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以色列约旦行(三)

以色列约旦行(三)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8-02-07 12:48:14 点击:

阿拉伯区

离开花园山,要进入阿拉伯人或基督徒人居住区。一国几区多教,甚至飞地隔围墙,是以色列国特色。阿拉伯区一个明显标志就是人多热闹,街市拥挤,更显以色列住宅区普遍道路的狭小。平地留给农耕,山地建成民宅区。山城建筑,是以色列的风景线。

那些建在山坡上的石城区,远看多为白色的层层叠叠的楼中楼,近看多为两层平顶楼,都有其通行车道。房顶装蓄水器。黑色阿拉伯,白色犹太人家。恰好与空姐黑制服、阿拉伯人白长袍反倒个儿。色彩决定民族。

我们开始圣地之旅的第一站(以耶稣基督教为主线的圣地,涉及犹太教,几乎无阿拉伯伊斯兰教堂)。这是耶稣成长的故地。拿撒勒所以出名,全因为耶稣有神迹于此。

要参观景点有耶稣母亲玛利亚的“天使报喜堂”(圣地一)。不远处的迦拿区,有耶稣显神迹的“天主教婚姻教堂”(圣地二)。前者教堂宏大,后者小巧,都挤在拥挤不堪的居民楼区内。需徒步上坡前往。进入方知闹中有静。

这些显圣神迹点,经考证有根据,便给予保护起来。教堂建盖起来也就三五十年。显然,为信徒有迹可循,同时,俗人有景可看。

十月份,正值方济会到达圣地800周年庆(1217 -2017)。这两个隶属天主教的圣迹教堂,墙上都竖挂宣传条幅。虽此地离当年先驱者所到的圣地阿卡城区还有些距离。

同样十月,本年有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年和列宁十月革命100年。比较后来才知,不是改变人类的大事件都值得纪念。人类有时看似进步其实就是退步,如约翰生所说,流星带来大地一片光明,其后又留下黑暗,让人们继续摸索前行。(《人的局限性》)

方济会似乎八百年未中断,而教堂毁了再盖建,前倒后立,层叠不穷。陪导感慨石头。他们石砌墙,我们木建筑。暴力革命过后,神马都是浮云。石墙必须累积再建,新建筑无法离开旧基础盖建。历史文化被牢牢打入这些里外上下的岩石层内,同后来所见耶路撒冷老城,分明就是地质学称“变余结构”的岩石,如老树有年轮层可数数,如丝线交织不可分开。

近傍晚,我们住提比利亚,酒店面对加利利海。一个天然的淡水湖。为这块大地提供充足的生活水源。

第三天,天清气朗。这天主要是看戈兰高地周边的风景和参观以色列农庄产品。

第二部份

戈兰高地

戈兰高地是火山形成的。到处都是玄武石。这些蜂孔大小黑石块地,虽不长草,却在以色列人的勤劳和智慧下,成为一片片硕果累累的丰收农庄。

他们发明的地下浇灌管道技术,硬是在没有希望的土地长出收获的果园,见有香蕉、苹果、芒果、橘子、石榴、橄榄、葡萄林。

香蕉林多用塑料布棚遮挡阳光,避免水份过度蒸发。回来听说,青皮香蕉为其特色,即可食用。约旦河边,见有黄香蕉不卖。我们未见未尝过青香蕉,倒是品尝过当地街店有卖的挤压新鲜石榴果汁。回京见街头也有榨石榴汁了。

“以色列:沙漠中绽放的玫瑰”。中国媒体团文章以此题目表达他们的亲历感受。导游强调,这是块流着奶和蜜的地方。虽说的是南部耶路撒冷,那里后来也不见山地很特别,一样荒芜贫瘠,尤其阿拉伯居民山区,显然,全靠这些现代科学技艺来“流奶出蜜”,绿树成荫,荒山结果。

同样比较,后来见约旦有更多坡地沙漠化土,寸草不生,绵绵不断。沙石荒漠地,比较戈兰高地的黑石头地,我们虽不知谁更有利于农作物生长,却应知“有水才有鱼”的常识。若让以色列人管理,相信他们会有更多绿洲出现。

戈兰高地,非圣地亦胜地。不是农地,是战地。以色列人从以叙的中东战争中,争夺抢占了这块高地。胜者王。退让或坚守,一直是个双边争议不休的话题。

这个以少胜多的经典之战高地,现在让以色列打造出个必游节目,进而带动高地农业蔬菜水果业。

站在制高点上,远眺黎巴嫩的山地和叙利亚的村落,五十公里山外便是大马士革。高地现仍有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监管。

当日一男一女值班。他们来自欧洲国家。说现在每天只需日间六小时观察。大家很高兴与他们合影留念。

不知当时谁说,中国维和部队总是派到最危险的前线,心有戚戚,怨不公,其实,岂止军人,还有大量技工。近期《时代》周刊文介绍,中国已在吉布提建立首个海外军事基地。当下派出比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加起来人数还多的军队,到各国争端危险地区维和,同时确保一带一路安全进行,所谓一箭双雕。去产能化要军人,如同开矿军人守护,这些多余产能不再便宜。想能算账犹太人是不会干的。联合国替他们战岗戈兰高地。

发达国家有钱,取之于民而多用之于民。没议会代表同意撒钱。一带一路战略,在某种意义上,是解放全人类的义务。百姓眼光浅。当年主席发号召,有精神缺物质,如今接班人要做到,有物质有精神还有大国梦。文革过来人不知该说看什么。有时胡思乱想,文革按主席意愿百分之百地培养锻炼革命事业接班人,何错之有,尽管是人都要惋惜那岁月白干白活白死白费几代人。又好比知青岁月的“颂歌”,那是千百万年轻人无谓牺牲献身废弃自己才能成全的一个曲子。谁在唱谁又想唱。

战地留下壕沟和一些枪炮武器。游人可穿越这些战壕,想象战火烽烟、流弹呼啸。

艺术家更是把废弃武器部件做成各种工艺品,布置周边,提醒这个曾经有过的古战场。太太在“持箭射击人”旁留个影。

从高地哨场下来,参观了一家葡萄酒厂和橄榄油加工厂。高地酒厂分布图显示,依地段水质分高中下,延伸到加利利海附近。数数近三十家葡萄园地或酒厂布满在这大地上。品过干甜两类酒之后,我们买了一瓶干酒在路途不讲喝酒地方“偷尝”,好比早年亚当夏娃吃禁果。

犹太人因宗教原因不嗜酒,却卖酒,大做酒生意。早在1900年就在巴黎第一届世界博览会上,雅法地区里颂镇就生产出高质量葡萄酒,与法国知名品牌一起拿过金奖。里颂镇是他们第一个移民垦殖定居点(1882)。后有不少“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集体农庄或乌托邦实验点。若有机会看看不同也是好,尽管我们已知见苏联集体农庄和中国人民公社实验失败的实践。

橄榄通常能榨出百分之二十油,其他部分为无用的废渣。厂家偶然发现废渣有清洗功效,进而提炼成一系列天然化妆或护肤品,同时把废料堆回地里无益改良土壤的问题也解决了。大家用废渣料洗手,感受其去污洗白的功效。

因有这些农作物收益,看似贫瘠的戈兰高地,又成以色列人的聚宝盆。环境逼人出智慧。(三)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