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养鸭记(中)

养鸭记(中)

来源: 作者:张培强 时间:2017-11-01 12:20:38 点击:

那天我下午回家时,只听到一只狗在我家后院吠叫。我走去后面一看,原来是我隔壁住家的那条狗,它正对着我的那六只鸭子嚎叫着。我走上前,踹起一脚,把它踢得“呜”的叫了一声,转头就逃。从此这狗就不再上我家来对着我家的鸭子汪汪叫了。

进入五月份后,天真的冷了,而且今年的冷是破了多年以来的记录的。天一冷,天日也短,一到下午五点天色就黑了。那些天干完活后回家,天都已是暗了。我走到后院,发现那六只鸭子竟没有像以往那样早早地就走进笼子,只等着我来关门。它们还是圈成一圈,在漆黑的夜色下,蹲在外面的草地上。我赶它们进窝,它们好象很不愿意。我赶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是把它们给“请”进了它们的家。我猜想,也许就是隔壁的那条狗吧?因为那个鸭笼的一边是紧靠着我家和隔壁邻家的木栅栏。那些天,总听到隔壁的那条狗隔着栅栏在不停地叫,我想,这些鸭子大概是被那狗给叫怕了。

那天晚上我将这些很不愿意进窝的鸭子给赶了进去,“锁”上门后,我就放心地走去了我前面的住房。那晚,我睡得很晚,泡在电脑前。半夜的时候,好象隐隐约约中听到后院的鸭子在叫。天很冷,我不高兴出去看。想想他们叫也是正常的,大概又是那只狗引起的吧?

第二天早上,我像以往那样,走去后院,将这六只鸭子给放出笼。但令我大吃一惊的是,鸭子少了一只,小周迅不见了。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仔细看看,小周迅真的不见了。她去哪了?我茫然四顾,将整个后院草地扫了一眼。我真希望,能看到小周迅会从一个角落里,摇摇摆摆,娉娉婷婷地走出来。但她没有。我走进笼子仔细观察,发现笼子靠隔壁的栅栏的一条木被顶开了,在这被顶开的木条下,有一个被挖出的洞。我瞬间明白了,是狐狸,是狡猾的狐狸,用打洞、挖地道的方法,钻进了笼子,然后拖走了最纤弱的小周迅。这狐狸把事情做得这样利索,没有血迹,没有残痕,而且是通过这么小的一个,简直就无法想象一个母鸭的身子能通过的洞。真是令人感到神奇。

我明白了为什么这些鸭子们是那样地害怕进这笼子。这是我的失误我的疏忽,导致了小周迅丧失了她的生命。我无法想象,小周迅在面对这凶残的狐狸时该是多么恐惧,多么绝望。她也许曾拼命地呼唤,希望我能在关键时刻出现,但我没有,我辜负了她。这个时候我也体会到了人们说的“篱笆扎得紧,狐狸钻不进”这句话的道理。真是心痛的经验之谈呀。

转眼就是六月份了。三月份,我把大白“洪常青”抱来时,它才出生七个月,很年轻。三个月过去了,感觉它长大了许多,竟像只大白鹅了,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头高昂着,很神气,很帅气。每次看到我走去后院了,它就会走上来迎接我。我有时候会把它给抱起来,和它亲热亲热。那时候的它就非常投入,会用它的咀来啄我的手臂。它的咀很利,给它啄到后很痛。我总是很快就把它放下。但它余兴未尽,会缠着我,跟在我后面,啄我的腿。我被它啄得很怕,直想逃。有时候我逃到后院外,把木板拦住它,它竟会追上来,一下子飞越到木板上。它还真会飞,能一下子飞出三米多远。我当时就想,你这么厉害,为什么那天狐狸进窝,拖走小周迅时,你就不能把狐狸给啄跑。

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一个澳洲人,他将一种像鸵鸟一样的禽从小养到大。他待它们就像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嘘寒问暖。他还试着去学习它们的语音,尽其可能地去了解它们理解它们。以后那些禽长大了,变得又高又壮,长长的脖颈长长的腿。但它们却倒过来攻击这个将它们养大成“人”的澳洲人,用它们那尖利的咀去啄他的头,跟在他背后追击他,以至于这个澳洲人不得不用木棒来进行自卫。

这个电视上的故事给我印象很深,也留下了阴影,认为那些禽是不通“人”情的,而且“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现在我的这只大白“洪常青”的表现,就会令我想到这一点。当然这种进攻性的行为,也许是这些禽类们它们用了对你表示的一种友好亲热,但实在是太过分了,令人害怕接受。

而且大白“洪常青”它的胃口太大了,它一个的食量要占它们几个。它很霸道,食物来了,它总是抢先,那几个鸭子战战兢兢地在一旁等候。我除了早上给它们将那大水盆注满水,供它们喝和洗澡外,有时候我也会在晚上将它们关进笼子之前,给它们再端上一碟干净的水,供它们饮用。“洪常青”老是当仁不让地一马当先,而且它在自己享用了这干净的水后,会用双脚站去那水碟中,把水给搞脏。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有了将这大白洪常青先“打发”走的念头。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