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养鸡记(三)

养鸡记(三)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7-11-24 13:49:30 点击:

事后有高人告诉我们,偷鸡贼出动,一般是秋末至春初这段日子,冬季尤甚。这个时间段,比如狐狸,比如黄鼠狼,都会抓紧时间增强仓储,力争高筑墙、广积粮,为生儿育女做充分的物质准备。澳大利亚的季节和中国对着干,南北半球迥异嘛。但季节的实质一个模子,如冬天,都是山林里野果之类的素食都无从寻觅。那么,个别动物们从人类身边找点荤菜实乃无奈的求生之道。

凶手作案手段高明,整夜我和妻子都没听到鸡飞狗跳。但第二天一早,6只鸡统统惨遭屠杀。其中一只最瘦弱母鸡,可怜的,连尸骨都没见着。估计它重量轻,被凶手虐杀后直接扛回家。其它到嘴的猎物,一个个都是肥身子肥腿,估计凶手没运输工具,只好原地丢着,大概想第二天再来搬运。

我仔细查看,每只鸡的脖子都有道血口子,颇大。据称技工学校的老师教学生杀鸡,要求下刀狠、准、精,“三管齐下”才能保证鸡当场命丧九泉。三管,指的是血管、食管和气管。三管都断,鸡即刻没命。否则,即算手起刀落,鸡脖子下的鸡毛少几根,滴了19滴血,一松手,鸡仍会满院子疾走。鸡不顾脖子下仍淌着鲜血,一路还会破口大骂喋喋不休。看来,当晚屠杀我家鸡们的凶手不是一般的江湖角色,去任何技校读书绝对拿优秀毕业证,“三管齐下”它是百分百做到位了。

妻看着5只鸡的尸首,想哭。我呢,自责、气愤,伤心也总是难免的,但掉泪没必要。我在橘子树下刨了个深坑,将它们集体安葬于斯。生前下蛋,死后做肥料,母鸡的奉献精神不输于劳模。

没必要为鸡们立永垂不朽的丰碑。但每次瞧见橘子树,我就提醒自己一次,不可疏忽,哪怕只疏忽一次,有可能会酿成血案。每次瞧见满树金灿灿的橘子,则默念,每颗橘子,都有鸡们的一份贡献呢。你们生的不算伟大,但死的且算光荣。

尽管养鸡闹出血案,但既然能吃到正宗土鸡蛋,既然有甜头,自然想重新养鸡。

又去禽鸟拍卖会弄回五只鸡。这回是三只白色小鸡仔,另外两只成年布朗鸡。对白色小鸡仔长大后下蛋量几何,我没抱多少希望。之所以买下他们,是因为小鸡仔可爱。女儿喜欢,何况其中一只小鸡仔,腿脚杆子上长满白毛,看起来好像穿了裙子,曳地大拖裙,看着就角色滑稽可笑。后来,我们喊它穿裙子的鸡。鸡居然敢穿裙子,服了它,可乐。人称金胖胖的国,朝鲜,禁令颇多。其一,女性不准穿裤子,只准穿裙子。这只穿裙子的鸡莫非金色朝鲜培育的良种乎?

一个朋友去蓝山玩,遇一户人家在家门口卖后院养的母鸡,她帮我们买了一只。10元澳币。彼时,妻怀了第三胎。朋友说,杀了给吾妻增加营养。这只母鸡,矮个。一入我家,我就忍不住咧嘴笑,赶紧喊女儿看。伊莎贝尔和奥黛丽见了,都忍俊不禁。我们真的乐不可支地笑。这只鸡,褐色脸蛋,尤其嘴边四周,褐得发黑。羽毛土黄色,夹杂褐色。这活生生是母鸡中的“印度人”啊。

澳大利亚有很多印度人,肤色黝黑——实际这些都是南印度的印度斯坦族人。北印度,则盛产肤色白嫩的美女帅哥。如印度宝莱坞电影里的男女主角,大多就是北印度的雅利安旁遮普人。不过由于移民世界各地的大多数是南印度人,以至于一说到印度人,就想到皮肤黝黑,就想到不分男女一概粗壮等词语。鉴于朋友替我们买的黑脸鸡实在跟南印度人有几分神似,非我一个人的观后感。自此,我们尊称这只黑脸母鸡为“印度鸡”。

长相不咋的,但印度鸡有本事,到我家第二天就把一个鸡蛋扔鸡窝。肯定不是臭鸡蛋。印度货就是厉害,聪明,能干。它看到两个同行在一个铺草的竹筐里下蛋,它不向我打听,估计也没请教先来鸡窝的住户,自作主张在竹筐下蛋。这不简单吧。本打算杀了喝鸡汤,给怀有身孕的妻子滋补身体,想到它如此聪明,又如此懂礼节,屁股底下竟夹带礼物(鸡蛋)前来。初来乍到,即以一个蛋作见面礼,依照“既有初一,必有十五”的旧经验,我揣测印度鸡走路时摇摆得欢的大屁股下必还私藏更多鸡蛋。说及屁股,印度鸡竟然和印度女子也有几分神似,屁股都超肥。肥屁股用时尚的说法,称性感。中国相术说,屁股肥大的女子,生儿子是高手。肥大屁股的母鸡,生蛋技术是不是也比干瘦屁股的母鸡更具先天优势?

话说回来,用性感来描述母鸡,似唐突了性感这词。不管了,看在印度鸡有下蛋潜力份上,我们放它一马,灭了把它演变成鸡汤的心思。把它演变成“心灵鸡汤”倒有可能——在这个凡事追求功利主义的时代,如果你有几把拿得出手的刷子,你就可能比别人活得更有把握更带劲一点。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