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养鸡记(四)

养鸡记(四)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7-12-06 17:36:59 点击:

现在算下账。我们家有3只处于成长期的白色小鸡仔,另3只年富力强每天下蛋的母鸡。我和妻对3只小鸡仔健康成长为母鸡充满了期待。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小白鸡一天天长大,很快瞧出性别。统统是小公鸡!就连那只穿裙子的鸡,也是公鸡。

鸡窝自此闹翻天了。每天早上,三只小公鸡初学打鸣,喉咙仿佛梗着硬骨头,却依旧硬撑着喔喔喔。我的天哪,后花园眨眼涌现三位大师,三个“莎士比亚”啊!你听听,嘶、哑、吡、哑,破锣嗓子大合唱,再没比这更折磨耳朵的合唱团了。

公鸡们每天大吵大闹不算世界末日,接下来集体惹是生非就让人忍无可忍。

其一,飞过一米高的隔栏,流窜到我精心打理的菜地里作案。把小白菜挠出来,不吃,却不忘踩踏一番。爪子四面出击,一副钻探地球开采金银珠宝的架势。浑球,我又不是被无产阶级打倒的恶霸地主,岂会在菜地里埋金银首饰。我扔掉斯文,不留情面痛斥它们。公鸡们涵养高,对我的辱骂无动于衷。文功不成,则武斗,我拣土疙瘩砸过去。不吃点皮肉苦,它们不长记性。砸中几次,公鸡终于明白,我是不好惹的主。也就老老实实呆在我给它们划定的势力范围,不敢跑菜地来借鸡爪子搞武装暴动。

其二,是动辄满院子追着母鸡跑。明明个头比布朗鸡小多了,也敢追上布朗鸡随即跳后者头上,嘴一张,啄住鸡冠位置——儿童不宜,此处删除186个汉字——每每看到公鸡欲行好事的镜头,我铁定吼叫一声表示深刻关注严重警告。我不会盯着看。盯着看,不道德。当然,就算摆出看好戏架势,双臂抱胸,斜眼旁观,公鸡也不会强烈抗议,不会破口大骂,不会指责我龌蹉。

母鸡下蛋,为改善我们的生活做出莫大贡献,你公鸡除了一张臭嘴每天大清早嚷嚷,还能做出啥光明正大的事业来呢。这年头手机随时能告诉我们何时天边露出鱼肚白,公鸡报晓再也无用武之地。看公鸡肆无忌惮的作为,我总隐隐觉得觉得光天化日之下公鸡公然操母鸡,不只是简单的耍流氓,是有伤风化的丑事,更好似倚强凌弱行径极为恶劣。某次目见母鸡被公鸡啄住脑袋而拼命扑腾翅膀,硬是摆出副宁死不从的刘胡兰模样,我特想找根棍子赏“强奸犯”的屁股一棒,狠狠的。禅宗里有“当头棒喝”说法,可我终于还是放弃用禅宗的上课模式逼公鸡脑子突然开窍。除了干生气,真的别无其它良策。

庄子和惠子在濠水的桥上看风景。桥下的水里,鱼儿游弋。庄子说:“你快看哪,鱼游得多么的悠闲自在,鱼儿是多么的快乐。”惠子说:“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庄子说:“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儿的快乐?”惠子继续说。庄子再说……两人你来我往,话里都有话。这也类似于禅宗说法,舌头底下藏机锋。且不说庄子惠子谁在嘴巴上占了上游,此处只套用二人的嘴。我又不是公鸡母鸡,别以为公鸡母鸡的斗争好似南霸天霸占民女,我哪知道它们的快乐。嗨,别去操鸡们的空心。对,我应该向树啊草啊花啊学习。后花园的草木天天与鸡们抬头不见低头见,鸡及时行乐时,草木熟视无睹,泰然处之——菩萨早说了,万物有灵。也就是说,草木有情,它也懂得人间欢爱。草木能做到心如止水,我做不到。我不如人间草木。

偶尔想,我们家的小白公鸡个头比布朗鸡矮多了,却公然骑母鸡头上去。色心果然足以壮胆!“色胆包天”这词真不是胡编的。

对于一只母鸡,就情爱而言,出不出现动辄性骚扰的公鸡,似无关紧要。我发现,母鸡倘若如少女般怀春,跟公鸡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有只布朗鸡,早动了凡心。那时咱们家的公鸡仿若小屁孩,拳头大的鸡仔,瞧不出男女有别。就算能瞧出公母,嘴上有毛头顶却无冠的小公鸡也根本没可能对母鸡动手动脚。算它有贼胆,可它没贼心。但,这只布朗鸡居然花了两个星期,急不可耐表现出想孵蛋想当亲娘的痴迷状态。它茶饭不思,只肯趴窝里,屁股底下煨鸡蛋。这只布朗鸡在生儿育女方面,完全一窍不通。它哪晓得,此乃白折腾。鸡蛋没受精过,你有千般的努力,万般的心愿,含辛茹苦,任劳任怨,又能咋样。硬件不到位,你使再大力气,都属自讨苦吃。

童年时候,我在母亲手把手的教导下,对付过突然停止下蛋一根筋疯了似的想孵小鸡的母鸡。母亲说,这是母鸡犯糊涂了。说它发神经都不过分。仿若没结婚的黄花姑娘,居然想生崽。蠢货母鸡啊,鸡蛋没受精,哪怕你把鸡屁股坐到地老天荒,把鸡窝坐穿,也坐不出半只鸡崽子。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