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养鸡记(一)

养鸡记(一)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17-11-09 13:50:45 点击:

鸡是从中央海岸的禽鸟拍卖会上买回来的。每月第三个星期日为公开拍卖日。鸡、鸭、鹅和宠物鸟,窝在纸箱木箱里,排队等候进入新的家庭。兔子当然不是家禽,偶尔,却也混进鸡鸭队伍,出现在拍卖台上。

读小学时我很奇怪编数学题的人,觉得某些人真是蠢到狼外婆的家了,干嘛动不动把鸡兔塞一起去数它们的腿。现在还好,没人当场出鸡兔同笼的题目。

拍卖会地址在Tuggerah,一处农场里。组织者是The Central Coast Poultry Club。拍卖地离Tuggerah Station也就499步之遥吧。我没用步子丈量过,目光丈量的。

全家倾巢而出开车去拍卖会,耗时20多分钟。我早说过,我们家的“户外活动”,一贯坚持集体行动一个也不能少原则。现在的娃们嘴里啃着肯德基,却未必看过走地鸡;Ipad上玩“愤怒的小鸟”,未必抚摸过活生生的小鸟的羽毛。我可不希望我家的娃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参加禽鸟拍卖会,能让女儿零距离接触羽毛,分清鸡们鸟们的男女性别,“长姿势”,开眼界,不去白不去。

第一次去拍卖会,大女儿伊莎贝尔就急于当先锋。买鸡前,她看上一只黄嘴小鹦鹉,迫不及待举手竞拍。

黄嘴小鹦鹉3元起拍,每次举手竞投即加五毛钱。等价格喊到7元时,再没人竞争,伊莎贝尔也就屁颠颠拥有这只小鹦鹉。可怜的,当时我们连鸟笼子都没有。事后去商店看鸟笼,最低价格45澳元,最高价要两三百澳元。罢罢罢,咱家是贫下中农,就用拍卖方装鹦鹉的纸箱子暂时养着吧。

妻说,常见路边有人扔鸟笼,逮机会捡一个。没多久果真先后捡到5个造型各异的鸟笼。其中两个一看就是高档货,而且新崭崭的。澳洲人家每逢节假日,比如复活节、圣诞节,或打算卖房子时,铁定会大清理。家里一时半会用不上的物什都会扫地出门。要说呢,无论是旧家具还是过时电器,送到二手店去,好歹也能卖几个钱。但大多数人嫌麻烦,直接摆放家门口的马路边,就等需要的人拎回家去。如果个把星期没人看上,长期堆路边显然有碍街容,务必打电话给市政厅。市政厅会安排环卫处的专人运走垃圾——每家每户门前的不可回收垃圾每星期有人上门来清空垃圾桶一次,扔可回收物如纸箱金属塑料制品等的垃圾桶每两星期清空一次。至于堆放马路边的大型废弃物资,每年只有两次机会给市政厅打电话派专人来清理,超过两次,对不起,就得额外掏钱支付清理费了。

不清楚黄嘴小鹦鹉属什么种类。究竟是出于名门,还是不过乃鸟族中平民而已,懒得费工夫去按图索骥。要说的是,没等我们把鸟笼捡回家,它却把握机会逃跑了。我有次给它喂食,忘把纸箱上开的口子及时封住,它一溜烟窜出。太不讲情义。好歹我们还特意去买了鸟食,喂养它个把星期。难道是嫌弃纸箱子当临时住宅,怪罪我们没给它买“住房”么。没住房也不能算虐待嘛,你又不急着结婚,婚房是必须品。为了个暂时没购置的鸟笼子,用得着愤而离家出走么。

妻忧心忡忡,家养的鹦鹉,到广阔天地里去自由翱翔,有能力自力更生吗。天高任鸟飞,听起来好美,只怕自谋出路的本事还没学会,就会被毒蛇老鹰等天敌给干掉呢。

后来我们又买只宠物鸟,连鸟笼一起拍卖到手。绝对亲民价,13元。这只鸟比黄嘴小鹦鹉个头更娇小。黄绿相间的羽毛,活泼,在笼子里上蹿下跳,难得有几分钟安分。也不知事出何因,在我家不满一月,有天早上却看到它硬邦邦挺躺笼子了。不应该死于雾霾。澳洲的空气好得很。也不可能死于肚子里塞满了塑料制品,像电视里报到的海鸟被塑料制品撑死那般。我只好在这里写它死于孤独。这猜测似乎靠谱。孤零零一只鸟,哪怕是金丝雀,在笼子里吃香的喝辣的,夜深人静时怕也凄凉得心生一头撞晕的邪念吧。

鸟这么难侍候,干脆死了养宠物鸟的心,一门心思养鸡。

鸡易养。回想童年在中国的湖南乡下,鸡野地里乱蹿。刨菜园篱笆下的泥土找蚯蚓当美味,去井边喝纯天然矿泉水,偶尔在青草丛中能生擒只把蚂蚱权当打猎改善生活,去溪涧里能活捉几只小虾米打牙祭……这自然不能算鸡们响应了党的号召艰苦奋斗,但把当时流行词语套它们头上,那还真算与“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看齐了。也有特别的时候,那就是如果我们间或有吃剩的饭菜,我妈会用舀半瓢凉水倒进去,再搅拌些稻麦的糠麸子,这算给鸡们过共产主义生活了。瞧,多好养。而且,虽然生活水平不高,但鸡们毫无怨言,照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每天铁定在窝里能捡到鸡蛋。

这么一回忆,更坚定了我远离宠物鸟,全副身心养鸡。

第一次参加拍卖会到手的鸡共6只。性别一致,女。其中两只白鸡,仅7澳元抢到手。后来二丫头奥黛丽嚷着要上厕所,我带她去卫生间——当我俩返回座位,妻满脸尴尬指着到手的三只黄鸡说,“我们以为三只鸡25元,结果每只25元。”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