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杀手夜叉鱼

杀手夜叉鱼

来源: 作者:胡仄佳 时间:2013-05-21 19:03:19 点击:

上次去新西兰见到朋友厄文,他说有人告诉他附近的海湾是叉左口鱼的好地方,他和妻子已经去过多次,收获颇丰,最丰收的那天晚上共叉起三十六条鱼来,跟他们一起下海的几对朋友高兴坏了,大家分几条带回家去当早餐。厄文问要不要跟他们去?想去的话就约好在海湾边八点碰头,那时天刚黑海潮始高时。

我知道找根木棍绑根长钉子也能凑合当鱼叉用,也见过人把竹子劈开几瓣削尖做成的鱼叉。假如有合适的材料工具,自己做鱼叉也非难事。不过度假的目的就放松玩,还是开车去附近小城买鱼叉去,再说鱼叉留着以后随时可以再用的。

小城的渔具店很大,从成千上万眼花缭乱的各色渔具中直奔主题,买了两根最简单的单叉,就是一根细圆木棍前端绑死根带倒钩的长钉子的那种。还买了根探测器一样的水下电筒,叉鱼杀手的基本装备就齐了,加上我那双澳洲生产的,行走在礁石牡蛎壳上也很安全可靠的鞋子,在海湾里用正好。

开车约摸十分钟就到达海湾,只不过夜色下认路稍微困难。那是个紧靠公路的海湾,曾经过好多次从未注意到海湾边还有几户人家,还有不小的天然停车场。把车停好,我们一手电筒一手叉,等厄文夫妻来,走下海湾去,开始叉鱼。

微凉的海水咕嘟嘟一波波慢慢渗来,海湾很平泥沙并不过与松软。但要看出混浊海水中的左口鱼很困难,海流和我们的行走把水面搅浑,左口鱼只要保持静止不动的姿态,简直就有穿上隐身衣般的安全感。好在那么沉得住气的左口鱼不多,眼角突然察觉到东西移动,右手紧握的鱼叉就斜刺过去,叉住了一活蹦乱跳的生命。这是我的第一条鱼,那天晚上鱼不多,我们四人就叉了四条鱼,作为全无经验的杀手我居然叉到两条左口鱼,很有成就感。

几天后我们再约再去叉鱼,厄文的经验是先下水朝海潮逆行,海水会带起很多泥沙视线困难,待逆行一段再返回顺潮轻轻走动,海潮平静下来观鱼就容易多了。

那天晚上八点就出发去海湾,发现去早了,天虽黑了但潮水还没上来,我们忘记高潮时间每晚都会顺延这个现实。月光下眼到之处海湾大半还是泥滩,仅中间有长长一条水带。但既然已到就还是往海湾深处走去,梦想那条水处还有些傻鱼比我们还傻的在那里等待杀手。这次下海湾的地方稍微不同,走一段路就发现淤泥脱鞋,鞋被扯脱是小事,我犯的错误居然是没穿那双专用鞋而套上的是那双无带扣的休闲鞋!越往海湾中间走淤泥越重,鞋被扯脱人害怕起来,怕遇到流沙淤泥陷下去,也怕碎贝壳割伤光脚。赶快回头把鞋拿在手上光脚走去那片比较安全的水域,回去换鞋也来不及了,高潮已经到来。

还十分作两组人行动,有了上次的经验再看水看鱼就有眼力了,左口鱼那么扁平的躺在泥沙上,鱼皮颜色几乎跟淤泥混为一谈。不过它的线条无法隐藏,仔细观察能看出单线鱼型来,一叉叉去不会落空的。这就看出很多小左口鱼们来,像一小片秋叶伏躺在淤泥上,水静灯光照射下还能看到它两只眼支楞着看人的求生本能傻样。好几次我用鱼叉尖轻轻碰它,它居然不动,不到最危急关头不动,是动物天然本能。

两次都碰到不大海鳗,它们蛇游迅速,根本不可能叉到它们。

海湾里也有别的叉鱼者活动,人不多,通常呆上个把小时,叉到几条鱼就很满足的走人。第二天早晨懒觉睡醒挑块黄油放进煎锅,把清洗干净内脏剔掉的左口鱼两面快速煎炸,切只柠檬挤汁再撒点胡椒和盐,这鱼的新鲜自然味美无与伦比。

回澳洲后对此夜叉经历念念不忘,又去买了一根做工精良的铝合金管鱼叉,正遇换季半价,比我们在新西兰买的那种简易鱼叉还要便宜。

联想很好笑的是杀手夜叉这两个词,买了鱼叉变成了杀手而且是夜叉,妖魔鬼怪的干活啊?

想想世界上还有那么人无奈生活在毒奶粉,死猪肉,假羊肉,镉米,药螃蟹鱼虾阴影下,人无法确信吃进嘴的食物是否有毒,人几乎没有选择可能的国度。澳洲新西兰有幸还保留了很多美妙纯净的自然环境,海湾里有很多的干净左口鱼。买根鱼叉做杀手做夜叉吧,好好玩善待自己心和胃,时不待人要更待何时?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