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在澳洲遭遇癌症(下)

在澳洲遭遇癌症(下)

来源: 作者:王传锦 时间:2013-01-30 15:40:43 点击:

之四——重见阳光

7月2日,这是我出院的日子。眨眼转瞬之间,从6曰27日到7月2日,住院开刀治疗已经整整五天。入院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却已要出院了。从当初,手腕上,头颈下,鼻孔里,插着这个管那个管,负担沉重;到当下,除去了那个管这个管,一身轻松;从滴水未进,粒米不入,不思饮食,靠打点滴;到现在,能慢慢吞咽,吃点流质、半流质食物;从昏昏沉沉瘫在病床上,动弹不得,连上厕所,也得有人扶持;到如今,能逐渐下床行走,行动自主,;从卧床呻吟,哼哼唧唧;到此时,能开口说话,与人简单交流;从手术后,脸色苍白、形容憔悴;到今日,有所好转。这前后的康复变化不谓不大。要知道,割除部分舌头,还要割除颈部的淋巴腺体,可是个不小的手术啊!原先老妻心疼地说我这次受苦了,现在,老妻和女儿看到我,都连连说好多了,好多了!

手术后,能如此之快地康复,能有这般大的变化和进步,对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来说,应该已是难能可贵,喜出望外了。我们中国人历来讲究“饮水思源,知恩图报”。这一切,理当归功于仁心仁术、妙手回春的医生、护士,还有所有的敬业尽职的工作人员。我和我的家人都从心底里感谢他(她)们!我首先要感恩The Royal Melbourne Dental Hospital的两位女医生,是她俩帮助我拨误返正,建议我由看牙科转看口腔科,让我从云里雾里走了出来;是她俩通过舌部“活检”,作出了正确的诊断,并且立即将我转至墨尔本皇家医院作进一步检查,这才让我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而不至于延误病情。我当然感恩墨尔本皇家医院的NICK医生和所有为我做手术的医生,是他们认真、仔细地制定了最为人道的手术方案,把手术的创面减少到最小最小,把后遗症减少到最少最少;是他们用高超的医术,通过成功的手术,为我割除了舌头上患有癌症的部分,以及癌症可能会转移的淋巴腺体,从新给了我健康的肌体和新的生命,让我化险为夷,转危为安!我也感恩这里的“白衣天使”——每一位护士,每一位工作人员。他(她)们全心全意,兢兢业业,任劳任怨,24小时全天候的服务。定时给我打针,定时给我输液,定时给我测血压、量体温,定时给我验血,像钟表一般准确无误。我疼痛时,就有人送来止痛药;我无法进食,就有人帮我鼻饲;我饥饿时,就有人端来适合我吃的食物;我想上厕所,就有人前来搀扶帮助;我感到有点冷,就有人拿来毛毯••••••不经意间,我竟从一介草民变成了一呼百应的“帝王”;须臾之间,我竟变成了群星呵护的“月亮”。我只是个普通病人,然而在这里,“白衣天使”的爱带来了灿烂的阳光和潺潺的春水,温暖着我的身心,逐渐地融化了病痛凝成的寒冰。“爱”啊,替代了疾病,“幸福”啊,赶走了痛苦!

出院的时候到了,热心的护理人员把回家要用的药物送到了我的手中。昀女到付款处交付了11元6角澳币,出院的手续就算办好了。手术费,治疗费,药物费,住院费,伙食费,一概FREE。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已找不到任何更好的词语来表情达意了。当我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在老妻和爱女的搀扶下,离开墨尔本皇家医院时,我抛却的是疾病和痛苦,而收获的却是无穷的“爱”和不尽的“幸福”!我的耳边响起了我的最爱——意大利名曲《我的太阳》,“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走到大街上,我和妻女笑脸对着笑脸,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大口大口贪婪地吸着墨尔本清新的空气,澳洲的阳光多么温暖,多么美好!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