。没人在家,你敲个屁。

1999年,在深圳。有人敲门,持续不断地敲,敲得肉跳。我正生病,全身无力,懒得起床。后来,声音奇怪。我挣扎着起床,去开门。门外一个陌生人,手上捏工具。我装绅士,问:“干嘛呢,您老人家?”

他突然明白,转身就跑,连滚带爬地跑。手上的工具掉地上,没回头拣。

他是小偷。正聚精会神撬门,没想到有人在家。

相比之下,袋貂干偷盗者营生更有修养,它不撬门。一个门锁二三十澳元,最便宜的门呢,也得百多元吧。

车库楼板上,我进不去。认真研究好一阵,只看到一个口子,电线入口。那么小的漏洞,它也能钻进去。先前知道它轻功好,现在发现它少林功夫缩骨功也练得不错。

偷盗也还算了,现在是强占民宅,跟强占民女一样恶劣,罪加一等。可我拿铁心在此安家落户的袋貂没法。抬望眼,瞅木楼板,我只能干瞪眼。要我拆掉整个楼板,才不干那傻事。想起,车库楼板上住着一窝老鼠。我想尽办法也没弄走,袋貂,拜托你了,你吃我们的,住我们的,起码,你总该帮我们把老鼠给料理了吧。

上班,跟同事说袋貂罪状。

Trent出主意,烟熏。

典型的馊主意。我一口否决。车库里点火生烟,袋貂走不走不重要,把消防队员招来,更不好惹,吃不了兜着走。

Dan打开手机,看图说话:“我抓过两只,用笼子。”图上,袋貂可怜兮兮缩铁笼子了。

刚好捡了几只鸟笼。我学Dan的做法,用铁丝挂个苹果在笼子了,再巧设机关——苹果一旦咬住,绑砖块的鸟笼门,“啪嗒”,关门打狗。不对,打的不是狗。

可惜机关算尽。一连三晚,三个苹果都只剩核,笼子里几只苍蝇,出入自由。

某早上,上班前习惯性看树下。天,四五个芒果躺地上!

昨晚有四五只袋貂入侵?一般来说,袋貂专一,不挑三拣四。它抱一个果子啃,啃完拉倒,树下的芒果却个个被啃几口。

当晚,我竖起耳朵。夜幕掩护下,窗外传来扇翅膀的动静。

我推玻璃窗,一只鸟,惊起。是Fruit bat,果蝠。很懂得养生的家伙,专吃水果,花蕊。

这夜,袋貂没出现。(三)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