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悉尼疯狂的房价

悉尼疯狂的房价

来源: 作者:胡仄佳 时间:2013-05-27 16:40:56 点击:

周末看了次房屋拍卖,那建筑外观一般,铁皮屋顶没刷漆的紫红倒也不刺眼,一屋从中分隔为二,两门进个有两间卧室在内。从未进去过这幢建筑,想象不出里面模样。倒是无意中与住在里面的索菲聊过几句,那天她门前的桉树花开美丽得很,我站住用手机多角度拍照,她过来看我在干啥就聊起来,她没说她是租客,但提到这屋子地基很浅,浅到可以说无的地步,屋子就等于直接坐在地上坐了八九十年。她说她住的这半好些,起码不那么潮湿。

前些天再经过,意识到这幢屋子很快就要拍卖,看到屋前竖起的大广告照片才晓得索菲住的屋子和另一半屋在同一名下,人买这屋就要全部买下。那张巨大的照片毫不掩饰屋子破败,不像通常物业广告总是显示最美的角度。一下子把我的好奇心聊起来,这样的屋子能卖多少钱?

周六看好时间去看,想看拍卖会是什么结果。走到那屋前,穿黑西装的房屋地产代理高矮一大群人,热切等待购屋者前来观赏的房门洞开。犹豫一秒钟就进了已搬空的一侧屋子,因我实无购屋欲望,就一看热闹的闲人怕人白眼。没想到代理人要在拍卖前最后十五分钟勾起更多人购买冲动,竟然容忍参观者不用登记就进屋了。

进门那秒钟我就知道这是我在这个区域见过的最衰败的老屋,非年代的衰老而是当年建筑材料的因陋就简,建筑设计的低能:直通道左边有两间卧室,通道尽头是厨房和饭厅,厨房边有两拐楼梯下到地面,勉强有杂物间兼洗澡间的低矮空间存在,澳洲经历过西方第一次金融黑潮之后兴建的民居中,有相当数量就是如此建筑设计法,厕所在小院墙角单隔,当年有掏粪工定时弄走人类排泄物。这家人虽然换成抽水马桶了,但厕所位置不变,像这样几乎保留原始建筑结构的民居在这区域极为少见。

在这种好区,过去几十年来各房主们早把屋子内部改潮换代装修得舒服宜人,随着整个地区总是受人喜爱追捧,屋价高涨程度惊人。这一带的房子千姿百态里外好看,有几位朋友家在这条街上,家家温暖舒适漂亮还具个性是肯定的。看来要拍卖的房主人过去几十年经济状况一直很差,他们能这么将就住这么多年是奇迹,看结构就知是那冬季寒冷潮湿夏天十分闷热的陋居。

再去隔壁索菲的那半屋子看了看,室内装修过,不大的洗手间在两个卧室中间,厨房设备相对完善,说不上摩登奢侈但该有的都有了。看来屋主把不多的钱花在房客这边了,让租客住得舒服一点能多收回点租金。两边院子长满杂草,荒得很。

这样的建筑谁会买,人愿意花多少钱还暂时是个谜。跟几个同是看热闹的人闲聊,猜能卖到什么价格,人都说不准。但考虑到这个地区的整体物价水平,即使是这样的烂房子,价格也会超过百万澳元的,我们认为。

拍卖人是个三十来岁的澳洲男人,能说会道把这个地区作介绍,近学校巴士站餐馆咖啡馆,交通方便,社区安静友好,地区屋价多年来保持的上升势头等好处细说一遍,说得手舞足蹈。这些好是真好,来参加拍卖的人都知道。拍卖人说明拍卖规则,请已经登记的潜在买家届时举自己的号码牌踊跃竞拍!

那壮实男人和他的两位女性同伴私语一阵,起价就喊出一百一十万澳币来。周围一片沉默中,拍卖人重复这价过三遍,再无人应价就要卖出了。远远站着的一高个男人此时举牌加一千,靠近壮实男人身后车边的一希腊老男人有黑手党模样,很坚决地举起他的牌号应战,这三男开始厮杀,此起彼伏的价直线上升到一百三十万澳币。我是被这叫价势头震晕了,看得眼花缭乱。

没想到一对年轻夫妇也开始举牌,我发现他的牌号是22号,也就是说有起码超过22人有意竞拍此屋,可真刀真枪起价就那么高,多数人沉默成了看客,上阵的也就剩四组人。作为旁观闲人,我暗地里希望这对年轻夫妻能买下来,那妻子大肚很快孩子就要出世,他们会真的住在那房子里经营他们的小家。远观那希腊老头有恶狠狠气势,我觉得他是那种专买老房子旧房子,装修后再抛出市场另大赚钱的人种,这种人不会真出大钱把老旧屋改造得踏实美丽,让后人轻易能再用上一两百年,他脸上没有这样的心态神色。其他两位男人似乎是在两种类型之间的模糊地带,他们最后黯然退场,赤膊厮杀就转到希腊老男人和年轻夫妻之间了。交替喊价到最后,很可惜,年轻夫妻紧闭的嘴角下垂,他们低档不过希腊老头雄厚的钱包,认命了!掌声响起,大家祝贺这屋成功拍卖出,人陆续散去,原本热闹拍卖声紧张的街道重归宁静。

在悉尼买房买对了不亏还能继续升值,有三句卖房名言该重视,那就是地区,地区,地区!这幢真真的烂房子能卖高价,再次证实了此名言是真理。也许我得加上一句更重要的后缀句,买房安居乐业还保值需要在有真正产权,产权和私人财产真受保护法大于权的国家。世界上这样的国家不少,澳洲就是一个。

说是天价,因为此屋竟拍到一百四十五万澳币!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