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西去列车——横跨欧洲

西去列车——横跨欧洲

来源: 作者:秋林 时间:2017-09-27 12:11:44 点击:

火车离开了莫斯科向西行进,在前几天漫长的旅途中,经过了荒漠的蒙古大地,广袤的西伯利亚平原,越过了贝加尔湖,跨过了乌拉尔山,现在俄国列车奔驰在欧洲大陆上。

到了波兰边境,大鼻子、蓝眼睛、胖胖的波兰边检官上来查护照签证。一路上过了几次海关,我对带着大壳帽的边检官已习以为常。这时边检官对车厢里的一个人叽里咕噜说着波兰语,那人没有签证,原以为会像在蒙古边关那样被赶下火车,结果只是让他当即交了钱,胖检察官把钱放在兜儿里,就不再多说什么,放行了。

火车车厢开始有些晃动,旅行中怪异的事情发生,每节车厢都被分开后用吊车吊起,来更换车轮,这就是换轨。俄罗斯与欧洲大多数国家的轨道宽度不同,相差85毫米,要把俄罗斯标准的宽轨列车换成欧洲标准的窄轨列车。坐在车厢里听外面咣咣当当换车轮的声音,火车停了两个多小时。

小严这时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钞票,他说:“在莫斯科打车和吃饭都是你付的钱,这300卢布还给你吧。”

“都离开俄国了,还有用吗?算了吧,不要了。”我看了他一眼说。

他回答:“没准儿还会来俄罗斯,2卢布能换1美元呢。”

“这是官方汇率,都离开俄罗斯了,谁要卢布呀。”

“要不你就留着纪念吧。”他说。 我看了看钞票上的列宁和克里姆林宫,笑笑收了起来。这年年底苏联解体了,这些货币真的成了纪念品。

火车奔驰在一片绿茸茸的波兰原野上。与白雪皑皑的西伯利亚不同,这里是一番初春的景色,嫩绿的树木,弯弯曲曲的河流,一座座各色各样的小房子像仙境中的画面,多么美丽的自然风光。同火车并行的公路上,跑着红的黄的五光十色的小汽车。

到了夜晚,远处一闪一闪的灯光给人无限遐想。火车很快飞驰过了波兰大地,进入了德国边境,有礼貌的德国边检官微笑的在我的护照上盖了章。已经是深夜,火车票是从莫斯科到柏林的,我们要在柏林买票换车。

一年多之前,这里还有一座柏林墙,分为东德和西德,那座建于1961年的高墙,让多少人望而却步,还有200多人因为翻越死于墙下。1989年,一位朋友也是乘火车,她带着孩子和几个大行李,在柏林换车时极为麻烦,要办理边境手续,语言又不通,没办法乘出租车从东德车站到西德车站,苦不堪言。我们幸运多了。

到柏林站,我们费劲地将五个大箱子,六个包移下火车。我问小严:“你怎么带了这么多行李,一半都是你的。”

“我准备了两、三年留学用品,春夏秋冬的衣服都带全了,不用买了。”

“还是你财经大学的研究生会算计,挺聪明。”

小严回答:“我就带了不到一千美元,在西欧一个月的房租都要五、六百美元呢。”

那时大学生毕业的工资不过五十多元人民币,到国外都得节省。多数八、九十年代出国的留学生顶多带几百,上千美元,这也许是全部家财,还需要自己挣钱交学费、交房租、交生活费。如今的留学生真是幸运,能够得到家里的全部支持,年轻人到国外买名牌买豪车也屡见不鲜。

柏林站有三个站台,小武去另一个站台买票,一会儿,他跑回来说:“到布鲁塞尔一张票147马克。”小严马上说:“相当105美元,钱给你,去买票吧。” 等了一会儿,小武手里拿着三张票又跑回来说:“这趟列车是从莫斯科到科隆,到哪儿再换车。”我们要上原来的1号车厢,乘务员不同意,只好拖着箱子跑到后面新挂的德国车厢,搬上去所有的大箱子,累得气喘吁吁。德国车厢干净,有小包厢,是透明玻璃隔断,没有卧铺。

刚把所有行李放好,火车就离开柏林站起程。虽然已经是深夜,我睡意全无,夜间车厢里人很少,一人一个小包厢,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遥望窗外一闪一闪流动的灯光,那大概是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汽车,一片一片辉煌通明的灯光,那也许是超级市场。九十年代初北京还很少有私家车,而这儿停车场停满了各色各样的小轿车。灯火通明的城市显示着一派发达景象。第一次来到西方发达国家,新鲜,新奇。我感觉火车速度飞快,不知不觉天边出现了淡淡的曙光,教堂的尖顶,城市的轮廓渐渐由模糊到清晰。

列车经过汉诺威、多特蒙德、杜赛尔道夫等城市,横穿德国也就十几个小时。早上8点多钟到达科隆站。站台是高大的开放式金属框架, 屋顶用透明玻璃组合,有十几个站台,火车来来往往很繁忙。站台干净整齐。我们要到另一站台换火车,很快有一辆列车开往布鲁塞尔。三个人赶紧搬运行李,幸好有电梯,将那些大箱包搬上了另一辆列车。

在站台上,一抬头看到了科隆大教堂那直向苍穹的高塔。这座宏大的哥特式艺术的代表作,令人感到震撼。作为欧洲文化传统和基督教信仰的象征,科隆大教堂与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和罗马圣彼得大教堂齐名。浪漫主义作曲家舒曼曾在这座气势宏伟的大教堂,望着涓涓流淌的莱茵河,萌发创作了“莱茵交响曲”。此时科隆大教堂响钟齐鸣,宏伟的钟声回响在空中。

火车启动了,跨过了莱茵河,悠悠的河水从瑞士阿尔比斯山出发,在欧洲五、六个国家都留下足迹,它承载着千年的文化和历史。

在德国和比利时交界的地方,是覆盖着茵茵绿草的小山丘。进入比利时,小房子一个接一个,潺潺的小河,绿绿的田园,火车上没有关检人员,只有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票务人员来检票。二个小时之后, 到达了布鲁塞尔,这里是欧共体所在地,被称为欧洲的首都。

当我站在宽大的中心站台上时, 一种莫名的感动油然而生。西去列车——人生中最长的一次乘火车旅行完成了。七天七夜,一万公里的旅程,从北京到西欧横跨欧亚大陆, 绕了半个地球。从那时起,我开始了海外求学之路。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