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单纯的快乐

单纯的快乐

来源: 作者:李涵 时间:2017-11-24 13:55:06 点击:

七十年代初那些年,重庆残酷武斗正在万分恐怖地进行。两派力量似乎一定要斗个你死我活,学校早已停课,我趁机带着女儿回成都。从宽巷子一转弯,就看见在窄巷子路口家门外翘首以待的婆婆和妈妈,一股暖流顿时涌遍全身。女儿跑着,跳着,拉着她祖祖和婆婆撒娇,笑声便荡漾在破烂的小屋里。 以后,我们每年都会在假期回这里享受一段闹中取静,温馨而平静的生活。

婆婆快九十岁,身体时好时坏;又患了“白内瘴”,视力越来越差。五、六岁的女儿从回家开始,就主动担负照顾我婆婆的任务。每天早上给她祖祖倒痰盂,为她洗脸、喂饭,还想办法逗老人开心,其实只要我们回家老太太已经非常开心了。

一次,我们回成都前没有事先写信,打算给两位老人一个惊喜。离家近了,我们都很兴奋,女儿迫不及待地奔跑回家。婆婆正在发高烧,神志不清、说着胡话。女儿跑进家门,冲到床前,大叫一声:“祖祖,我回来了!”婆婆猛地翻身起来,伸出双手摸到女儿,说:“哎呀,我的小乖乖回来了!”立即清醒过来,等我背着背包回家,全家都在笑,婆婆的病竟然奇迹般的好了。

上午,一阵叫卖声由远及近传来,浑厚而洪亮:

百花九队的挂面好,

不浑汤,不淰汤,

浑汤淰汤就退钱退票好。

最后是高亢的男中音:“挂面呵挂面。”

这是个高大的汉子,挺壮实的。他骑一辆三轮车,车托的后厢里装满了挂面。听他的叫卖声,实在是一种享受。都说,他的声音太好了,要是去学声乐,一定会成为好歌手;他天天这么不停地高声叫卖,嗓子从来不坏,可惜埋没了这样一个天才。接着我们也高兴地模仿他叫几声。

这叫卖声还有特别的意义,它通知我们卖冰糕的马上就要到了。孩子专注地听着,不一会远处传来“冰糕,凉快,冰糕!”的叫声,她跳起来抓住婆婆准备好的四分钱站在门口,而我们都笑着说:“那是冰糕,两块,你不能买一支哟。”

吃过午饭,卖青果(橄榄)的来了,那是个慈祥的小个子老头,满脸堆笑。他提一只大竹篮,边走边大声念:

买青果,卖青果,我的青果包退火;

不退火,来找我,把我拉到派出所;

派出所,检讨我,我下辈子都不再卖青果。

有这样精彩的说辞和念叨时幽默的韵味,孩子们也跟着他一同叫卖,他的生意总是很不错。

晚饭后,妈妈、弟弟和我们一起出去散步。沿着祠堂街漫步,街道上行人不多;我们信步而行,随便聊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偶尔花两毛钱,每人买杯“四瓜泗”,这种用四种果汁调制的饮料装在玻璃杯里,用麦杆慢慢吸;那淡淡的甜香味,带着凉爽缓缓沿着食道一路舒服下去。我们沿着祠堂街漫步,胡乱讲些笑话和成都小市民喜欢的老故事。当然,在回家的路上,也不会忘记给婆婆买个点心或包子之类。我们一家人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其乐融融,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感觉。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我喝过各种各样的饮料,却仍然怀念那时喝的四瓜泗,觉得再也没有比它更好喝的东西了。

黄昏,卖蚊烟的出来了,他们拖长声音唱道:“蚊烟,药蚊烟,买二仙牌香料药蚊烟呵。”声音委婉、柔和,抑扬有致,尾音悠长,像一支支小夜曲,带给我们极美的音律享受,随即也学两声。

这些成都破烂街头的平民文化,酿造出一种平淡、纯朴、轻松的气氛,我们融进这样的气氛里,从平凡的生活细节里感受简单而清纯的快乐,久违的幸福感又回到我们家。这段甜蜜的日子,也就牢牢地留在记忆里,成为我珍藏的财富。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